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九十五章 死得不冤

第二百九十五章 死得不冤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36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九十五章 死得不冤

随着法槌落下,人群逐渐散去。

钱清昊还在取保候审,可以自由行动,这会儿走出被告人的位置,跟钱父钱母汇合。

钱父钱母振奋不已,自从儿子出事,他们就没睡过一个好觉,开庭前他们准备好了打持久战,甚至做好了败诉再上诉的准备,没想到第一次开庭秦聿就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虽然还没有宣判,但是胜诉的希望非常大。

他们知道秦聿为了这个案子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也付出了很多努力,对秦聿感激不已,钱母眼眶微红地说道:“谢谢你,秦律师,辛苦你了……”

秦聿淡淡道:“不必这样,审判结果还没出来。”

钱母平复了一下心情,轻轻摇了摇头,“你愿意接我们的委托就已经很不容易。”

钱清昊走过来,“我母亲说得不错,不管结果怎么样,这次都要感谢你。”

钱父钱母点点头,他们之前只知道秦聿承受了压力,不知道他遭遇了这么多危险的事,今天竟然还被撞了,幸好人没事,暗暗决定等案子结束,委托费要再加一点。

秦聿收拾好东西要走,钱清昊道:“你的车……一会儿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我还有点事,先走一步,钱先生有事再给我电话。”秦聿拎着包,向钱家三口微微颔首示意,大步走出法庭。

走到电梯的时候,碰到了丁家人。

若说钱家人欢欣鼓舞,丁家人则完全与钱家人截然相反,明眼人都知道审判长没有当场宣判只是需要回去再确认证据,斟酌最后的结果,没意外就是钱清昊胜诉。

丁父目光阴冷地看着秦聿,“秦律师好手段!空口无凭就能给杀人犯脱罪!不愧是京城来的大律师!”

秦聿现在在S市名气很大,接了钱清昊的案子后,丁家便知道了他的底细,说是京城来的,实际是说他是在京城得罪了人,没法待下去只能跑到S市来混,也是暗示秦聿,他这样的罪人,以后在S市也混不下去。

秦聿看着一口一个杀人犯的丁家人,“你们是不是觉得自己儿子死得很冤?”

“这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我们含辛茹苦把他养这么大,从来没得罪过谁!说没就没了,我和他妈妈想给他讨个公道,追究凶手的责任都让秦律师你颠倒是非黑白,我们还不能有点怨气?”丁父没有明着说,但是意思很明显,恨不得让罪魁祸首偿命。

丁母没有丁父那么含蓄,直接坡口怒骂:“你这个助纣为虐的黑心律师!我儿子一条命就这么没了!你还有没有良知?!”

“你们含辛茹苦养大的孩子,十五岁就搞大了女同学的肚子,在学校拉小团体暴力其他同学,十八岁飙车酗酒包养样样俱全,上大学后玩弄女同学感情,下药拍裸照逼人退学,毕业后更是吃喝嫖赌样样精通,经常参加交换伴侣派对和交还钥匙派对,事发前晚他还跟友人开了一个sex party。”

“这不可能!”丁母失声尖叫,眼睛充血仇恨地看着他:“志泽已经死得那么惨,你还这么污蔑他!你还是人吗!”

“可惜没有证据,也没有委托人,不然令郎早点接受国家改造应该不会发生车祸。”秦聿的话说得惋惜,但话里的意思一点也不委婉。

“你还想让我们家志泽坐牢?!!”丁母听他冷嘲热讽当即失控,上前要抓秦聿,但是被后面的丁家人拽住。

丁父亦是怒目而视,心里却忍不住想到了妻弟身上,他和妻子平时工作忙,没时间管教孩子,很多时候是妻弟帮忙处理孩子的事情,可他们从来没听说过这些事情。

但是,秦聿的做法仍然让他有所迁怒。

“秦律师不要太自满,月满则亏。”丁父语意中满是警告和威胁。

秦聿微微颔首:“感谢手下留情。”

丁父瞳仁微微一缩,冷哼了声,转身走进电梯。

一周后,判决结果出来了——

经合议庭评议,本案事实不清楚,不足以证明被告人构成交通肇事罪。

判决书送达的时候,钱清昊又住进了医院,这次车祸一波三折,没能好好养伤,三天两头生病,不过无罪的结果让他很开心,脸色变好了很多。

获知结果的时候,姜芮书正在医院探望钱清昊,听到这个消息很为他感到开心,“恭喜你!Simon。”

“谢谢你,芮书。”钱清昊目光含笑看着她,“这一次也多亏了你,否则我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办。”

“是啊,多亏芮书,要不是你,清昊也没法请到秦律师打这场官司获得清白,听秦昊说你喜欢吃东北菜,我们家的阿姨就是东北人,最是擅长做东北菜,改天请你到家里做客,你可不要推辞。”经过这段时间,钱父钱母都知道儿子在追求这个女孩子,年轻有为的女法官,模样性格家教都很好,待人真诚懂礼貌,为人处事也讲究,他们特别满意。

对上钱父钱母盈盈的笑意,姜芮书淡然笑了笑,“Simon是我朋友,帮忙是应该的,更何况他是为了送我回家才发生了意外,如果不帮点忙,我心里会过意不去,我也只是帮忙联系了一下秦律师,官司能赢主要还是靠他,”

“秦律师我们也会好好感谢,每一个帮助过我们的人我们都不会忘记。”

姜芮书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儿,钱父钱母借口还有事情先离开了医院,将空间让给了两个年轻人。

病房里只剩下两人,外面隐约传来人声,反而衬得病房里面越发安静。

姜芮书不大适应这样的环境,正想说点什么,这时,钱清昊向她出伸出了手,“芮书,过来。”

姜芮书走到病床前,“要喝水吗?”

钱清昊摇了摇头。

姜芮书又问:“还是哪里不舒服?”

他又摇头,轻声说:“我只是心里很开心,想看看你。”

他说话时眼里闪着星光,又像含着水光,似乎能倒影出她的影子,看得出来,他真的非常开心。

姜芮书感觉到了他态度的变化,他看她的眼神越发明亮,也越发专注,似乎经过了这件事情,他更加认定了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