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九十一章 二进宫

第二百九十一章 二进宫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8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九十一章 二进宫

陆斯安再见到秦聿是24小时以后。

他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头发凌乱,一脸菜色,嘴唇干得起皮,挺括的西装也变得皱巴巴,陆斯安心头一跳,“是不是刑讯逼供了?”

旁边的警察一听马上竖起了眉毛,“我说这位律师,没证据你可别乱说话!你看他身上哪里不是好好的?皮肤比我还光溜,一点都没破。”

陆斯安从来没见过秦聿这么狼狈的样子,心里很窝火,闻言直接怼警察:“那是你太糙,我可对你们一些同行的手段可清楚得很,不是只有身上带伤才叫刑讯逼供。”

警察磨牙,果然警察讨厌律师是有理由的。

陆斯安扶住秦聿,“感觉怎么样?”

秦聿摆摆手,有气无力道:“我想洗个澡。”

被关押审讯了24小时,没水刷牙洗脸洗澡,他感觉浑身难受,无异于遭受酷刑,故而脸色极为难看。

陆斯安:“……”

这个死洁癖!

把他送回凯旋公馆,秦聿让他自便,就冲进了浴室。

陆斯安饶有兴致地参观他的大别墅,听到脚步声,头也没回,啧啧夸道:“你这房子真不错,当初在S市定居的时候我也看过这里的房子,可惜太贵买不起,也买不到,还没开盘就被预定了,有钱人真特么多。”

秦聿裹着浴袍慢慢从楼梯走下来,“你还不回去?”

“用完就丢你还真冷酷无情。”陆斯安用谴责的目光看着他,“你知道我这次为了捞你出来费了多大的劲吗?”

“警方只有人证,没有关键物证,最多24小时必须放人。”秦聿没听他忽悠。

陆斯安悠闲地坐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摆了个大佬的姿势,“正常情况你能出来,可你进去本来就不大正常,下手狠点直接给你结案,人家也不用真得判刑,就迅速结案移交给检方,等检方决定不予起诉这一来一回就有你受的。要不是我求爷爷告奶奶,你现在说不定还蹲里面。”

秦聿嘴上说的轻松,只有人证能立案,不能结案,超时无正当理由就要把人放出来,但是在放出来之前,他经过了长达24小时的审问,虽然没有刑讯逼供,但是让他吃亏受苦不是没办法,这一进一出并不只是关了一天那么简单。

他自然知道自己接这个委托陆斯安有压力,也知道对方用这些还称得上克制的手段也是因为有大安做背景。

陆斯安继续道:“另外我还打听到不少消息,丁家原本只是想让你放弃委托,可惜你不识相,他们才想把你弄进去——你有没有什么违法乱纪的地方?有的话赶紧毁尸灭迹。丁家这次没得手,我估计肯定没完。”

秦聿自动忽略他的胡言乱语,轻轻一哂:“现在违法乱纪的可不是我。”

“那也没办法,所有人都知道是谁在弄你,可没证据啊,就算你拿到证据证明是丁家怂恿人在背后举报你,那又怎么能么样?人家也是有理有据的,只是这两次举报都没成功,举报是民众权利不是?”

秦聿自然知道这里面的歪歪绕绕,丁家的这些作为不致命也恶心人,三天两头被举报调查,无法正常工作,一般人该知难而退了,再者这样下去,谁也不知道他们后面会做出什么事来。

这时,门铃响了。

陆斯安稀奇地看着他,“你还有客人吧?”

倒不是说秦聿人缘差,虽然实际也没多好,但秦聿在京城还是有众多朋友的,不过S市这边老熟人比较少,他真不觉得秦聿这狗脾气能有几个人受得了。

秦聿没理他,起身开门。

过了一会儿,陆斯安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走进来,惊讶地张大了嘴:“姜法官?”

“诶,陆律师,你也在这里。”姜芮书第一次在秦聿家看到第三个人,不过想想也不意外,秦聿被抓这一天应该是陆斯安在活动。

“好久不见,你怎么……”他语意未尽,这两人不是宿敌吗?

姜芮书笑道:“我也住这里,刚下班,听说秦律师回来了就过来看看。”

“啊哈哈,那真是缘分,说起来你还是我和秦聿的小师妹,虽然你入学的时候我已经毕业,但以前回去看老师,可不只一次听他说起过你,说你青出于蓝,以后都要比过我们这些师兄呢。”

“老师谬赞。”姜芮书客气的笑了笑,将目光转向秦聿,“你还好吧?我听说是高又琳举报了你?”

秦聿淡淡嗯了声。

高又琳抄袭案是她承办的,最后一次庭审的时候证人发生很大的变动,林茵翻脸指证高又琳抄袭,郑炜缺席作证,张文奇被女朋友指证做伪证,期间高又琳的律师还当庭表示秦聿威逼利诱证人翻供,最终因为没有证据不了了之。

这些变故要说没有秦聿的手笔绝无可能,不过正常途径说服证人道出实情并不违法,加上有物证为佐,这个案子以高又琳败诉告终。

“那现在没事了吧?”姜芮书并不能肯定秦聿在抄袭案中究竟有没有不妥当的地方。

“高又琳找了张文奇和郑炜做人证,他们也只有人证。”

姜芮书点点头,只有人证的话不足以定案,除非高又琳能拿出其他物证,不然这个案子连移交到检察院都不够充分。

抄袭案过去那么久,高又琳突然举报,还将翻车的张文奇和郑炜这个叛徒拉出来当证人,这背后的始作俑者不言而喻,她实在有些担心,“你这段时间当心点。”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秦聿说。

这话说完没两天,他又被抓了。

这次被抓的原因是他……嫖娼。

“噗!”陆斯安又一次来捞人,哪怕是正被关在拘留所里,在看到秦聿的那一刻也忍不住很没同情心的笑出声来。

秦聿面如锅底。

陆斯安跟一起来的小警察说:“不是我说,就他这张脸和这身段还要嫖娼?只要往夜店一站,能当场凑个聚众淫/乱你信不信?”

小警察:“……”当着警察的面说聚众淫/乱,想吃牢饭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