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九十九章 麻爪

第二百九十九章 麻爪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44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九十九章 麻爪

“除非你们分居两年以上。”姜芮书说,“或者你有其他可以证明你们感情确实已经破裂,或者符合离婚条件的原因。”

“比如?”

“年先生。”姜芮书看着他。“你到底为什么执意要离婚?”

“我不是已经说的很清楚,感情不和。”

“但是你跟巴女士已经结婚25年,从你家人口中可以获知,在这之前你和巴女士家庭和睦,并没有大矛盾,巴女士也没有对不起你,是你单方面要离婚。”姜芮书说出了自己的推测,“变故发生在三个月前是吗?”

年勇学看着她不说话。

姜芮书继续猜测,“我很冒昧,你是否有了外遇?”四十多岁的男人正处在经济雄厚又还有精力的时期,姜芮书见过很多到了四五十的男人突然遇到“真爱”,不顾家有糟糠之妻一定要离婚跟真爱在一起。

“没有!”他一口否认,语气有点生气,“我不是那种人!姜法官不要乱猜了,我就是想离婚,觉得现在的日子过不下去。”

这话说出来也是渣男无疑了。

姜芮书没在意他的态度,继续问道:“为什么过不下去?这样的日子你不是好好的已经过了25年吗?”

“就因为过了25年,所以我才不想过下去。”

姜芮书敏锐的觉察了他话里的端倪,“这段婚姻中有你无法忍受的地方?”

“没有。”

“或者你遇到了什么事,不想拖累家人?”这种情况在离婚纠纷中也不罕见,比如破产或负债,有些人想通过离婚保存财产。

“姜法官不要乱猜了。”年永学起身要走,“这个婚我是一定要离,这样调解不成,那就直接上法庭吧。”

姜芮书跟着站起来看着他的背影,“年先生,我真心想帮助你,如果你有什么想告诉我的,随时可以跟我联系。”

年勇学头也没回地挥了挥手,转身进了电梯。

姜芮书现在真的一头雾水,对这个离婚纠纷有点头疼,好端端的想离婚,还自愿净身出户,如果年勇学和巴玲玉之间真的没有存在什么问题,她觉得年家人的猜测还挺能解释年勇学的变化,否则怎么日子过得好好的怎么会无缘无故要离婚……

无缘无故?

姜芮书忍不住沉思,无缘无故就不会离婚吗?

年勇学说因为过了25年所以才不想过下去,虽然挺扯淡的,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真让人头疼。

下午,姜芮书接到了巴玲玉的电话,“姜法官,冒昧打电话过来,你现在方不方便接听电话?”

姜芮书原本也准备找个时间给年家人打电话了解情况,没想到巴玲玉先打了电话过来,当即道:“方便,我本来也想打电话给你询问些情况。”

“姜法官你想问什么?”

“你应该不同意离婚?”

“老夫老妻了,日子过得好好的,为什么要离婚?”巴玲玉在电话那头的声音有点苦涩,“如果你是想问我老年为什么要离婚,其实我打电话给你也是想问问你知不知道,那天他突然回家跟我提离婚,我还以为他开玩笑,到现在也没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只是一直说不想过了。”

“在他提出离婚前,他有没有什么变化?或者发生了什么事情?”

巴玲玉道:“我没有印象,我们平时也就偶尔会吵吵嘴,但都是小事情,最生气的时候也就冷战,过了几天自然和好,二十几年都这样过来的,最厉害的就是有一天他突然跟我提离婚,我不同意,我们吵了起来,还摔了东西,他态度特别坚决,当晚就住到了单位宿舍,现在都还没回来过。”

这也太突然了。姜芮书沉吟了片刻,又问:“年先生的经济状况还正常吧?”

“确定他真心想离婚,我们就想过很多可能,怀疑他是不是被人欠了巨债,或者得罪了什么了不得的人,甚至还怀疑过他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巴玲玉缓缓说道,“我们查过了都没有,问他他就一句说不想过了,几次去单位找他回来也不愿意,我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

“你们家是谁管钱?”

“是我。”巴玲玉道,“我每个月给他的零花钱,他平时不爱乱花钱,每个月还能剩一点。”

妻子管钱是很多中国家庭的传统,这也没什么问题。

“你和年先生是怎么认识并结婚的?”

“相亲,当时觉得彼此条件不错,年纪到了,处了几个月对象就领了证。”

这是典型的中国式结婚方式之一,中规中矩,但也没多大问题。

“你觉得年先生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平时话不多,没什么脾气,说话的时候都不会很大声,不爱惹事也不爱跟人计较,甚至有时候有点胆小,但为人老实没什么花花肠子,当年我也是看上了他这一点。”

听着他的描述,姜芮书感觉她根本就不是在说年先生,她看到的年勇学冷漠桀骜自我,简直就是两个人,如果这真的是年勇学,简直可以用基因突变来形容。

姜芮书忍不住又想起了年勇学说感情不和,从巴玲玉的话中来看,夫妻俩日子过得平平淡淡,没什么刻骨铭心的感情,难道年勇学是过了二十几年突然觉醒了?

姜芮书觉得麻爪。

看来还是得从年勇学那里入手。

于是她给年勇学打了个电话,约他第二天到法院谈谈,但是年勇学拒绝了,表示自己就一个念头:离婚。如果没有好消息就等着开庭吧。

姜芮书还没想好怎么再进行一次沟通,就接到巴玲玉的电话,说年勇学辞职了。

年老爷子被气得住进医院,年勇学在单位工作了二十几年,虽然只是个小领导,但是他工龄高,每个月工资不少,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他的屁股下的位子,本来闹离婚就对他影响不好,现在竟然直接辞职,搬出了单位宿舍,现在谁也不知道他住哪里,他还美名曰不想被打扰。

姜芮书再见到他的时候,他还是那副油盐不进的模样,浑身散发着桀骜不驯的气息,让姜芮书不由有点怀疑他迟到的叛逆期到了。

或者,真的被魂穿了。

又或者,人格分裂出了一个叛逆少年。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