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九十二章 到庭

第二百九十二章 到庭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4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九十二章 到庭

小警察瞅了眼秦聿那惊天动地的男神脸,再从头到尾将他打量了一遍,秦聿被抓的时候正在死者生前呆过的会所调查线索,所以他穿的是一套商务西装,衬得那肩、那腰、腰臀,还有那腿……虽然觉得陆斯安的话不符合和谐社会的精神,但忍不住默默认同,别说长了这么一张脸,就这么个身材,搭上他这么一套昂贵的西装,最多花个开房钱,说不定人家还乐意倒贴。

离开拘留所,陆斯安道:“你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三天两头进拘留所,别说你能撑得住,就是撑得住,案子也没法正常调查。”

秦聿眼底一片冰寒。

他做好了更坏的准备,为了安全起见,从知名安保公司请了个人高马大的保镖,退伍特种兵,能挡子弹那种,每天跟在他身边。

陆斯安吐槽他这个委托挣到的钱还不一定抵得上请这个保镖的钱,但秦聿头铁起来谁也拦不住,他在京城就跟各种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怼过,何况S市。

也不知是因为请了保镖,还是他没什么把柄可以拿捏,这之后变得风平浪静,一直到开庭。

开庭这天有点下小雨,秦聿开车顺路去接赵思雨,赵思雨接到他的电话在路边等了一会儿,便看到了那辆熟悉的宾利。

赵思雨小心翼翼把伞收进塑料袋,然后装进自己包里,生怕让雨水甩到车上,让他嫌弃。

“好了,出发吧。”赵思雨缓缓吐了口气,想到一会儿的庭审,心里充满了期待和紧张,不禁在脑子里演练庭审的情况,整个人跟上了弦一样,背脊崩得笔直。

秦聿淡淡瞥了眼整个人僵硬的小律师,轻轻一哂:“辩护的是我,你紧张什么?”

“这是我人生第一场刑辩!虽然我可能说不了几句话,但是——我的每一句话甚至一个措辞就可能关系到钱先生有罪还是无罪,直接影响到他的未来,我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来应对这场庭审!”

“你想太多。”

赵思雨不跟他争辩,他这种老油条不会理解小新人的忐忑紧张,他这么铁石心肠的人估计也不会在意胜诉败诉对委托人的影响。

开到一半路程的时候,雨越下越大,前面的路渐渐的有些看不清楚了,能见度越来越低。

突然,驾驶座上的保镖出声,“秦先生,后面有辆车不对劲。”

秦聿不由往后看,但什么都看不到,坐在副驾驶上的赵思雨倒是从后视镜看到了点端倪,“那辆车好快……”

她抬头看前面的红绿灯。

红灯的倒计时渐渐从十位数变成了个位数,但是她的心里泛起了强烈的不详预感。

一切都发生在刹那之间,保镖急转方向盘,车在马路上近乎来了一个漂移,黑色越野车擦着车尾疯狂冲上前方,而秦聿的车转了个弯,冲进了绿化带中。

秦聿被安全带勒得差点喘不过气,耳边同时响起赵思雨的尖叫。

听觉远离了片刻,过了一会儿他缓过神来,轻轻地咳了一声,耳边的警报声吵得人头痛,他揉了揉额角,抬头看向前面的驾驶座和副驾驶。

赵思雨吓得整个人都愣住了,眼瞳放大,双眼没有焦距的看着前方。

秦聿看他们都没什么事,拿出电话报了个警。

赵思雨听到他的说话声,慢慢的回过神来,回想刚才惊魂一刻,她只觉得心跳过快,竟然没觉得多害怕,随后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胳膊腿,万幸都还齐全,就是脚腕一阵钻心的疼,估计是扭到了。

这时有热心人停下车来查看他们的情况,秦聿降下车窗,表示自己没事,让人帮忙去看肇事车辆。

“刚才那辆车是故意撞我们的?”赵思雨回想刚才的情形,觉得有点不对劲。

“应该是。”秦聿心里已经有了底。

“那,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赵思雨看着车冲进绿化大的车头,又看了看外面哗啦啦的大雨,心想着这估计一时半会儿开不了了。

秦聿抬手看了看时间,解开了安全带,赵思雨以为秦聿是下车去查看情况,下一刻却听到他说,“我现在去法院,你留在这里处理事故。”

“啊,我在这里啊?”赵思雨一时不知所措。

“不然?”

“可是……”

“没有可是。”他把保镖留在这里陪赵思雨,用打车软件约车,但是这个点正值高峰,他们所处的位置稍微有点偏,下单要排很久的队。

秦聿等了十分钟没人接单,查了下地图,这里距离法院不远,干脆取消了订单,撑着雨伞奔向法院。

八点五十八分,B区法院,第六审判庭。

公诉人就位,旁听人员入座,书记员宣读法庭纪律。

钱父钱母坐在旁听席里,眼见开庭时间就要到了,秦聿还没有见人影,钱父出去打了几个电话也没打通,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

而另一边,丁家来了不少人,死者丁志泽的父母俱到,看着空荡的辩护人席位,丁父眸光微冷。

九点整,审判长和审判员准时入庭。

“被告人的辩护律师呢?”审判长扫了眼无人的辩护人座位,问道。

“还没……”

“抱歉。”

书记员刚想说人还没到,就听到外面传来一个珠玉相击的悦耳男音,下一秒就见一个修长挺拔的人影出现在门口,“非常抱歉审判长,我路上发生车祸,耽误了一点时间,我应该还不算迟到吧?”

他轻轻喘着气,头发带着水珠,顺着发尖低落在脸上,一手提着一把湿漉漉的雨伞,一手挂着湿了大半的西装外套,身上的律师袍倒是没有被打湿。

一看就是下雨天跑来的。

审判长闻言心里对他踩点到庭的不悦淡了一点,“车祸?”

“是的,审判长。”秦聿走到辩护人的位置,“八点三十分左右,我的车在春明路被一辆黑色越野车撞击冲进绿化带,幸好无人伤亡,与我一同前来的实习律师留下处理事故,由于正值高峰期打不到出租车,我只能步行前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