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六十章 我们?

第二百六十章 我们?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3  |  更新时间:

第二百六十章 我们?

她感觉谢丽丽回拘留所苟着跟他有关系,心里挺好奇的,于是吃了晚饭,例行溜猫的时候她去秦聿家看了看,发现他在家便按了门铃。

很快,她抱着姜大橘熟门熟路走进来。

秦聿见她来自己家熟得跟自己家一样,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什么时候她跟自己这么熟了?

没及细想这个问题,就听姜芮书问:“小仙人球在哪?我能看看吗?”

秦聿指了指方向,姜芮书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便看到窗台上摆着一盆小小的仙人球。

翠绿的仙人球,焕发着勃勃生机。

姜芮书微微笑了笑,回头给秦聿提了个意见,“仙人球喜阳,放这里能保证阳光,不过猫咪喜欢爬上窜下,等它们再长大点在家里玩闹可能会碰到,我觉得找个工具固定一下,或者换个稳固的地方会安全一些。”

秦聿闻言看了看窗台,想起墨玉很喜欢蹲窗台上远望,不知道两只小猫以后会不会这样,不过是要提防点,便轻轻嗯了声。

看完仙人球,她问起了谢丽丽的事,“我知道的时候她又回了拘留所,到底怎么回事?”

秦聿把谢丽丽去律所的事大概说了一下,姜芮书眉头皱起来,谢丽丽之所以回拘留所,不是认识到虐待动物这件事的错误,自愿接受惩罚,而是害怕被人抓住把柄才回去的,她心里恐怕从来不觉得自己不对,等拘留期满后,她出来什么事都没有。

可是他们做不了什么。

秦聿自然也能想到这些,两人一时默然。

“她这次吃了教训以后应该会老实了,那也算好事一件,追究她的责任是一方面,制止她的行为也是一方面,以后不再有动物惨死于她之手,我们也不算毫无所获。”姜芮书往好的方向想,“这些年反虐待动物法被反复提起,施行应该不远了,以后这样的事会越来越少。”

秦聿看着她。

这种问题哪怕颁布法律也无法完全杜绝,只要有需求就会有逐利者冒险,人类的伪劣基因中永远会有这样的人存在,不过她说得也没错,追究责任不是全部,谢丽丽拘留十五天这个惩罚很轻,远不足以洗掉她双手上沾满的鲜血,但如果能制止她继续屠杀也算是件好事。

不过……

我们?

秦聿觉得这个“我们”的含义有些陌生,自己什么时候跟她是“我们”了?

这些天,为了小猫的事情他们的确经常在一起,不过她应该是因为牵线了这件事感觉自身有责任,所以才这么积极跑前跑后。

秦聿心中的异样很快淡去,淡淡道:“但愿吧。”

他从来不惮以最恶的想法去揣测别人,并不相信谢丽丽会从此改过,她或许会蛰伏,或许不再拍视频,或许会更加隐蔽,但她不会轻易改过。

她不会真心认为自己那么做有错,如果她停手,必然是受到了压力,至于她能停手多久,便看这个压力能震住她多久。

这件事告一段落,姜芮书再次忙碌起来。

忙碌起来的日子过得特别快,当她再次关注这件事情的时候,谢丽丽已经拘留期满,离开了拘留所。

她工作太忙,又对谢丽丽所知甚少,没法去关注后续,只听说谢丽丽在拘留所的那些天很老实,没出什么幺蛾子,离开的时候也很低调,以为这件事告一段落了。

-

“秦律师,有个快递送前台那里,我给你拿上来了。”秦聿刚从外面回来,陶霖就拿了个快递过来。

秦聿抬头一看,一个粉红色包装的礼盒,礼盒伤害绑了一个精致的蝴蝶结,这是同城送达的快件。

陶霖挤眉弄眼:“是方女士还是柳女士,还是最近经常来找你的赵女士?”

秦聿的女客户特别多,可谓艳名,咳,口碑相传,不过大多数除了冲他那张脸,主要还是冲他无人能力的业务能力而来,不过就有那么两三位女士,出手大方,长期觊觎秦聿的脸和身材,倒也不是死缠烂打,就是偶尔撩拨撩拨,打打电话,送送礼物什么的,如果哪天他能答应来一段,不求天长地久,但求一睡也好。

这么个人间精品,倒贴钱都不亏不是吗?

秦聿语气分毫不动,就两字:“拿走,以后这种东西不要再送我到面前。”

“别呀,人家专门送你的,你好歹看看。”

“拿走。”

“万一人家给你送私密用品呢?”

“扔掉。”

陶霖见他铁了心不想收这种快递,只好道:“好吧,那我随便处理了。”

说是随便处理,他其实一点也没随便,要是真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在里面,随便扔掉或给人,那就坏事了,得确定过才能决定怎么处理。

他拿着快递回到自己座位,找了把工具刀,麻利隔开盒子上的胶带。

“可别是什么原味情趣用品……”他嘀咕,揭开盖子,下一刻,瞳仁猛地一缩,吓得站起来连忙后退,人撞到椅子,椅子撞到墙,叮铃哐啷一阵巨响。

“怎么了?”赵思雨路过,连忙跑过来,见他惊恐地看着桌子,便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当即后退了两步,尖叫出声:“啊啊啊啊!!什么东西?!!!”

其他人听到动静,连忙跑过来看发生了什么事,等看清楚陶霖桌上的东西,纷纷叫出声,“天哪!!那是什么东西??”

过了第一眼时的惊吓,陶霖很快镇定下来,凑过去定睛一看,眉头皱起来,“是一只死猫。”

他端起盒子,确定是一只猫,而且是一只死相惨状的猫。

“我的天!这怎么回事?怎么有只死猫在里面?”

“这只猫死相好惨!好可怕,天哪,什么人送过来的啊?”

“怎么了?”秦聿的声音从后面传来,等他走到前面,一眼看到了陶霖桌上那只死猫,耳朵、鼻子、嘴都流了血,眼睛被挖掉,四个爪子被砍掉,白色的长毛上沾满了鲜血,叫人触目惊心。

秦聿眸光骤然幽暗。

这个粉色的盒子,原本是送给他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