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五十一章 还有一招

第二百五十一章 还有一招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81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五十一章 还有一招

秦聿的脸色很平静,仿佛没听懂他的讽刺。

姜芮书却知道,他拿这份协议出来,并不是想从法律上要求路南履行协议内容,而是给路南履行承诺的机会,因为让路南签署这份协议的本意也不是通过法律约束路南,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这其实是一次很宝贵的人格培养机会,可是路南爸爸并不这么想。

她感到很遗憾,仍然希望路先生能让路南践行诺言,“路先生,对于孩子来说,信守承诺跟是否有法律效力无关,这是种宝贵的品质。”

路先生看着她,呵呵笑道:“真是感谢你们为路南这么考虑,不过两位非亲非故,孩子的教育问题就不用两位操心了,至于丽丽那孩子,我也很生气她没轻重,但她也还是个孩子,教训教训改正错误就行了,我们普通人家没有动不动就打官司的习惯,两位如果没有别的事就先回吧,我还事情要忙。”

姜芮书一听就知道是托词,现在成型的公司大多都有法务部,再不然也有法律顾问,而且越是大公司,越跟律师打交道多,像路先生这样的老总不可能没跟律师打过交道。

“那么不多打扰,如果路先生改变主意随时可以跟我联系。”见谈不下去,秦聿毫不拖泥带水,果断结束谈话。路先生闻言脸色好了些,呵呵一笑,大方地伸手跟秦聿握了握,就见秦聿十分礼貌地握住他的手,道:“不过19岁的孩子已经可以负完全刑事责任,如果家长不教做人,社会会教。”

路先生脸色一变,“什么意思?”

“路先生有兴趣可以上网搜一下Lily虐猫。”秦聿提起包,颔首示意别过,“再会。”

姜芮书看了看路先生难看的脸色,跟上秦聿的脚步离开了路家。

“Lily虐猫跟路南表姐有关?”从秦聿知道路先生在家,到突然提出起诉路南表姐,再到这个Lily虐猫,显然中间有很多她不知道的信息,她怀疑他昨晚就开始抄底调查行凶者。

“谢丽丽,19岁,本地人,就读C院广电系,直播平台账号Lily,昨天上午十一点从凯旋公馆带走一只黑猫,下午两点左右以虐sha的方式杀死这只黑猫,虐sha视频售价八千元。”秦聿一边走一边陈述行凶者的信息,语气平静到冷酷。

姜芮书脚步一顿,“售价?”

“这是一个定制视频,买家指定杀死一只黑猫,八千块包括购买道具、剧本、拍摄。”秦聿看着她,说出一句让人心里发寒的话,“墨小南就是这个道具。”

姜芮书瞳仁微微一缩,“谢丽丽以贩卖虐sha视频获取收益?”

“是。”秦聿一把推开路家大门,闻言回头看她了一眼,“你知道?”

“听说过。”她脸色微沉。

虐猫者在网上其实不罕见,还有更多虐待动物取乐的人不仅仅喜欢虐猫,他们喜欢虐待动物,看动物被用各种残虐的方式杀死,从这样碾碎生命的过程中获得愉悦和快感,以前她就接到过关于虐待动物的案子,一对父子因为关系不和吵架,儿子活生生打死了老父亲养的金毛,父亲很爱那条金毛,愤而起诉儿子,但是虐待动物这一点法院无法认可,最终只能以侵权判定儿子的责任,因为……

“动物保护法只保护野生动物,不保护宠物,虐待甚至虐sha非保护动物都不违法。”姜芮书知道他想起诉行凶者,但是路南监护人不授权,那就不能以侵权起诉,仅仅是虐sha动物,最多只能网络举报封停账号,行凶者本人不用负什么责任。

“传播血腥暴力视频违反《网络安全法》,也可以入刑。”秦聿说出自己的打算,拿不到路南监护人的授权也无法抵挡他教训行凶者的脚步,这种钻法律空子的人渣最应该用法律来制裁。

这么快就有新方案,看来他早就打算好了,一招不成还有一招。姜芮书略作考虑,“但是到入刑的程度需要考虑传播度以及视频内容危害性,贩卖虐sha动物视频,如你所言是定制虐sha,传播度不会很大,在定制和贩卖这一块,法律上也有没详细规定。”

有些社会问题是随着社会发展才逐渐形成、暴露出来,所以法律是一直在变的,但法律的滞后性难以避免,于是总有人钻法律的空子,这些定制贩卖虐猫视频的人便是。

“而且——”姜芮书心里有些无奈,“仅凭一个视频,报警也只能让行凶者被批评教育一顿,网上虐待动物者比比皆是,每次都闹得很大,但最终都不了了之。”

“不是一个。”秦聿推开自家大门,“是几百个。”

姜芮书倒吸冷气,“几百个?”

“他们有同好群,买家在里面下单,从摔死仓鼠、踩死猫狗到牛羊剥皮,可以指定虐sha方式,卖家也会定时发布一些非定制视频,供同好者交流心得。”最后四个字,秦聿语气冰冷,“国内只是他们的一部分,虐sha动物视频已经形成产业链远销国外,谢丽丽胆子大,什么动物都敢杀,入行一年已经行业当红人物。”

姜芮书皱起眉头,她只知道有这个群体,不知道已经形成产业链远销国外,但是略一想便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有明文禁止虐待动物,有些地区国家的惩罚很重,不仅罚金巨大,量刑也很重,一般人不敢以身试法。

但是国内还没有相关法律,虐待虐sha非保护动物都不违法,重利之下这个灰色地带繁荣起来并不是意外。

她感到了棘手,肩上的压力也更大了。

不过……

“你从哪里查到这么多信息?”

“出入登记。”

“出入登记应该查不到这么多信息。”

秦聿皮笑肉不笑。

好吧,这人肯定用了非常规手段,出入登记只能知道姓名和车牌号,通过姓名和车牌号查到个人信息,要么是车管所查的,要么是保险公司查的,再不然就是报警后由公安机关查的,很显然他没有报警,车管所需要档案编号,那便剩下保险公司。

“在法庭上你最好别让我知道你也这么干。”

“不让你知道就可以?”

“你可以试试。”姜芮书目光警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