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七十六章 懂

第二百七十六章 懂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225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七十六章 懂

谢丽丽的案子开庭那天,姜芮书有工作没去看,秦聿虽然有时间,但也没去看。

案子进入审判程序后,他就放下了这件事。

可是他放下了,有些人却放不下。

谢丽丽被法警带上法庭,第一眼就下意识看向旁听席,谢母在看到她的一瞬十分激动,想站起来跑过去近距离看看女儿,但顾忌着法庭纪律,只能坐在座位上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眼眶发红,嘴巴不停哆嗦。

谢父的反应要冷淡一些,最开始他的的确确是一心一意为女儿奔走,家里不缺钱,就这么一个女儿,以后家里的东西都是她的,当然是往骨子里疼,但是知道女儿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后,他就有了点厌。

他并不觉得打杀一些动物有什么不对,但是以此取乐大肆虐待动物,足足几百只,还穿着暴露拍视频来卖,他心里多多少少有点膈应,家里没有钱吗?

谢丽丽没有觉察父亲对自己的态度变化,她将旁听席扫了一眼,发现除了一些市民,还有一些她的同学,他们看她的眼神充满了探究、鄙夷和忌惮,当她看过去的时候,他们躲开了对视。

但是秦聿没有来。

预想之中,秦聿这个罪魁祸首一定会来看她被审判,向她耀武扬威,可是秦聿根本没来。

这突然让她有点难以接受,好像她把对方看得很重,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可是对方压根没把她放在眼里,她在对方面前就像一只蹦跶的跳蚤,对方把她拍死后,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给。

“现在开庭。”审判长敲了下法槌,开始进入审理。

谢丽丽不得不收回心神,父母给她请了一个很有名的律师,但是律师告诉她无罪绝无可能,量刑在五年以下,但是具体多少年还要看法官,希望她能在法庭上悔过,认罪态度好的话,法官看她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可能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会酌情轻判,情况好的话可以争取缓刑。

于是她低眉顺目,表现出懊悔的神情。

但是情况并没有她想的那么好。

进入辩论环节后,谢丽丽辩称燕隼幼鸟是捡到的,也不知道那是国家保护动物,知道的话一定会好好保护它们。

但是这一点法院不予采信。

燕隼幼鸟被拿来喂食之前都是活的,要说地上捡到的绝无可能,只能是人为掏了鸟窝,而且燕隼每窝产卵二到四枚,多为三枚,最后的视频鉴定出她一共拿了三只燕隼幼鸟喂蛇,这意味着一窝燕隼都被掏了。

最后,谢丽丽被判了三年。

三年不长,服刑完毕后也就二十二岁,正青春年少,但是对于谢丽丽而言不啻于世界坍塌。

监狱那是什么地方?里面全是罪犯,在看守所的这些天她已经深深地体会到了牢狱的可怕之处,那里面什么都没有。

虽然有狱警看着,可是哪里都有潜规则,其他犯人欺负起人来手段多得是,而一旦进去了,她这辈子都要背上劳改犯的烙印。

一瞬间,谢丽丽感到了巨大的失重感,感觉自己从天堂跌落到了地狱。

谢母当场崩溃,冲法官大喊:“不就是几只鸟,法官你不应该判这么重!丽丽才十九岁,她还是个孩子啊!”

审判长脸一黑,他还没宣布闭庭,这人竟咆哮法庭,当即喊道:“法警!把这个扰乱法庭秩序的人拉出去!”

谢母被拉了出去,审判长法槌落下,宣布闭庭。

谢丽丽这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成了罪犯,要坐三年牢。

这一刻,她无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招惹秦聿,行政拘留后秦聿明明已经不再追究,可她咽不下这口气让人送死猫去律所,结果挑衅是真的挑衅到秦聿了,可是也惹怒了秦聿,让他不择手段抓住她的把柄,把她送进了监狱。

如果她拘留期满后老老实实呆着,不去挑衅秦聿,现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继续虐猫虐狗他也管不着,可惜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她注定要为自己的莽撞付出惨痛的代价……

懊悔和痛苦冲击着谢丽丽的神经,很快她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抱着头尖叫了声,当场晕过了去。

庭审结束后,谢丽丽的个人信息被有心的网友觉察了端倪,将她跟前阵子Rachel挂出来的那个虐待动物的女孩画上了等号。

一时间,谢丽丽的各种社交账号也被扒了出来,遭到了网友的血洗,谢家的信息跟着也被曝光了,谢父谢母受到了各种各样的骚扰,连带熟人看他们的眼神也变了。

但此时,谢丽丽已经被关押,无从得知这些,也不知幸运还是不幸。

听说谢家要帮谢丽丽上诉,姜芮书心里估摸了一下这个判决结果,不重,但其实也可以稍微轻一点,谢丽丽杀害了三只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没有达到情节严重的地步,法庭上表现好的话,缓刑也是可以的,但是等她去看了庭审录播就明白了法官为什么这么判,因为公诉人太给力了——

辩护律师想用“被告人是一个十九岁的小姑娘,初次犯错,认错态度诚恳,判重了这祖国的花朵就枯萎了啊”的观点来打动法官。

公诉人:“我赞同辩方律师的观点,祖国花朵需要呵护,不过被告人这个小姑娘心思不大正,需要接受国家劳动教育,不然就不是保护她,而是保护她犯罪。”

谢丽丽虐待动物,法官是知道的,自然不可能对谢丽丽产生好感,被公诉人这么一提,更加难以被谢丽丽打动,于是该怎么判就怎么判了。

姜芮书给秦聿打电话,“谢丽丽宣判了,三年。”

男人在那头忙碌着,听到她的话,漫不经心地应了声:“哦。”

已全然不在意这件事。

姜芮书笑,心里还有个问题,此时忍不住问了出来,“如果没有找到谢丽丽的犯罪证据,你会怎么样?”

是继续设法追究,还是用法外手段?

秦聿听懂了她的话外之音,嘴角轻轻一扯,这人总是对他有多怀疑,“自有其他办法。”

“曝光她的个人信息?”

“追究不了她的责任,可以追究她父母的责任——养不教父之过,女儿做错的事父亲受过也算公道。”

“那如果她父母也没有过错呢?”

“那就记着。”

姜芮书失笑,被一个律师盯上,还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抱歉。”

她这句话没头没尾,秦聿却懂,轻轻哼了声,挂了电话。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