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六十六章 热搜第一

第二百六十六章 热搜第一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1  |  更新时间:

第二百六十六章 热搜第一

姜芮书挂出来的图虽然没有一丝血腥,但文字却说得清楚,这毫无疑问是一起大型虐待动物事件,尤其是姜芮书在最后一条微博表明了未完待续,这说明死于虐待的动物绝对过百。

每次发生独立的虐猫虐狗事件都能在网上掀起热议,姜芮书这次挂出来的被虐待的动物的数量如此庞大,顿时沸反盈天。

第二天清晨,姜芮书的微博全部变成了热门,#这是你家被虐待的爱宠吗?#这个话题已经登上热搜榜。

吃早餐的时候,姜芮书用手机登录账号,登入的瞬间便卡住了,信息提示音叮叮咚咚响了很久,最后竟然直接卡死机了。

姜芮书:“……”

看来得换手机了。

重启后再次登入,这次又叮叮咚咚响了几声,好在不卡了,她点开信息一看,@和私信全部飘红,昨晚的微博转发量接近六位数,数量还在大幅增加,估计到中午会到达高峰。

私信大部分是询问她到底怎么回事,希望知道详细情况。

没有看到疑似宠物主人,她关掉私信,点进微博去看评论。

评论炸了。

很多人都在询问虐待事情的详细信息,还有人希望知道虐待者的信息,甚至已经开始通过背景画面分析人肉,想找出事发地点。

姜芮书感觉需要说明一下,便编辑了一条微博:【不完全统计,被虐待的动物接近500只,来源不全是非法,相反,其中大部分都是虐待者合法购买所得,我们现在想要寻找的是非法来源,所以也可能没有非法来源。虐待者为同一人,至于其个人信息,很抱歉,暂时不能公开,我们更希望用法律途径去制止对方的暴行,而不是演变成一场网络暴力,希望各位热心的朋友冷静一些。】

【这种人渣的信息有什么好保护的??快放出来让大家喷死她!!】

【是啊!保密干什么?快把这个人渣的名字地址放出来,劳资现在就去买油漆!】

【大家冷静点吧,博主说了走法律途径,我认为这样更好,网络暴力有违法治精神,让虐待者被法律制裁才是正道。】

【但是法律不禁止虐待宠物,像以前那些虐猫虐狗的人被骂成狗,现实里破事都没有。】

【所以Rachel才试图寻找非法动物来源,如果这个渣渣虐待了别人的宠物,那就要负法律责任,严重的要负刑事责任!】

【要是不严重,顶多赔点钱完事,费这么大劲找证据有什么用?】

【大家要相信Rachel的业务能力,一旦找到证据,丫的妥妥跑不掉!】

【Rachel没说过她是律师。】

网友们在下面争论不休,但姜芮书的粉丝大多都沐浴过她的法律知识宣传,虽然几分,但都比较冷静,支持她走法律途径,也有部分粉丝和其他网友认为她这么做最终是无用功,不能拿虐待者怎么样。

看着评论争吵不休,姜芮书并不意外,网友们都期待快意恩仇,一起惩罚虐待者,但这不是她和秦聿想要的结果,否则在对于谢丽丽的行政拘留处罚结果出来那天,秦聿就可以曝光到网上,让谢丽丽遭受全网唾骂,学业和生活都不得安宁,甚至,连番受到挑衅后秦聿也没有曝光谢丽丽的念头。因为秦聿和她一样,都希望通过法律途径去解决这件事。

【制止暴行?就是说这个人还在虐待动物?这样的话Rachel你为什么还不公开虐待者的信息,公开了我们可以去制止她啊!】

这条评论获得了很多人的支持,道出了很多人的想法。

姜芮书回复这个评论:【即便最终不能追究虐待者的法律职责,我也不希望通过一种非法的暴力手段去制止另一个暴力事件,非法制止非法,终究只能让法律被践踏。】

这个回复作出后,争论似乎平静了些,姜芮书没有再管,迅速吃了早餐开车去法院。

上午连开两个庭,越是接近年尾越是忙碌,姜芮书感觉同事们越发行色匆匆,照面的时候有时候招呼都来不及打,中午吃饭的时候,食堂也明显安静了许多。

“最近食堂好像少了很人多。”吴佳声端着餐盘,眉宇间露出一丝疲惫,张望了一下,“我都两天没看到老朱了,吃饭都没遇上。”

“案子比较多吧。”姜芮书咽了口饭,都在赶着结案,有时候碰到审理不顺畅时间一拖大半天,哪里还顾得上吃饭?

“哎,你们看了今天的热搜了吗?”刘一丹忽然问。

“一上午两个庭,哪来时间看热搜?”吴佳声有气无力。

刘一丹也不在意他的态度,“今天有个事情闹得特别大,大型虐待动物事件,现在上热搜第一了。”

姜芮书闻言不由抬起头。

吴佳声就着刘一丹的手机把来龙去脉了解了一下,“哦,这个博主我听说过,挺有名的,经常在网上挂一些案例,还给人做咨询,根据网友分析,这个博主很可能是我们S市人。”

“咦,我们本市人?”刘一丹以前没关注过,闻言不由兴奋,“说不定认识哦!”

没错,你认识,非常熟。姜芮书心道。

“很多人猜她不是律师就是检察官,跟咱们不是一个系统,要不是很有名不一定认识。”

“那倒是,一般出名的法律博主大多是律师。”

“为什么不是法官?”姜芮书突然出声。

吴佳声回想了一下:“好像说是她嫉恶如仇,你看她这次在微博上找非法动物来源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个事件跟她应该关系不大,但她还是想阻止虐待者的暴行,还坚持走法律途径,比起律师来说,我更倾向于她是检察官,要是律师的话,可能她已经把虐待者的信息公布出去,让虐待者面临全网人肉了。”

难道法官不能嫉恶如仇?姜芮书感觉自己法官气质应该很浓郁的,怎么一个个都猜她不是是律师就是检察官。

“有道理。”刘一丹深以为然,“虽然不是所有律师都这样,但现在的确很多律师都喜欢利用网络舆论达成目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