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五十四章 心理游戏

第二百五十四章 心理游戏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42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五十四章 心理游戏

秦聿眸光锋利,仿佛刺穿了她的伪装看透了她的本质,他的话如巨石在她的心中引起了巨大的波澜。

谢丽丽被吓得下意识往后倒退,椅子在寂静的室内发出哐当巨响,差点被她绊倒,这一系列声响又将她吓到,差点将她带倒,随后她狼狈地从椅子上跳起来,呼吸变得粗重急促,看秦聿的眼神仿佛看着什么可怕的存在,眼里满是恐惧和忌惮。

“你……你胡说八道!”

“你心里很清楚自己的变化——”

“你闭嘴!”谢丽丽暴怒地打断他的话,脸色赤红,“闭嘴!不准再说!”

秦聿看着她慌张恐惧到几乎扭曲的脸,再次开口,“你……”

“闭嘴闭嘴!”谢丽丽怒吼,气急败坏地阻止他说出更多让自己害怕又怀疑的话,她感觉自己要疯了,理智荡然无存,“你再说我就——”

“就怎么样?”秦聿轻轻一哂,“杀了我?”

谢丽丽耸然一惊。

“你心里有这个念头。”秦聿看着她,“就像对待那些猫猫狗狗一样,碾碎它们的身体,让它们变成冰冷的尸体,再也发不出声音——你心里有这样的念头。”

谢丽丽仿佛被提醒到了,踉跄地倒退了两步,悚然地看着他,她刚才有这样的念头吗?他的话太让人感到不舒服,仿佛把她扒光了一样,她想让他闭嘴,然后……

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她瞳仁猛地一缩。

她仿佛被发现了罪证的罪犯,迫不及待地想要毁尸灭迹,可是该怎么办?对上秦聿洞若观火的目光,她感觉自己想隐藏的东西被清清楚楚地扒出来,曝光在人前,终于失去理智,“啊啊啊我杀了你!!!”

两人隔着一张桌子,谢丽丽冲上来就抬起手,锋利的指甲刺向秦聿的脸,秦聿一把抓住了谢丽丽的手,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喧嚣,觉察不对劲的警察和几个人同时冲了进来。

“丽丽!丽丽你没事吧?!”

谢丽丽赫然扭头看过去,血红的眼睛和扭曲的五官将其他人都吓了一跳,“丽丽你……”

“妈!”待看清楚来人,谢丽丽眼睛一亮,随后又看到了后面的人,大声叫道:“爸!你们都来了!”

谢母见到谢丽丽,情绪也非常激动,冲过去就喊,“怎么回事儿?你们这是打人啊?快把我家丽丽放了!”

这时两个警察赶紧劝道:“你们先不要激动,我们这是正常程序,没有调查清楚前不能放人。”

“那他是什么人?凭什么在这里?”谢母指着秦聿。

“妈,就是他举报我!”谢丽丽马上告状。

“她袭击我。”秦聿陈述。

谢丽丽想起自己刚才失去理智,心里恨得不行,“他恐吓我!说我会变成杀人狂!我要告他恐吓!”

秦聿淡然道:“我只是陈述了一个事实,关于虐待动物和犯罪率之间有权威研究报告,我建议警方给这位谢小姐进行精神鉴定,她很可能患有反社会人格障碍,目前已经具有一定的危险性。”

谢母一听他说精神鉴定,这不是说自己女儿有精神病?马上情绪激动起来,骂道:“你说谁反社会?我看你才反社会!无缘无故欺负我们家丽丽这么个小姑娘,到了公安局还敢恐吓我们家丽丽,你是不是跟公安局有关系?!你们公安局的是不是要包庇他,污蔑我们家丽丽?!!”

遇到这种动不动就说警方黑幕的人,警察很是无奈,“这怎么可能?我们都是按规定来的,这儿有监控还带声音,秦先生和谢小姐也是见面光明正大的,不存在你说的这些问题。”

“那我们家丽丽刚才怎么会吓成那样?肯定是他恐吓丽丽!”谢母指着秦聿的鼻子。

“你女儿才吓到别人了……”开口的那个警察小哥哥小声嘀咕,刚才谢丽丽那样子真跟发了疯一样,说不定还真有点毛病。

“你说什么?!”谢母尖声叫道。

秦聿看着警察,“谢小姐的父母有没有看过视频?”

警察小哥哥摇头,“还没有。”

“建议让他们先看看视频消消火。”

神特么的消消火!警察小哥哥嘴角抽抽,只怕他们看了视频要三观粉碎,重新认识自己的女儿,恨不得塞回娘胎里回炉再造。

这姑娘长得不错,是个大学生,听说还是个小网红,前途无量,谁能想到她手上有几百条动物的命,真是人不可貌相。

“什么视频?!”

谢丽丽打电话回家只说被举报进了公安局,他们匆忙带了律师来,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该不是女儿被胁迫拍了什么不雅视频吧?

这么一想,谢母看向秦聿的目光越发不善。

警察小哥哥见她又要闹,觉得真该给她消消火,看看视频也好,免得一直说他们乱抓人搞黑幕,但他没有直接告诉谢母是什么视频,有点蔫儿坏地说道:“你们看了就知道了。”

“现在什么都能造假,你们可别拿造假的视频污蔑我家丽丽!”谢母知道导致拘留的视频肯定不是什么好视频,便怀疑有人造假陷害女儿。

警察小哥哥听了这话嘴角直抽抽,“二位放心,视频肯定会做鉴定,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谢父谢母被带去看视频,姜芮书站在人后目睹了这一切,见谢丽丽用仇恨的目光看着秦聿,便知道这人肯定干了点什么。

上了车,姜芮书这才问他,“你刚才跟谢丽丽说了什么,她激动得就像你是她不共戴天的仇人?”

秦聿系好安全带,语气轻淡:“玩个小小的心理游戏。”

“嗯?”姜芮书看他,心中若有所悟,“你故意刺激她?想让她情绪失控袭击你,然后你就能抓住她的把柄,增加起诉的筹码?”

“只是稍作惩罚,希望她良心发现。”

“所以你真的恐吓她了?”

“恐吓是指以加害他人权益或公共利益等事项威胁他人,使他人感到畏怖恐慌——我只是好心告诉她虐待动物的危害性,每个字都有理有据,并无恐吓。”

“好心?”姜芮书侧目,从头到脚指头都不相信他是好心,“你的好心让人失去理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