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九十六章 差一点点

第二百九十六章 差一点点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250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九十六章 差一点点

“是芮书啊!你不是去看钱先生了吗?我还以为你要到很晚才回来。”

听到车库里传来动静,过了一会儿,范阿姨就在客厅看到了姜芮书的人影,见她低垂着眉目,默默地走进来,似乎情绪不高。

想到她是去医院看钱清昊,不由得问了一句。“是不是钱先生恢复的不大好?”

姜芮书将风衣脱下,一边说道:“没有挺好的,就是留院观察一天,明天就能出院。”

哦,不是钱先生不好啊。范阿姨又想起这段日子钱清昊惹了个官司,估摸着就是最近这些天宣判,便又问道:“是不是钱先生那个案子宣判了?”

“嗯。”姜芮书应了一声,说道:“判了无罪,总算可以放下心来了。”

“谢天谢地,可真不容易。”

姜芮书点头,“挺不不容易,这个案子的受害者在我们是很有背景,最开始都没有律师敢接这个案子。”

“那是谁接了这个案子?”

“秦聿接的。”

“秦先生啊……”范阿姨心里忍不住嘀咕,这情敌帮情敌辩护,不知道秦先生是怎么想的?那岂不是传说中的修罗场?哎!秦先生可真不容易。

范阿姨又问道:“你现在跟钱先生怎么样了?”

姜芮书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伸了个懒腰,“就那样呗。”

“什么叫就那样?”范阿姨对这个回答非常不满意。“那你到底喜不喜欢钱先生呀?”

姜芮书靠着沙发,这时,姜大橘看到铲屎官回来了,扭着肥软的身躯,屁颠颠从楼梯上跑下来,凑到姜芮书脚下,围着她例行闻了闻,确定她身上没有外猫的味道,嗲嗲的喵了一声,跳上沙发,拱起背来,用脑袋蹭了蹭铲屎官。

姜芮书心领神会地摸了摸它的背,然后伸出手,从耳朵开始给他顺毛挠,一直撸到尾巴,姜大橘跟被抽了骨头一样,一下子瘫软在沙发上,舒服的打起呼噜。

做完这些,她才给出了回答:“我觉得好像还差一点点。”

范阿姨呵呵笑了一声,“那就是你还没喜欢他,或者你还不够喜欢他。”

“唔,我本来还没有考虑这个问题,觉得还没到时候,原是想着两人慢慢接触,如果合适的话再下一步,现在他比我先进了状态,可我现在……还没办法给他回答,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像他一样。我在想,这样下去会不会耽误他。”姜芮书微微叹了口气,这件事情让她有一点点苦恼。

范阿姨嗨了声,“这种事情又不是种地,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地还可能欠收呢!或许你比较慢热,后面会很喜欢他,但也或许不管过了多久,你也不会像他喜欢你这样喜欢他,也或许你对谁都这样,这个没法保证的。”

“哎,那我岂不是注孤生?”姜芮书哭笑不得。

范阿姨笑得风轻云淡,“那要看你甘不甘心,能遇到一个真心喜欢的人应该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但是这种事可遇不可求。”

姜芮书垫着下巴,等着范阿姨说下去。

范阿姨摆出了要讲大道理的姿态,“有些人一辈子会遇到很多自己喜欢的人,他们很容易就找到自己喜欢的人,可这样也不好,因为喜欢的人遇到一个就够了,多了就容易有矛盾、和遗憾。但是有些人一辈子都遇不到一个真心喜欢的人,又或者跟谁都还差一点。”

姜芮书指了指自己。

范阿姨斜了她一眼,“你初恋都没有,人生一半都没到,哪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姜芮书瘪了瘪嘴,没初恋就没人权吗?

范阿姨继续道:“像我们那一辈对感情没那么多讲究,虽然也有自由恋爱,但是大部分谈不上什么爱情不爱情,就这么吵吵闹闹,平平淡淡过一辈子。我这辈子就没遇到过一个像书里说的那种魂牵梦绕的人,年轻的时候结过一次婚,也就是觉得要找个伴,觉得对方各方面合适就在一起了,可惜他比我先走了,没能一起到老。”

姜芮书坐直了身体,她还是第一次听范阿姨说起她过去的事。

范阿姨见状摆了摆手,“我当时也很难过,但是过了那阵子,日子就开始恢复平静,别人都觉得我年纪轻轻没了丈夫肯定日子肯定很难过,其实我真没觉得难过,至少没觉得天塌下来了。后来我觉得老家的人老想着给我介绍对象很烦,就自己跑出来闯荡,这么多年过去也不是没遇到过合适的人,但是处起来跟我前面那位也没多大区别,然后我就明白我这辈子可能遇不到那什么刻骨铭心的人。对我来说,一个人有一个人的过法,两个人有两个人的过法,只是过法不一样而已,我就是这么个感情淡薄的人,一点也不需要什么刻骨铭心的爱恋。”

姜芮书以前只知道范阿姨孤身一人,家里没什么人,是个苦命人,没想到她是这么的豁达,或许在自己看来的苦难只是自以为是的感慨和自我感动的同情心,在别人看来只是一段有些坎坷的经历而已。

其实范阿姨出身很不错,以前上过高中,在那个年代上过高中算是高学历了,范阿姨还就读过管家课程,有专业证书,放出去就是专业级别的管家。

姜芮书惆怅地长叹一声:“听您说的我都有点害怕,怕自己就是你说的那种对谁都差一点点的人,我对于感情还是挺有期待的,我觉得自己还能再抢救一下。”

范阿姨哈哈一笑,“我就是这么跟你一说,你啊!指不定成红颜祸水呢!”

“我?红颜祸水?”姜芮书指着自己,摇头,“不可能。”

范阿姨意味深长的看着她,“一切皆有可能。”

姜芮书扶额,范阿姨今天突然化身梗王,真让人有点不适应。

见她无语,范阿姨哈哈笑着摆了摆手,“我只是告诉你不要太有心理负担,我们家芮书这么优秀,谁想追我们家芮书都得下大力气,不够好的我们可不要。”

姜芮书忍不住笑,“再夸我就要飘了。”

“你重得跟吃了秤砣一样,想飘都飘不起来,上次你喝醉酒要不是秦先生扶着,我都挪不动你。”

姜芮书佯怒,“我这是肌肉含量高!身材好着呢!多少人想练成我这样还练不成呢!”

“以后真要是钱先生,那他可得好好练练臂力,不然都抱不起你。”

姜芮书有心争辩,但是想了想钱清昊现在清瘦的模样,以后要真是他,估计、可能、大概真的抱不起……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