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六十二章 迷人

第二百六十二章 迷人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36  |  更新时间:

第二百六十二章 迷人

姜芮书眼神揶揄,远远地看着他,没有跟上去,上下打量他,问道:“你是不是……经常被占便宜?”

秦聿脸色一黑,直接逐客:“你可以回去了。”

“哦。”她乖巧地应了声,这是怕她兽性大发占他便宜?看来平时没少遇到想扑倒他的人,不过也是,他这张脸这么招摇,肯定很招异性委托人,也不知道他有没有遇到富婆包养小黑屋play什么的……

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她心里想什么,脸上写得明明白白。

一瞬间,秦聿的脸拉得更长。

姜芮书适时的收敛了神情,正经道:“死猫是不是谢丽丽送的,我觉得还是先核实一下,如果是她做的,拿到证据可以起诉她恐吓,但如果不是她做的,那就是有其他人想对你不利,安全起见也有必要把这个人找出来。”

秦聿唔了声,表示自己知道了,但是并不想跟她过多交谈。

见他这么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姿态,姜芮书突然恶趣味发作,叫了他一声,“秦师兄。”

秦聿马上警惕起来,这女人叫他秦师兄准没好事!

他的反应逗笑了姜芮书,她笑吟吟地看着他,“以后不要随便靠人那么近。”

秦聿皱起眉头。

“你的体香很迷人,会让人觊觎哟!”

秦聿霍然起身。

姜芮书笑着转身而去,笑声隐约从苍茫的夜色里传来,渐行渐远。

秦聿铁青着脸,活似吞了一只苍蝇,恨不得追出去逮住那女登徒子,但脚却牢牢地定在原地,因为他觉得真追上了她指不定又会说些乱七八糟的话,污染他的耳朵。

等着漆黑的夜色,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把火气压下去。

随后忍不住又想起姜芮书的话,他心里有些狐疑,不由抬手闻自己身上的味道,除了淡淡的香水味,没什么味道,但香水因为喷得太久已经几乎闻不到。

难不成是骗他的?

他犹疑了片刻,拨了陆斯安的号码。

电话响了很多声才被接起,陆斯安那边传来喘息声,“大少爷,半夜打电话给我有何贵干?”

秦聿一听那边的动静,皱起了眉头,“你在干什么?”

“运动啊。”陆斯安理所当然的语气。

秦聿把心底的异样压下去,“平时我身上是不是有味道?”

“味道?什么味道?哦,你的香水很好闻,嗯,很特别,是调香大师专门给你调配的吧?回头你让人大师给我也配一种呗,价格好说,不过也别太贵哈,我可比不上你这种有家里太上皇宠爱的大少爷。”

秦聿额头青筋跳了跳,“除了香水味。”

“除了香水味?”陆斯安茫然,“汗味?”

“……不出汗的时候。”

“没有吧。”陆斯安吐槽他,“你这个死洁癖娇气包,恨不得放个屁都是香的,不但自己洁癖,还不准别人邋遢,你知道嘶——”

还没等秦聿问怎么了,那边传来一道女人不满意的说话声,“你还做不做了?”

秦聿:“……”

明白陆斯安在干什么,他的脸都僵了,语气莫得一丝感情:“说好的早起早睡保养身体呢?”

“就是在运动啊,和谐运动利于身心健康……”陆斯安怪笑了声,“我们这个年纪生理心理都有需要,长期缺乏和谐运动容易心态失衡,脾气暴躁,我看你这几年脾气这么暴躁,说不定就是一直缺……”

秦聿直接挂了电话。

听到急促的挂断声,陆斯安桀桀怪笑了一声,突然意识到了不对,这家伙把自己收拾得恨不得每一个毛孔都干干净净,上健身房大汗淋漓也不会绝对不会有异味,他突然纠结体味,该不是近近近近距离接触到了什么……女人?

“你还行不行?”一条白皙滑腻的手伸过来推了推他。

陆斯安扔掉手机,呵呵冷笑:“是男人就不能说不行,现在就给你好看……”

另一边,姜芮书回到了家。

虽然她坚持要秦聿找到证据,不要随便下定论,但心里也是很怀疑谢丽丽,于是回了家便特地问范阿姨最近有没有她的快递,范阿姨说有一些,但要么是她爸爸寄回来的礼物,要么就是一些乱七八糟的请帖邀函,以及同学寄来的特产,并没有奇怪的快递。

第二天到了法院,她特地去找了传达室问,随后又找办公室,还在同事中问了一圈,最后又问刘一丹,都没有收到奇怪的快递。

一直到下午下班,她都没有收到奇怪的东西,基本可以肯定,寄死猫的人仅仅在针对秦聿。

而这一天,秦聿又收到了一只死猫。

因为昨天的死猫,律所不让陌生人随便放快件在前台,这次的死猫是直接放在律所门口,在盒子上写了秦聿的名字,被人趁着中午出入的人少丢在律所门口。

最先发现盒子的是从外面回来的萧然,因为担心是危险物品,她直接打了电话报警,等警察赶来打开盒子,发现里面是一只死猫,律所的人便知道这肯定跟昨天那个送死猫的是一个人。

监控显示是一个戴着鸭舌帽、墨镜和口罩,穿着宽大风衣的人丢在律所门口的,由于对方武装太严实,根本无法断定外貌和年龄,只能确定是个男的。

警察做了笔录,随后带走了监控,至于什么时候破案不好说。

由于两次死猫事件,律所的气氛有点紧张,陆斯安担心秦聿的安全,直接给他放假,让他这些天不要到律所来,等警察抓住人再说。

“不用。”秦聿断然拒绝,脸色阴郁,幽深的眼瞳中似有风暴在酝酿。

第三天,律所门口再次出现了死猫,从监控可以看到,对方是在律所还没有人的时候扔到了律所门口。

第四天,律所派人二十四小时驻守监控,但这次对方没有仍在律所门口,而是扔在了秦聿的车上。

“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监控要24小时派人盯着,让保安加紧巡逻,门卫那里也要严格核查出入访客,回头我去警方那边催催。”陆斯安很恼火,连着四天收到死猫,这不仅仅是威胁,还是羞辱。

“不用了,我知道是谁。”秦聿已经完全肯定,虽然没有直接证据。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