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八十九章 单身的理由

第二百八十九章 单身的理由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210  |  更新时间:

第二百八十九章 单身的理由

姜芮书把两人的眉眼官司看在眼里,“看你把人家小姑娘吓的,平时没少说重话吧。”

秦聿拉开车门,“说的你年纪多大一样。”

“我本来就比她大呀!青春单纯的女孩子,真叫人怀念。”

“你刚出社会的时候像她这么傻白甜?”

好吧,又把天给聊死了。

姜芮书扯了扯嘴角,跟着坐上了副驾驶。

他们所处的地段是繁华的商业中心,这个时段,马路上车水马龙,秦聿放慢了速度。

华灯初上,路灯透过车窗照进来,落在他的侧脸上,从侧面看,他侧脸的线条非常精致,长长的睫毛如蒲扇般在眼底留下淡淡的阴影。

这男人就是个睫毛精。

两人都没有说话,秦聿也没有放音乐,车厢里显得过于安静,姜芮书主动找了话题,“可以放歌吗?”

秦聿面无表情地瞥了眼,连接了音响,接着雄伟磅礴的交响乐倾泻而出。

土豪车就是土豪车,姜芮书感觉乐声是三百六十度环绕灌入自己耳中,音质绝对是专业级的,听得人热血沸腾,忽然觉得他俩这不是回家,而是去拯救世界。

“能换首吗?”

秦聿换了下一首。

还是交响乐。

姜芮书看着他,“除了交响乐?”

秦聿换了英文歌,前奏刚响起,姜芮书就说:“能再换一首吗?”

秦聿觉得她要求特多,“你要什么歌?”

“嗯……日文?”

“没有。”

“韩文?”

“没有,有中文和粤语歌。”

“我不想听中文和粤语歌。”

“还有几首法文和西班牙语歌。”

“我也不想听法文和西班牙语。”

秦聿眉头皱起来,有点不耐烦:“你怎么那么多事?”

姜芮书眨眨眼,“看你不开心,跟你说说话。”

他瞥了她一眼,口中淡淡道:“没有。”

“你脸拉得老长。”姜芮书看着这个口是心非的男人,“要不要跟我说说?”

秦聿面无表情,“我平时就这样。”

“哦,每个月有几天不开心?”

秦聿眉心跳了跳,这回是真拉长了脸,“如果你不知道怎么做一个让人愉快相处的人,你可以不说话。”

姜芮书笑着坐回去,看着前方急速倒退的路灯,“你知道我跟小赵律师说了什么吗?”

一准没好话,秦聿心里默默道。

“我告诉她,你的话要反着听。”

秦聿:“……”难怪赵思雨平时躲他都躲不及,刚才却主动找骂。

“平时你也反着听我的话?”他握着方向盘,心里呵呵冷笑。

“没有。”姜芮书笑嘻嘻,“毕竟我觉得你挺好相处,虽然你刀子嘴,但你说不过我呀,明明很暴躁却非要忍着,还挺可爱。”

秦聿:“……”见鬼的可爱。

“真的不要跟我说说,我很会安慰人哦!”姜芮书的语气像个推销贩子。

秦聿语气凉薄:“我怕听了你的安慰会当场去世。”

法官经常劝解这个劝解那个,道理一套一套的,他可不想听她讲大道理。

姜芮书喷笑,“谢谢夸奖。”

秦聿:“……”

他握着方向盘,目光直视前方,没有再说话。

情绪的波动很正常,完全在可控的范围内,他大部分时候都是平静的,谈不上快乐也说不上难过,不论是帮嫌犯辩护成功,面对受害者家属的谩骂侮辱,还是为弱者赢得胜利,讨回得之不易的公道,也保持在平静的状态,偶尔有些小小的波动,就像一粒灰尘跌入水中,微不足道。

“你这么喜欢关心人?”过了一会儿,他问道。

“没有。”姜芮书随口说道,“怕你心情不好影响这个案子的发挥。”

秦聿:“……”

见他的脸色眼可见地变黑,姜芮书忍不住笑起来,“嗯,现在好多了。”

秦聿不想跟她说话。

姜芮书淡淡笑了笑,看着前方徐徐说道:“我曾经有段时间总是情绪莫名低落,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就是不开心,然后我去研究了心理学,发现人的情绪有时候很虚假,因为大脑分泌的激素可以毫无理由地控制你的情绪,可以让你快乐,也可以让你痛苦,这些情绪都不是自己真实的内心反馈。”

“你想说更年期吗?”

“……”

姜芮书这次真被他打败了,行吧,她本来只是想告诉他情绪这小妖精有时候做不得真,谁想他歪楼歪出了天际。

“人的情绪确实被激素控制,譬如多巴胺会让人产生愉悦和陷入爱河的感觉,给人以为爱可以永久狂热的错觉,但不幸的是,人类的身体无法一直承受这种成分的刺激,就如同一个人不能永远处在心跳过速的状态,所以大脑会在一年半到三年后让这些化学成分自然代谢,随着多巴胺的减少消失,激情随之变为平静。”

姜芮书看着他,突然感觉get到了某个真相:“这是你单身的原因?”

“不。”秦聿看着她,“我想说,你心理学白学了。”

姜芮书:“……”

她现在是真的get到他单身的原因了,就这张嘴,十世盛世颜值浓缩于今生都无济于事。

两人都没再说话,回到凯旋公馆,秦聿直接把车开到姜家门外。

“多谢顺风车。”姜芮书解开安全带,转身下车。

“多谢请客。”秦聿说了句。

姜芮书回头,挑挑眉,“感谢赏脸?”

“不用谢。”秦律师矜持道。

姜芮书打量他,似乎心情不错……

秦聿做了个请的手势。

姜芮书笑了笑,转身往家里走。

耸立的大门徐徐打开,在夜里发出轻微的吱呀声,她一脚踏进去,大门跟着缓缓合上,隔绝了视线。

秦聿收回目光,启动车子,很快也消失在夜色中。

第二天,他直接叫了赵思雨一起去交警队,目前他对案子的了解只有钱清昊的口述和一张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上面表明钱清昊追尾全责,但是根据钱清昊的口述,对方是突然出现在他前方,如果钱清昊没有记错,造成事故的原因应当是对方强行变道。

而且突然出现这一点,或许对方还存在超速或者飙车的可能。

最能证明这一点的是钱清昊车上的行车记录仪。

但是秦聿跑了一趟交警队,得到的结果是,钱清昊车上的行车记录仪被损坏,而死者的车损毁严重,找不出一样完好的东西。

最终,根据事发地的痕迹推断,钱清昊追尾。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