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五十九章 怕坑爹吧

第二百五十九章 怕坑爹吧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59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五十九章 怕坑爹吧

“谢小姐来这里有何贵干?”秦聿脸色分毫未动。

没想到他根本不接话茬,谢丽丽哽了下,眼珠子转了转,又笑道:“我想请个律师,听说秦律师是这里最厉害的历史,从来没输过,不如我就请你吧。”

“向我咨询需要付费。”

谢丽丽见他不但不拒绝,还要收钱,顿时又哽了一下,但面上不肯退让半分,轻松道:“费用不是问题。”

秦聿看了看手表,“谢小姐想咨询什么?”

谢丽丽悠然坐下,看着秦聿,语带挑衅:“事情是这样的,有个多事的律师找了很多别人杀动物的视频去举报人家,想让人家坐牢,可惜最后警方没有立案,很快就把那个人放了,秦律师你说那个律师假装不在意,心里恨得要死?”

等于指着秦聿的鼻子嘲笑他的失败。

秦聿淡淡道:“不是。”

“哦?”

“他在想这个人是怎么出来的,警方有没有违规的地方,有的话就太好了,可以直接抓住警方的把柄,连警方和那个人一起举报。”

谢丽丽脸上的得意和挑衅上一秒还在,下一秒听到秦聿的话脸色骤然一变,错愕地看着他,“你——”

“这只是开始。”秦聿看着她,“现在网络发达,只要捅到网上,不管那个人有多大的关系,只要引起关注必定会被调查,连根带泥拔起,哦,再加上一个虐待动物的标签,肯定能一夜爆红全国,到时候不用谢我,能红全靠你够恶心人。”

谢丽丽不敢想象那样的局面,看向秦聿的目光染上了几分后悔,她真的后悔了,不应该来这里挑衅他,他很可能再次给自己制造大麻烦,如果他的事情都能传到网上,那她真的会一夜爆红,但是这种爆红并不是她所想要的。

她自己是做主播的,非常清楚什么话题会引爆舆论,自己做的那些事情曝光出去肯定会被万人唾骂,虽然她并不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有什么不对。

可是她嘴上不肯服软,冷冷一笑:“你别想又恐吓我,我是不会相信你的,你以为捅到网上让人网络暴力我我就会服软?很多事情可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看来有人践踏了规则,还想继续践踏规则。”秦聿抓住她话里的端倪。

患病需要治疗可以提前释放,可看她并不像需要住院治疗的样子,她跑到律所来耀武扬威,要么脑残以为通过法律不能制裁她,要么就有底气不怕他揭穿,秦聿更倾向于后者。

“我什么都没说,你不要给自己加戏。”谢丽丽矢口否认。

“我以为谢小姐来找我,是因为戏还不够多。”

“我只是来这里做咨询,希望秦律师遵守职业道德,最好不要多事,我家在市委那边很多熟人,说多了对你对我不好。”谢丽丽暗暗威胁道。

“哦,怪不得你能提前出来。”秦聿面无表情。

谢丽丽却以为他顾忌自家跟市委的关系,冷哼了声,“就算你去举报我也不怕,我所有的证明都不怕查,但再让我知道你去举报,呵呵……”

她冷哼两声,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秦律师,什么人那么嚣张竟然敢威胁你?”办公室里突然响起一道陌生的男音,声音里隐约隐含笑意和调侃。

谢丽丽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张望,但是除了秦聿没看到其他人,最后目光落到了他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上——他一直在视频中!!

秦聿动了一下鼠标,瞥了眼视频里一脸揶揄的陆斯安,淡淡道:“先到这里吧。”

陆斯安在那头闷笑不已,“我和乔律师这边开完会了,一会儿要跟市委领导班子见面,谁跟市委很多熟人,我们帮你问问。”

谢丽丽脸色瞬间苍白,听那人的意思他们跟市委很熟悉,还能直接见上面,要是他们真的去问市委领导,家里肯定要遭殃,因为真正在市委很多熟人的是路家,谢家只是蹭路家的关系认识见过一些领导,根本不像她说的那样很熟。

秦聿一看就知道她刚才拉大旗作虎皮,便是她说真的,他也完全不惧,家里有这种坑爹货,早晚能坑死全家,根本不足为惧。

谢丽丽却越想越害怕,怕他们在市委那边告状,家里就完蛋了,她迫不及待地想逃离这里,把这件事告诉爸妈,竟然站起来就跑,“我先走了。”

“结账左转,谢谢。”

谢丽丽一个趔趄,这才想起自己在咨询他,没咨询到一点爽快,反而咨询出了一肚子气和一个大祸,心里恨得出血,却不敢再多说,咬着牙跑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陶霖过来敲门,“那个谢小姐不是来找茬的,怎么还给钱?”

来时气势汹汹,去时却惶惶恐恐,还老老实实按最高标准交了咨询费,他怎么想也想不通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让对方态度转变那么大,难道来付费找不痛快的?

真是匪夷所思。

“咨询付费,正常交易。”秦聿关掉了跟陆斯安的视频,从电脑里调出了一个视频文档。

陶霖侧目,一脸的“你逗我玩吗”。

他左看右看,好似要从秦聿脸上看出朵花来,他的目光存在感太强,秦聿抬头面无表情看着他,就听他嘀咕,“除了还是那么帅,没什么特别啊,难道这张脸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功力又深厚了,已经让人忽视敌对立场不要节操自甘跪舔了?”

秦聿:“……滚。”

-

傍晚时分,姜芮书忙完工作的时候同时接到两个消息,第一个是谢丽丽因病提前释放,第二个是谢丽丽回到了拘留所。

姜芮书:“……”这两个消息怎么那么玄幻?

提前释放的条件她很清楚,一听就感觉到中间有内情,但谢丽丽既然能做到这一步,怎么又突然乖乖跑回去?

当即联络了秦聿,“听说谢丽丽出来半天又回拘留所了?”

秦聿哦了声,轻描淡写道:“怕坑爹吧。”

姜芮书:“???”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