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七十二章 牢底坐穿鸟

第二百七十二章 牢底坐穿鸟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9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七十二章 牢底坐穿鸟

秋风呼呼拍打着窗户,姜芮书坐得浑身发僵,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转身倒了一杯热水,一边喝着一边重回坐到电脑前,继续看视频。

视频是在一个村子里拍摄的,谢丽丽有些宰杀牛羊的视频便是在村子里拍的,跟农民买了牛羊后就地宰杀,只不过她宰杀牛羊也不是正常宰杀,怎么血腥怎么来。

大概是事先已经联系好,她直接驱车去了一户农户家里,原来这户人家养了一只母猫,母猫生了一窝小猫,一共八只,一窝小猫这么多只并不多见,这只猫妈妈称得上英雄妈妈了,可是乡下的土猫不值钱,谢丽丽给了两百块,农户很高兴地接下了钱,就说随便她怎么处理小猫。

小猫出生半个月左右,刚学会走路,虽然是土猫,但是毛茸茸的也很可爱。

谢丽丽摸了每一只小猫的脑袋,笑着夸了一句:“真可爱。”

可姜芮书心里一片发凉,已经隐约猜到她想做什么。

谢丽丽捏着一只小猫的后劲把它提起来,放在手心,大概是感觉到了陌生的气息,小猫不安的喵喵叫,小脑袋到处转寻找妈妈。

接下来的一幕让人心寒——

谢丽丽一只一只的摔死了小猫。

八只小猫前一刻还活蹦乱跳,下一刻全都无声地躺在地上,失去了动静,母猫悲戚地围着小猫不停地叫,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自己的孩子一下子都死了。

谢丽丽脸上却露出了满足的笑。

姜芮书闭上眼睛,这种视频不管看多少个,总是让人心里不舒服。

与此同时,视频的时间条走到了最后。

她关掉这个视频,下意识点下一个,突然发现视频已经看完了。

这时,时间正好跳了一下,2:48分。

她这里结束了……

姜芮书轻轻叹了口气,什么都没找到。

如果秦聿那边也找不到有用的证据,这件事就只能不了了之。

其实他们还有办法让谢丽丽受到惩罚,比如曝光她的个人信息,接近五百个虐待视频,一旦曝光出去,谢丽丽肯定会亿万人唾骂,名声尽毁,会受到无尽的骚扰,连带家人都要变成过街老鼠,这辈子都洗不干净。

可是她不想这么做,秦聿也不想这么做。

这是法外手段。

如此追究谢丽丽,与其说是谢丽丽杀了秦聿的猫惹恼了秦聿,不如说是她挑战了一个正常人的底线,谢丽丽仗着法律空白为所欲为,纵然他们也可以这么做,但他们不想成为她的同类。

带着遗憾,她给秦聿发了条信息。

叮咚。

手机屏幕亮起来。

秦聿捡起手机,便看到了姜芮书发来的短信:【我看完了,没什么发现。】

秦聿移开鼠标,看了下文件夹,回道:【稍等。】

姜芮书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走到窗前,玻璃上映出她的影子,远处的天一边漆黑,一颗星子都看不到,路灯也变得黯淡,这样的夜晚,不知有多少人还未眠。

听到手机响了声,料想是秦聿的回复,转身走过去拿起一看,果然。

这么说也还是没有发现,不过他应该也快看完了吧?

哎,说不定真要白忙活了。

她心里没有多少愤懑,觉得白费力不值得,很多事情白费力也要用尽全力,不为结果,但求问心无愧。

如果有好结果自然更好。

【你现在好点了吧?】

收到这条信息的时候,秦聿刚关掉一条视频。

【嗯。】

【那你多喝点热水,先不要喝咖啡了。】

秦聿心说不知道喝了多少杯了,卫生间也去了好几趟了,不过国人生病多喝热水这点似乎很万能,虽然还有点不舒服,但感觉稍微轻松了点,或许也是药物起了作用。

最后一个视频是在疑似养殖场的地方,视频里,年轻的女孩穿着低胸紧身裙,踩着十厘米的细高跟,化着浓妆,从笼子里抓出一只小奶猫,小奶猫还不知道自己要面临什么,本能对于陌生的环境感到紧张,细细声地喵喵叫,一双墨绿眼睛水汪汪的,如果是喜爱宠物的人,一定会被它萌到,只想将它呵护在怀里。

谢丽丽对着镜头笑吟吟道:“今天来点刺激的。”

说着她把小猫扔进了一个池子里。

小猫踉跄跌落到地上,还没等它看清楚周围,就有一道黑影窜过来,将它一口咬住,它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被冰冷的蛇身紧紧缠住,它试图挣扎,可是它孱弱的力量根本无法挣开蟒蛇致命的缠绕,渐渐地,它的四肢停止了颤动,尾巴无力地耷拉下来。

蟒蛇张开嘴,将猎物一点点吞下……

秦聿眸中凝着冷意,接着看到谢丽丽连续投喂了几只幼猫,池子里的蟒蛇都动了起来。

喂完一笼子幼猫,谢丽丽从另一个笼子里捉出一只小兔子。

虽然猎物很小,但这对于蟒蛇来说无疑是一场盛宴。

蟒蛇的进食方式让人感到不舒服,但这是食物链,是自然规则,可是,这些幼崽并不在蟒蛇的日常食谱上。

这个视频的主题应该就是生吞幼崽。

拿幼崽投喂蟒蛇,为的不是投喂,而是让幼猫成为这场血腥进食中的食物。

时间条慢慢到了末尾,还有两分钟便结束了。

谢丽丽掏出了最后两只灰扑扑的幼鸟扔进池子里,“最后两只,大蛇们应该吃饱了。”

蟒蛇一口吞下猎物,视频到此结束。

没有了……

秦聿靠着椅子,看着屏幕里已经停止的画面,紧拧的眉心仍然没有松开。

视频已经结束了,但他觉得有什么地方被忽略了。

他相信自己的这种直觉,因为直觉很多时候不单单是凭空猜测,也有可能是某个过往经验被暂时忽略而产生的自我提醒。

他重新点开视频,从头到尾又看了一遍,当他看到最后的时候,终于知道自己忽略了什么。

-

“滴滴滴滴……”

姜芮书刚从浴室里出来,就听到手机响起来。

“有了。”电话里传来男人没头没尾的一句话。

姜芮书连忙问道:“什么?”

电话那头,秦聿反问了一句:“牢底坐穿鸟,听说过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