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七十七章 不服憋着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不服憋着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220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不服憋着

“咚咚咚。”

陶霖探了半边身子进来,见他刚放下手机,眉眼舒展,一张俏脸潋滟生辉,看起来心情不错,笑着问:“有什么好事?”

“没有。”秦律师冷酷无情道。

嘁!陶霖跟他这么多年,他眉毛一抬就知道他心情好不好,不想说就算了,“现在有空?”

“有事就说。”

“有位窦先生找你。”

“有预约?”秦聿不记得印象里有姓窦的预约。

“没有,不过约好的江先生爽约,我想你有空的话可以见见。”

秦聿看了看时间,“叫过来吧。”

过了一会儿,陶霖领了一个三十多岁西装革履的男人过来,“窦先生,这是秦律师。”

“窦先生,请坐。”

双方介绍过后,秦聿开门见山:“窦先生需要什么帮助?”

“是这样的,我老婆要跟我离婚,想让我净身出户。”

听窦文博说完来龙去脉,秦聿看着他,做了一句话总结:“所以,出轨的你想让妻子净身出户?”

窦文博满怀期待地看着他,“是的,秦律师一定能帮我达成目的吧?”

秦聿微微一笑,给了一个无比真挚的建议:“你做梦肯定能达成。”

-

“滴滴滴……”赵思雨正闲得打瞌睡,被突如其来的铃声吓得梦中惊坐起,手忙脚乱接起电话,就听那头传来一个冒着冷气的声音,“过来。”

大魔王发话,不敢不从,她连忙跑去秦聿办公室,敲了两下,“秦律师,找我什么事?”

“有个案子你跟一下。”秦聿头也没抬。

赵思雨眼睛一亮,搓手问道:“什么案子?”

“委托人出轨离婚让妻子净身出户。”

赵思雨瞪眼,“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没有。”秦聿道,“所以争取平分夫妻共同财产。”

“平分也没天理啊……”她嘟囔,出轨属于过错方,应该净身出户!

秦聿抬起头,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凉凉看着她:“哦,你要天理就去给对方妻子代理吧。”

赵思雨连忙闭上了嘴,长长叹了口气,萧然经常给她洗脑,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律师就是这么一个行当,她虽然不完全认同,但职业道德不能违背,谁让找上门的是出轨男呢,“我跟。”

“哟,这是怎么了?”见她跟霜打的茄子似的从秦聿办公室出来,陶霖关切道:“挨训了?”

“没有。”赵思雨噘嘴,突然问:“你说他是不是每个月都有几天不开心啊?”

“他心情不好?”刚才还好好的。

“一张扑克脸拉得老长,好像我欠了他几百万似的。”

陶霖摸摸下巴,大概猜到了原因,“心情好的时候遇到糟心的事比心情不好的时候遇到糟心的事更糟心。”

他这话说得跟绕口令似的,赵思雨没听懂,“说人话。”

陶霖裂开嘴,露出雪白的牙齿:“秦律师心情不好,欺负新人,不服憋着。”

赵思雨:“……”

秦聿接了委托之后,跟对方律师取得联系庭外谈一谈,但是对方只来了律师,双方交谈没有达成一致,后面又接触了一次,仍然没有达成一致,双方直接上了法庭。

这次的承办法官是姜芮书。

姜芮书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在法庭上见到秦聿,不过这也正常,他们律所虽然在C区,但是接的案子不一定都在C区开庭,在C区开庭也不一定会到她手上。

“被告对于原告证明你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出轨的证据有异议吗?”姜芮书问被告,被告出轨被逮个正着,人证物证俱全。

“没有。”秦聿回答,“但是被告不认可损害赔偿。”

姜芮书看了看秦聿,被告出轨被逮个正着,人证物证俱全,无可反驳,她不信秦聿不知道无过错方有权要求损害赔偿这条规定,“理由?”

“虽然被告出轨,导致婚姻破裂,但这不是他一个人的过错。”

这话一出,其他人觉得三观都碎了。

出轨还有理由啦?

姜芮书额角青筋隐隐跳动,脸上挂着营业微笑,“你最好给出一个符合真善美的解释,否则你的当事人会因为你挑战公序良俗的言行在这场庭审中获得不利结果。”

秦聿微微颔首,提出了要求:“为了证明这一点,被告方请求询问原告。”

姜芮书做了个请的手势。

原告吴优,三十出头的模样,与窦文博是少年夫妻,婚后共同创业,现在名下有一家不大不小的贸易公司,结婚十二年,最终没能抵过岁月的消磨,曾经恩爱的夫妻如今对薄公堂。

吴优整个人很瘦削,大约天生是这样的身材,一身西装穿在身上隐约透出女强人的气质,倒是符合她同为公司老板的身份。

对比起来,梁文博反而像个无所事事的小白脸,王八气远不如妻子。

她平静地站出来,看着秦聿,唇角掀起,主动开了口:“有什么就问吧,我很想听听出轨还有什么正当理由。”

秦聿走到她面前,提了第一个问题:“你和被告结婚多久?”

“十二年。”吴优的语气带上了些许回忆的意味,“嫁给他那年,我二十二岁,刚大学毕业。”

“你们感情很好?”

“曾经。”

“那么你们的性生活应该很和谐?”

吴优一愣,没反应过来。

“反对!这是个人隐私!”原告律师强烈反对。

“这直接关系我的观点能否被证明。”秦聿马上接话。

姜芮书很快做出裁判,“原告请回答。”

吴优突然遭遇如此隐私的提问尴尬了一会儿,很快定下心来,回答:“还不错。”

“那你们上一次性生活是什么时候?”

吴优张开嘴,却突然说不出来。

原告律师一看她的反应就暗叫糟糕,“请被告方不要总是问一些让人难堪又无关的问题!拖延时间是没有用的!”

“我的理由同上次一样。”秦聿看向姜芮书。

“原告请回答问题。”姜芮书再次反驳了原告律师,她也挺想知道秦聿葫芦里到底买的什么药。

见吴优说不出来,秦聿代替她说了,“十一个月。”他看着吴优,“你与你的丈夫整整十一个月没有过性生活。”

他信步闲庭,徐徐阐述:“一对正当壮年、身体健康的夫妻生活在一起,将近一年没有性生活,你们不是分居两地,也没有其他不可的原因,住在一个屋檐下,却将近一年没有性生活——真是难以想象。”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