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六十三章 猜测

第二百六十三章 猜测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96  |  更新时间:

第二百六十三章 猜测

“芮书,听说秦师兄被人连续投寄了几天的死猫?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吃过晚饭,溜猫回来,姜芮书到书房刚打开电脑,班群就滴滴响个不停,点开一看,就看到有人@自己问了这么一句。

连续几天?

姜芮书倒不清楚后来还有,于是问道:“几天?”

“四五天吧,听说他们律所都要炸了,你不知道啊?”

知道是知道这么一回事,却不知道后来还有,也不知道是不是那晚惹恼了秦聿,他也没有再跟她联系过,今天路过秦聿家的时候原本想问问事情进展的,可惜他没在家。

给同学回了条信息,她拿起手机给秦聿打电话过去。

-

办公室里大部分灯已经熄灭,只有秦聿的办公室还亮着灯,电脑屏幕的光照亮他精致的脸孔,漆黑的眼瞳里映出屏幕上血红的倒影。

“滴滴滴滴……”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打破满室的寂静。

秦聿按了空格键,屏幕上的画面暂停,他瞥了眼手机,待看清楚来电显示,眉心不由微微一蹙,自然而然地想起了某些不愉快的回忆。

电话一直没人接,就在姜芮书以为要挂断的时候,突然听到那头传来男人低沉冷淡的声音,“喂?”

“听说这两天你又收到死猫了?”

“嗯。”

“有没有抓到人?”

“没有。”

姜芮书顿了顿,“是谢丽丽。”

虽然这次还是没有证据,但她能肯定幕后之人是谁了,送死猫这样的行为无非几个动机,要么是警告,警告秦聿不要再做某些触犯别人利益的事情,要么是死亡预告,有人要对他不利,前者不需要这么多次重复一样的举动,对方一直送死猫没有别的行动,故而也不是后者,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挑衅。

谢丽丽有足够的动机这么做,她在告诉秦聿,她还在虐猫,但这一次秦聿拿她没办法,不拍视频、不公开,就算秦聿知道,举报也不再管用,因为虐猫不犯法。

姜芮书感觉很无奈,“如果能抓住死猫是她送的还能报警,可偏偏现在也没有证据,知道是她做的奈何不了她。”

更无奈的是,就算找到证据寄送死猫的人是谢丽丽,实际也不能将谢丽丽怎么样,她不会停止虐猫,甚至可能为了报复而变本加厉。

“不一定。”秦聿语气深沉。

“嗯?”

秦聿漆黑的眼瞳看着屏幕,屏幕里谢丽丽化着浓妆,穿着低胸紧身裙,踩着十厘米的细高跟,尖细如针一样的跟狠狠扎进一只小猫的身体里,小猫痛得不停挣扎,仰着头发出惨烈的尖叫,可谢丽丽不为所动,脸上是兴奋的笑容,仿佛在玩一个开心的游戏。

“她招惹了一个刑辩律师。”

刑辩律师可以帮人免除牢狱之灾,也可以让人身陷牢狱之灾,姜芮书闻言不禁拧起了眉头,“你要怎么做?”

“送她监狱。”

“可是现有法律对于她的虐待行为没有明文规定,哪怕你曝光出去,法院也不会判她有罪。”

“我会找到她的罪证。”

姜芮书眉心拧得更紧,“你要怎么找?”

秦聿听出她的话外之音,语气微凉:“姜法官放心,我不会栽赃陷害,我拿到法庭上的证据没有一件是虚假伪造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姜芮书的确有点担心他剑走偏锋,但更多的是想出点力,“我只是想知道你要怎么做,看能不能帮帮忙。”

“不需要。”他想也没想就回绝。

“拜托。”

“不用。”

“你是不是还在记恨我那晚说的话?”

那晚?秦聿脑子顿了下,随后便想起了前几天她说自己体香迷人,一下子脸就黑了。

姜芮书见他不说话,就能想象到他此刻的脸色,忍不住轻轻笑了声,“跟你开玩笑的,你要是还介意的话,那我跟你道个歉。”

秦聿呵了声,“道歉有用的话,还要律师做什么?”

他心里有个小本本,上面记满了姜芮书的斑斑劣迹,她在他这里已经没有一丝丝的真诚。

姜芮书想起了这句话,“那请秦律师调解一下,当事人姜芮书因为言语不当惹怒秦聿秦先生,现在想跟秦先生庭外和解,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和解?”

想和解还要他来想办法,真是一点诚意都没有。

秦聿呵呵,“当事人不接受调解。”

这语气……姜芮书忍不住笑,觉得他现在像只炸毛的猫,有点想撸毛,当然,这个想法不能让他知道,不然可能要绝交了。

她轻咳了声,“那秦律师无法庭外调解的话,姜法官将在开庭前进行一次调解,姜法官认为当事人姜芮书言语不当,需要向秦先生道个歉,秦先生你长这么好看,就接受这个道歉吧。”

这什么鬼逻辑?

他长得好看就要接受这个道歉?

秦聿面无表情:“我觉得你在占我便宜,虽然我没有证据。”

“噗嗤!”姜芮书笑出声,“那你不接受口头道歉的话,我给你当面道歉?”

秦聿顿时又想起了某些不愉快的回忆,心情有点不好,想也不想就拒绝:“不用,以后你不要路过我家也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就可以。”

姜芮书唔了声,拖长了语调,略微遗憾地说:“这恐怕不是我说了算。”

秦聿皱眉,以为她要耍赖。

“除非以后你的案子不再落到我手上,但是这件事不是我说了算,你说了也不算,没有正当理由我也不会申请回避。”

秦聿沉默。

“那我猜猜你怎么做吧?”说了这么久,姜芮书心里大概有了想法,“猜对了你就跟我说。”

秦聿不置可否。

“谢丽丽虐待动物的确不违法,但前提是这些动物没有其他主人,即所有权不是她的,那她就涉嫌侵权,可以追究相关责任。”墨小南属于路南,本来是可以这样追究责任的,但是由于路南未成年无法授权委托律师,其监护人反对,这条路走不通,可如果还有其他人的宠物未经同意被谢丽丽虐待致死,谢丽丽就要负责。

“目前国内的动物保护法没有涵盖非国家保护动物,但如果谢丽丽有虐待野生动物,尤其是野生保护动物,就可以追究她的责任。”

这一条比起上一条更严重,杀害他人宠物还要看宠物价值是否到达入刑标准,但是杀害国家保护动物必然入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