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八十三章 守夜

第二百八十三章 守夜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69  |  更新时间:

第二百八十三章 守夜

“请问手术室在哪?!”匆忙赶到医院,姜芮书像一阵风似的冲到咨询台前,喘着气问道。

“上电梯四楼。”小护士不假思索回答。

“谢谢。”姜芮书连忙跑去按电梯。

上了四楼,她很快就看到了亮着灯的手术室,此时已经到了凌晨,医院里没什么人,清净得过分,长长的走道不知从哪里吹来了风,冷得渗人。

等了大概半小时,走道里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接着便有人叫她:“芮书。”

姜芮书回头一看,只见魏轩气喘吁吁从电梯口跑过来,许是跑得太急,灌了一嗓子的冷风,张开口想说话就咳嗽起来。

姜芮书给他拍了拍背,“缓缓再说话。”

魏轩摆摆手,喘了几口气,这才慢慢缓过来,看着正在手术中的手术室,迫不及待地问出了心中的担忧:“怎么回事?”

“我听医院打来的电话说是发生了车祸,两辆车撞在了一起,现在不知道什么情况。”之前钱清昊给她打电话,可只叫了她的名字就没了声,回拨过去一直没人接,直到医院打电话来说车主发生了车祸。

魏轩眉心紧蹙,“好端端怎么发生车祸?”

姜芮书摇摇头:“我应该坚持不让他送的,不然就不会发生意外了。”

“不能这么说,你一个女孩子大半夜回家不安全,送你是应该的,这种事没发生之前谁能想到的呢?”魏轩劝慰道,“清昊运气一向不错,应该不会有事的。”

正说着,手术室的门自动打开了,护士推着一张床小心翼翼走出来。

姜芮书和魏轩连忙围上去,就看到钱清昊双目紧闭躺在病床上,脸上有些淤青,脸色却白得发青,下巴划了几道浅浅的血口子,衣服上染着斑斑点点的血迹,叫人看得触目惊心,两人连忙问道:“医生,他现在怎么样?”

医生解开口罩,神情间有些疲惫,“失血过多,不过没事了,注意休养就行。”

两人闻言都松了一口气,魏轩又问:“那他什么时候能醒?”

“明天吧。”

“辛苦您了。”

医生摆摆手,半夜一台手术累得够呛,他现在话都不想说。

两人跟着去了钱清昊的病房,见钱清昊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但情况还算平稳,姜芮书想起了其他的事,“通知他家人了吗?”她问魏轩,她没有钱清昊家人的联系方式。

“我现在就联系。”魏轩连忙掏手机出去打电话。

过了一会儿,魏轩回来叹了口气:“他爸妈都在外地,明天才能回来,好在清昊现在没什么危险了,明天回来估计清昊也醒了。”

姜芮书倒是听钱清昊说过他爸妈都是学者,经常会去外地或者国外交流,一年中有半年不在家,这次估计也是。她抬手看了看时间,凌晨三点半,他爸妈要赶回来至少也要等到明天白天了,钱清昊虽然脱离了危险,但是现在他身边不能缺人,便道:“既然这样,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在这儿守着就好。”

魏轩闻言马上摆手,“那哪儿行?怎么能让你一个女孩子守夜?还是你回去吧,我在这里守着就行,等明天叫其他人过来接班。”

姜芮书却有点担心他一个男人照看不好,直接道:“我守夜经验很丰富,你先去休息,等天亮再过来。”

魏轩见她坚持,又想到钱清昊醒来大概很想第一眼看到她,一高兴说不定就好得快点,既然芮书愿意守夜,那就让她付出一次吧。他点点头,“那行吧,我早上一早就过来,就辛苦你守着清昊,有事随时联系我。”

姜芮书点点头,目送魏轩离开,随后她搬了张椅子到钱清昊病床旁边,坐下来看着他。

钱清昊毫无动静地躺在病床上,脸上的淤青和凌乱的头发让他看起来有些狼狈,一点也没有分别前的风度翩翩。

姜芮书微微叹了口气,将手机拿出来,调成震动模式,沉默地看着钱清昊。

她又想起了钱清昊的那个电话,医院是接到了他的电话才派了救护车,所以他打了急救电话,接着就打给了她?

说实话,不动容是假的,在生死之际,他心里想联系的第一个人是她,原来她对于他而言,分量已经这么重了吗?

姜芮书摸了摸自己心口,一时沉默无言……

魏轩再次赶来的时候,就见姜芮书坐得笔直地看着钱清昊,他轻轻推开门,将手里提着的那份早点塞给姜芮书,小声问道:“你一晚没睡啊?”

姜芮书将吸管插进豆浆里,吸溜了一口,热乎的豆浆顺着喉咙而下温暖了胃,让她瞬间感觉自己活了过来,“没事,谢谢早餐。”

“他怎么样?醒过来没?”

姜芮书摇头,“老样子,不过医生说情况正常。”

魏轩闻言稍稍放下了心,见她眼底有血丝,便道:“你先回去休息吧,换我来守着,一会儿还有其他朋友过来,你不用担心,等清昊醒了我就给你电话。”

姜芮书把最后一个小笼包咽下去,抬手看了看时间,七点半。

她抹了把脸,起身道:“我还要去法院,等下班我再过来,有什么事随时跟我联系。”

“可你一晚上没睡……”

“手头上事情太多,耽搁不起,就一晚我还熬得住。”她去洗手间洗了把冷水脸,整理了一下衣服,迅速提起了精神。

魏轩原本还想再劝,但看到她瞬间精神奕奕的样子,生生把话吞了回去,心里羡慕嫉妒恨,年轻就是让人嫉妒,熬了一夜什么事都没有。

离开医院后,姜芮书匆忙赶到法院,上午有一个庭审,情况不是很复杂,开了半小时的庭就结束了。

下午的时候接到魏轩的电话,说钱清昊醒了。

这是个好消息,但姜芮书赶着开庭,没法多问钱清昊的情况,只说下班就过去。

等到下班的时候,她再次接到魏轩的电话,“芮书,这次事情恐怕不大好了。”

姜芮书心里咯噔一下:“怎么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