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七十八章 为了胜利

第二百七十八章 为了胜利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217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七十八章 为了胜利

他说着看向审判席,亮出了自己的锋芒:“原告冷暴力被告,剥夺被告享受夫妻生活的权利,我有理由怀疑原告是故意的,甚至早就有了离婚的念头,期待通过这样的冷暴力促使被告出轨,使被告变成过错方,好在财产分割时占据优势!”

“反对!这是被告方毫无根据的猜测!”原告律师愤怒地站起来,“既然你说这是夫妻生活,那么夫妻之间应当相互理解,被告有权利享受,原告也应当有权利拒绝,而不是被告单方面的权利!”

“一段婚姻是不是幸福,检验的方法有很多,但是‘性’是最直接也最有效的,在过去整整十一个月的时间当中,被告多次以各种理由拒绝履行夫妻义务,如果原告患病或者妊娠,作为丈夫自当理解,但是原告并没有这些问题。”

吴优张了张嘴,终于整理好了措辞,“很多夫妻都存在这样的问题,我管着一整个公司,那么多人要吃饭,每天殚精竭虑,工作太累,生活压力大,没有心情,也没有体力,无性婚姻并不少见。”

秦聿回头看她,掀唇一笑,“但是你丈夫很有心情也很体力,他的床伴很满意。”

吴优的脸瞬间绿了。

所有人不由看向秦聿,表情都有点一言难尽,这位的嘴巴太能得罪人了。

吴优看着秦聿冷冷一笑,“按照你的说法,如果你的妻子不能满足你,你就会出轨?”

听到这个问题,所有人不由看向秦聿,在看到他那张脸,还有那西装勾勒出的宽肩窄腰翘臀大长腿的时候,心里都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多余。

“当然不会。”听到这样的回答,吴优刚想借此反驳,就听秦聿说:“如果她不方便,我能理解她,但我也相信她能理解我,夫妻之间应该相互理解,如果某一天她对我的感情消失,我会分割财产各自寻求新的幸福,但如果她故意冷落我又拖着我还想逼迫我成为过错方,我会让她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个多么专业的律师。”

所有人:“……”

律师太可怕,嫁娶需谨慎。

吴优的脸色不大好,秦聿的回答再次将她逼到了进退两难的境地,她的长期拒绝对于有需要的丈夫变成了冷暴力,被对方律师盖章成了婚姻破裂的最初导火索。

梁文博出轨有错,可是她也并不是没有错,双方都有错,就谁也不占理。

最终目的是——财产分割!

“那都是你的猜测,我……”

“询问完毕。”秦聿打断她的辩解,向姜芮书微微颔首示意,说罢毫不拖泥带水回到自己的座位,留下脸色发僵的吴优,话卡在嘴边上不来下不去。

-

赵思雨全程跟壁上花一样一句话没插上,感觉眼睛一睁一闭,哦豁,庭审结束了,秦律师又赢了。

她满脸麻木不仁,看着梁文博笑得一脸猥琐跟秦聿道谢,三观碎成了一地,渣男出轨竟然还能有正当理由?是这个世界太玄幻,还是她太天真?

不过她有个问题非常想搞清楚,“秦律师,性生活对于男人就那么重要?老婆满足不了就出轨?”

秦聿瞥了她一样,就知道这个傻白甜又开始怀疑世界,淡淡道:“看人。”

“啊?”赵思雨回过味来,“那你……为什么在法庭上那么说?”

秦聿站定,看着她,“为了胜利。”

赵思雨一愣,为了胜利可以随便说吗?回过神来发现他已经走远,连忙追上去,“那你不就是说谎吗?”

“哪句说谎?”

“你说原告拒绝被告,冷暴力被告,导致了被告出轨。”

“我没说所有男人这样。”

“啊!这也太奸诈了吧!”

“冷暴力也是事实。”

“……”

-

“性生活都男人就那么重要?”刘一丹也忍不住吐槽这个问题,虽然秦聿的论点诡异的占了理,但还是让人忍不住想吐槽。

“挺重要的。”姜芮书抱着文件袋,一边走一边说,法袍随着她的步伐摇曳摆动,“其实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一样,和谐婚姻需要各方面和谐,虽然不绝对,但这是爱的表现方式之一,办过那么多离婚案,你还不知道有多少夫妻是因为这方面不和谐离婚的?”

刘一丹故作忧伤,“这俗世如此肉欲,男女之间就不能柏拉图一点?”

“柏拉图式爱情最早根植于同性恋爱风尚,你确定想要柏拉图式爱情?”姜芮书回头冲她笑。

“如果是姜法官你这样的,或许可以考虑考虑。”刘一丹给她抛媚眼。

“滴,好人卡,请拿好。”姜芮书拍了下她手心,笑着推开办公室门。

“哎哟,我第一次拿好人卡,看看。”刘一丹装模作样看自己手心,“给错了吧,这不是好人卡,是姜法官你的小黄片呀!”

姜芮书佯作要踢她,她一蹦两米远,咯咯笑着跑了。

姜芮书笑着摇摇头,把东西放到桌上,还没坐下,电话就叮铃铃响起来。

“Simon?”

电话那头传来钱清昊温润的声音,“下班了吗?”

姜芮书抬手看了看时间,笑道:“你时间掐得可真好。”

钱清昊在那头笑着说:“没叨扰你工作就好,你这周四晚上有空吗?”

“这周四?”

“嗯。”

“我看看。”姜芮书问着将开庭安排表拉出来看了看,那天要开三个庭,案子都有点复杂,“不一定有时间。”

“那周末呢?”

“周末可能也要加班。”姜芮书看着密密麻麻的工作安排,没法给出肯定回答,就算法院不组织集体加班,为了完成工作她也得主动加班。

“能不能腾一个晚上的时间出来?”钱清昊柔声问道。

姜芮书听出了一点端倪,“有什么事吗?”

“周四是我生日,想请你和几个朋友庆祝一下。”

“生日?”姜芮书这才恍然记起好像钱清昊说过自己的生日,大概就是最近这段时间,忙起来她压根没想起这回事,他问这几个时间,是为了专门等自己吗?姜芮书想说不用特地等她,可想想他这么特意迁就自己的时间,自己不去的话有点说不过去。“既然你生日是周四,那就周四吧,我可能会稍微晚点到,不过我尽量早点。”

听到这个回答,那头的声音仿佛瞬间开怀,,笑意透过电话传来,“没关系,你能来就好。”

“那你把时间地点告诉我,到时候我一定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