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六十一章 不然我就亲你了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不然我就亲你了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2  |  更新时间: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不然我就亲你了

陶霖看着秦聿,“我不知道这里面是这种东西,不然我就不拿上来了……”

大家一听这东西是给秦聿的,不禁为他担心,“秦律师,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我们这一行能不得罪人吗?”

“要不要报警?”

大家真的被吓到了,在他们看来,这就是死亡威胁,应该是秦聿打官司得罪了什么人,但是秦聿心里知道,这不是死亡威胁,而是挑衅。

那人在告诉他,他不能拿她怎么样。

-

这天,姜芮书很晚才到家,回到家,范阿姨就说:“刚才秦先生过来找你,你早几分钟回来就能碰到他了。”

范阿姨口中的秦先生只能是秦聿,不过秦聿来找她?这倒是稀奇。

“他有说什么事吗?”

“没说,看你不在就走了,不过这么晚来找你,事情应该挺重要吧。”范阿姨道。

姜芮书脱衣服的手一顿,想了想范阿姨的话,又把风衣穿了回去,道:“我出去一下。”

“去秦先生家?”

“嗯。”

范阿姨看着她消失在夜色里的背影,眉目间突然有点担忧:“晚上是跟那什么钱先生去吃饭,现在大半夜又一个人去秦先生家里,不会脚踏两只船了吧……”

姜芮书对范阿姨的猜测一无所知,今晚她跟钱清昊吃了顿饭,所以回来得晚,但她手机一直开着的,如果秦聿有什么事怎么不给她打电话?难道不方便电话里说?

这么想着,她干脆也不打电话,直接上秦聿家来问。

-

秦聿刚回到家脱下衣服,两只小猫见主人回来了,热情地扑上来喵喵叫着求抚摸,墨玉矜持地跟在后面,慢悠悠走到秦聿身边闻了闻,就像检查丈夫身上有没有其他妖艳贱货味道的妻子,没闻到外猫的气味,墨玉蹭了蹭秦聿的腿,蹲下身看着他,极具暗示性的喵了声。

但一大两小还没来得及求到主人的宠幸,门铃突然响了。

通过可视电话,秦聿看到了姜芮书站在门口,也不知是不是知道他在看,她抬头挥了挥手,脸上露出一个笑容。

秦聿默默开了门,过了一会儿,姜芮书从外面走进来,见他也是刚回来的模样,便问道:“范阿姨说你刚才找我,有什么事吗?”

秦聿松了松领带,上下打量了一下她,见她气色很好,脸有些微红,空气里隐约传来一丝若有似无的酒气,想来今晚约会去了。

他语气很淡:“没什么事,就想问问你今天有没有收到什么东西。”

“收到什么东西?”姜芮书疑惑地看着他,难道他送了什么东西给自己?

“我今天收到一只死猫。”

姜芮书先是愣了一下,下一刻突然明白过来,“谢丽丽送的?”

单是秦聿收到死猫没什么,可能是针对他个人的,但是他还问自己有没有收到,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谢丽丽。

只有谢丽丽才可能同时送这种东西给她和他。

“你确定是谢丽丽?”

“快递直接送到前台,寄件人没写名字。”

但他知道是谢丽丽,她记恨于他的举报,或许还记恨他的威胁,老老实实蹲了十五天拘留所,堪称人生耻辱,但是离开拘留所后,他没有别的办法钳制她,只要她不拍视频不对外传播,不管她杀多少只动物,他都拿她没办法。

姜芮书眉头轻蹙,“但我没收到。”

“或许她不敢招惹公权机关,你在法院,送这种东西到法院牵扯太大,送凯旋公馆指向性太明显,隐藏名字单独送给到律所,既能让我知道是谁,又拿她没办法。”

虽然他分析很有道理,姜芮书心里也有所猜测,但没有确切证据,还是问了句:“你最近没有得罪其他人?”

“就是她。”秦聿看着她斩钉截铁,不接受质疑。

姜芮书无奈,“万一呢?”

“没有万一。”

“你冷静点。”姜芮书虚着推了推他,“谢丽丽必然是重大嫌疑,但是没有确切证据,如果这件事真不是她做的,不管谢丽丽以后是不是会这么做,但如果这件事到底是不是她做的,我觉得还是需要搞清楚。”

“有必要?”

“当然,你的眼神已经告诉我,你准备报复她。”

“不应该?”

“如果是她做的就应该。”

“没证据呢?”

“那就找证据。”

秦聿看着她,“真是无聊的坚持。”

“那也要证据。”姜芮书坚持,“当然,你不做违法的事,随意。”

他眯起眼睛,意味深长道:“虐待动物也不违法。”

“当着一个人民法官的面钻法律空子,你想被告诫吗?”姜芮书也眯起了眼睛。

“法无禁止皆可为。”他扯了扯嘴角,带了点嘲讽的意味,“我从来不做违法的事。”

“哦,那谢丽丽的个人信息你怎么拿到的?”

他突然起身,走到她面前,直勾勾地看着她。

姜芮书凝眉,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感觉他靠的太近,不由往后退了一步,谁知他跟着走了上来,姜芮书又退了一步,他又跟上来。

退着退着,姜芮书退到了墙根。

下一刻他张开双臂按在了墙上,将她整个人圈在双臂间,随后凑过来,姜芮书不由后仰,“你……干什么?”

他凑过脸来,差点怼到她脸上,甚至能感觉到他的呼吸扑在自己脸上,就在她感觉他鼻尖要碰到自己,要推开他的时候,他开口了,语气十分危险:

“你知不知道大半夜孤身一人在一个男人家里,不停地反驳他,让他不高兴,还威胁他,是一件极其不礼貌且非常很危险的事情?”

这什么跟什么?难道他还想灭口吗?

姜芮书直接给了他一个三百六十度白眼,膝盖猛地抬起,朝他下三路顶去,却不妨被他一只手抓住,她试了使劲儿,却纹丝不动,再使劲儿,还是动不了。

“你走开点。”

他眯起眼睛。

“不然我就亲你了。”她语气危险。

他眼瞳微微一缩,脸先远离了她,随后缓缓松开她的腿,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坐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