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八十章 以终生为前提

第二百八十章 以终生为前提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09  |  更新时间:

第二百八十章 以终生为前提

晚风拂面,清辉当空撒下,天地间仿佛骤然安静了下来。

别墅四周被繁茂的花木包围,极好的保护了隐私,灯光点缀在花间小径,不但照亮了黑夜,也多了几分意趣。

两人漫步其间,无言默契。

“芮书。”钱清昊先开了口,许是夜色太温柔,他的声音中多了几分旖旎。

“嗯?”姜芮书侧脸看他。

“谢谢你今天能来,我很开心。”他低头看着她,眼里尽是温柔的笑意。

姜芮书笑,“你开心就好。”随后又问:“你的朋友真好玩,你们平时都这么玩吗?”

看得出来他的朋友脾气都很合拍,魏轩就不提了,其他人也都很大方,玩起来一点也不忸怩,光是看他们就觉得很开心。

“偶尔,平时聚不齐这么多人。”钱清昊想起自己离开前的群魔乱舞,唇边溢出笑意,“我是第一次这样过生日,他们都很给我挣面子,回头可以考虑多开这样的party。”

“那一定很好玩。”姜芮书真有点羡慕他,人生能遇到二三好友已经不易,他这些朋友或许不是所有都知心,但看他们的互动就能知道,至少也都是可以志趣相投的小伙伴。

“下次你可以叫你朋友一起过来,人多更热闹,我这些朋友都是可靠的正经人,不会带坏你朋友。”

姜芮书遗憾道:“这恐怕没办法,我朋友大部分都不在S市。”

她在这边有诸多朋友,但论起志趣相投的朋友,大部分还是大学的同学们,如今大家人各一方,好些毕业至今虽然仍有联系,但已经多年未见。

而真正信任可靠的挚友,也都不在S市,一年到头见不到几面,她的工作注定忙碌且难以离开,很多时候都是朋友们出差途中抽空来看她,突然说起他们,倒真有点想念。

见他有些费解,她解释道:“你应该知道我高中的时候提前高考,真正跟魏轩他们做同学只有一年,后来又发生了一些事,跟高中的同学联系不多,我以前也不是很会交际,便也没什么关系好的朋友,一直到了上大学,同学们看我年纪小对我颇多照顾,朋友才多起来。”

至于工作后,成年人交朋友比学生时代要难,她工作忙,没那么多心思去交际,所以这些年下来,除了关系好的同事,没有别的知心朋友。

其实钱清昊已经感觉到,她跟人交往的时候比大多数人要真诚,连对待陌生人都抱着真诚之心,可她的心防也很重,想走进她的心里很难。

钱清昊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心疼,轻声安慰道:“没关系,以后我的朋友就是你的朋友,他们都很喜欢你。”

姜芮书笑笑,朋友哪能说让就让的,她也并不觉得自己缺朋友,不过她还是感动于他的分享,“如果他们能够接受一个无趣的法官做朋友的话。”

“你一点都不无趣。”他深深看着她,“你是我遇到过的最特别的女孩,嗯,要网上的一句话说,那就是宝藏女孩。”

“你今天喝了蜂蜜柠檬茶吗?”嘴这么甜。

他听懂了她的话外之音,不由笑了,“今天只有蜂蜜,没有柠檬。”

姜芮书笑了笑,这真的成了一个梗了。

钱清昊看到她笑,也跟着笑了,突然希望时间能慢一些,可惜他知道自己注定不能如愿,目光凝视着她被月光照亮的侧脸,想更靠近一些,“芮书。”

“嗯?”

“你最开心的事情是什么?”他突然问道。

姜芮书歪头想了想,“嗯,开心的事情很多,但是,最开心的一下子想不起来。”

“比如?”

“比如考上了心仪的大学、自己独立办了第一个案子、在法庭上让当事人达成了一个双赢的结果、我去晚了食堂,大厨还给我留了饭、上班路上不堵车、还有范阿姨做我最喜欢吃的菜……”

真是个热爱生活的姑娘,一件小小的美好都能让她变得开心并铭记。钱清昊觉得自己没法不喜欢这个姑娘,而且越来越喜欢。

“那你有没有遗憾的事情?”

“遗憾啊……”提到这个话题,姜芮书的神情就没有那么轻松了,陷入了沉思,“也有不少吧。”

钱清昊看着她。

“有些事情处理的时候不够果决,有些又太过果决,还有些事情不够坚持,还有……毕业的时候辜负了老师的期望,最后当了法官。”这件事她一辈子都忘不掉,每每想起就觉得对不起老师。

“你原来想做什么?”

“原来啊,老师说我合适做律师,我就想着做律师,不过现在也没有后悔,只是有些遗憾,到底是辜负了老师。”

钱清昊感觉这里面有故事,“为什么最后当了法官。”

姜芮书仰头看着夜空中高悬的明月,“因缘际会吧。”

钱清昊看着她。

见他眼神里的疼惜,姜芮书失笑,“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一点也不难过,我能够学以致用,律师或法官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

“可是有了遗憾。”

“人生哪能没有遗憾?”她看得很开。

“可我不希望你留有遗憾。”他看着她,眼底涌动着难言的温柔和情愫,“芮书,以后让我陪着你,你去做你想做的事,你的身后都交给我,好吗?”

突如其来的告白让姜芮书的心猛的跳了一下,很快恢复了镇定,其实来之前她隐约有点感觉,也不是特别意外,“你在跟我求交往吗?”

“是的。”他无比郑重,“以结婚和终生为前提,我能肯定你是我想要的人,当然,如果你是不婚主义,我们也可以不婚。”

姜芮书在他眼中看到了不加掩饰的真挚,并不怀疑他那句承诺的有效性。

以终生为前提吗……

很让人动容。

姜芮书在寻找伴侣这件事情上的确是以终生为前提,一来她认同忠贞原则,二来她不想花太多时间在反复找个伴上,遇到合适的男士一点也排斥结为终生伴侣,可是她发现自己目前还没有想到那么远,她目前一直在考虑的是跟钱清昊合不合拍,能不能进入下一个阶段。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