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五十七章 安慰

第二百五十七章 安慰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9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五十七章 安慰

躺在床上,姜芮书拿了本书,靠着枕头慢慢看着,但看了一会儿不怎么看得进去,脑子里不住地回想今天的种种。

她索性放下书本,拿起手机把秦聿的号码翻出来,顿了顿,手指轻轻一动,将秦娇娇改成秦坚强,想起他今天被垃圾熏得快要晕倒还要硬撑的模样,跟平时的精明强干截然不同,意外的有点反差萌,忍不住轻轻笑了声。

笑过之后渐渐淡去,最终化为一声叹息。

她点开秦聿的号码,犹豫了几秒,侧脸看了看漆黑的窗外。

夜漆黑如墨。

秦聿拎着一个小小的洒水壶,正在给窗台上的仙人球浇水,墨玉和两只小猫喵喵叫着,不停地围着他蹭,也不知道是不是意识到了什么。

浇完水,秦聿把墨玉抱起来,墨玉古铜色的眼睛看了看仙人球,又看了看他,“喵?”

他摸了摸墨玉的背脊,墨玉很少获得主人这样耐心的抚摸,眯起圆圆的眼睛,用脑袋蹭了蹭他掌心,轻轻叫了声:“喵呜……”

两只小猫在脚下喵喵叫唤,秦聿将两只小猫捞起来,一起放在腿上,墨玉将两只小猫团在一块,舔了舔两小只的毛,抬头看秦聿。

秦聿摸了摸两只小猫,小猫细声细语的喵喵叫了两声,水汪汪的眼睛一起看着他。

你们是知道了什么吗?

秦聿看着一大两小,一时默然。

叮咚,手机屏幕亮起。

姜芮书:【你还好吧?】

她好像很担心自己会想不开,秦聿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担忧,他看起来很有问题吗?眉头轻轻拧起,发了一个问号过去。

姜芮书听到手机响,拿起一看,【?】

他这是……觉得她想太多。

失笑了声,姜芮书发觉自己好像是想得有点多,他应该不是那种悲春伤秋的人,今天精神不好可能是被垃圾给熏的。

接着她又发了条信息过去。

秦聿把小猫送下楼,回来看到她新发来的短信:【你在干什么呀?】

秦聿的眉头拧得更紧了,这女人想干什么?还觉得他没有振作起来需要安慰?他一点也不觉得需要跟她分享心情,虽然今天一起做过很多事。

但是手还是打下了回复:【浇水、喂猫。】

姜芮书一看就懂了他浇什么水,靠着枕头,找了一下仙人球种植技术,看了看发现不是很难,秦聿应该能养好小仙人球,便不再多言这方面。

【小仙人球还好吗?】她问。

秦聿觉得她问题真多,一个晚上仙人球能有什么好不好的,秦聿懒得回答,直接拍了张照片发给她。

青翠的小肉球长满毛茸茸的小毛刺,这时候的刺还很软,在灯光下有点发黄,有点呆头呆脑的可爱。

【真可爱,它一定能长成大毛球。】她戴上了滤镜,怎么看都觉得小仙人掌不一样,随后想起了一桩往事,觉得很有鼓励的意味,靠着枕头,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忍不住分享给他,【我老家有一户人家门口种了很多仙人球,我很小的时候就看到有篮球那么大,据说已经种了十几年,我几个竹马小时候特别顽皮,有一天被人家养的鹅追着跑进了仙人球中间,几乎把所有的仙人球都掀翻了,现场一片惨烈,但主人家把仙人球重新种好,全部都活了,听说仙人球可以活几百年,主人家说可以子子孙孙传下去。】

秦聿:“……”意思是这个仙人球会比他活得久,可以拿来传家?

秦聿嘴角抽了抽,明白她什么意思,这安慰真是独具一格,还有就是,她短信中有四个字实在没法忽略:【几个竹马?】

【嗯,虽然全村小孩都喜欢跟我玩,但真正跟我同龄的全是男孩子,有七八个吧,每天上房揭瓦下河捞鱼,经常晚上被家长追着骂,逮住了就是一顿竹板炒肉,全村都能听到他们的嚎叫,此起彼伏,简直跟交响乐一样,村子里因为有他们每天都很热闹。】

她口中的小时候总是特别世俗热闹,鸡飞狗跳却又无忧无虑的样子。秦聿印象中农村的孩子更多的是呆滞、麻木、紧张和茫然,因为他以前接过农村孩子的案子,哪怕是家境好的农村孩子,很多都被宠坏了,不像她说的那样生动活泼,充满了朝气。

他被勾起了一丝好奇,虽然只是很浅的一丝,顺着她的话问了句:【那他们现在?】

【现在?结婚的全都离了婚,没结婚的也当了单亲爸爸,孩子已经可以打酱油。】

秦聿:“……”什么鬼?

她的竹马全部有离婚debuff吗?

【……当你竹马真不容易。】

他竟然还打了省略号,可见心情非常无语。

姜芮书笑,【是很可惜,大家好像都没找到幸福。】

长大后大家都变了模样,也有了各自的生活,渐渐地互不相干,姜芮书现在还记得大学毕业前好几年没回去,有一年收到结婚请柬,她特地请假回去喝喜酒,可是她发现,印象中的伙伴已经大变样,变得圆滑、世故、客套,她的出现被当成了代替她爸爸而来,给新郎增加了无限风光。

可是她觉得自己已经不认识眼前的小竹马。

在她的心里,大家都还是年少的模样,因为她觉得自己跟大家还是当初那样的小伙伴,可是那一刻,大家好像悄悄长大了,长成了她不认识的模样。

没人知道她那一刻的失落感,她知道或许就是自己矫情,时光会改变每一个人,连同她自己其实也变成了别人陌生的样子,只是她一厢情愿的以为大家都会停留在过去罢了。

秦聿感觉她字里行间的失落,【离婚不见得比结婚不幸福,你又不是人家,你怎么知道人家不幸福?自以为是。】

看着他疑似安慰的字句,姜芮书微微一笑,心道口是心非的娇娇,换了个话题:【墨玉和小猫还好吗?】

【还好。】

【那两只小猫你打算?】

【自己养。】

姜芮书没有意外,经过这次的事,他怕是不放心再把小猫送出去,要是再发现小猫过得不好,他估计会原地爆炸,【那两只小猫有名字了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