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零三章 硝烟弥漫

第三百零三章 硝烟弥漫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233  |  更新时间:

第三百零三章 硝烟弥漫

“赵先生的妻子怎么也来了?”赵思雨看着赵嘉轩身边略有些强势的女子,不由悄悄嘀咕了一句。

陶霖端着托盘,听到她的嘀咕,说道:“会会那个破坏她家庭的妖精,顺便防着她男人心软。”

“心软?可我看赵先生是很不想认那个孩子,不会心软吧?”

这时乔律师路过,插了句话:“这你就不懂男人了,男人这玩意儿,嘴和心和身体是分开的,嘴上说的那么一回事,临到头了心里可不一定那么想。”

陶霖听到是她的声音更是一个哆嗦想跑,脚还没迈开,衣领就被人揪住,“陶助理这是想去哪儿?我怎么觉得你最近老是躲我呀?是我长得太丑吓到你了,还是你对我有意见呀?还是说,你做了亏心事不敢面对我啊?”

陶霖快哭出来,恨不得回去打死半年前的自己,撩拨谁不好非要撩拨单身女律师,撩拨单身女律师就算了,为什么要撩拨比自己年纪大的女律师?想当小狼狗那也得看看对方推不推得倒,若是碰上女金刚,别说小狼狗,连小奶狗都当不成,只能当个蛋,怂蛋的蛋QAQ

他脸上呵呵干笑,“乔律师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正准备给里面的客户送茶水。”

“刚回来啊,就碰到了你。”乔律师似笑非笑。

好在这时候,赵思雨的好奇心解救了他,单纯的小姑娘问道:“那身体?”

“男人的劣根性写到了基因里面,他们的身体会遵从本能做出一些选择,完全跟思想无关,比如播种啊,比如撩骚啊……”

陶霖总觉得她话里有话,但是不敢吱声。

就在这时,有人从外面走进来,熟门熟路地朝他们这边走来,年轻女子裹着一件嫩黄的毛呢大衣,肤白脸嫩,看着才20出头,女孩儿旁边是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三人一瞧,哟,老熟人!这不是金城的李律师吗?

赵思雨挥手打招呼,“李律师。”

李逸寒对大安这边也很熟悉了,听到有人喊自己循声看过来,示意一同来的女子往这边走,一边打招呼,“小赵律师,陶助理,这位是乔律师吧。”

“你怎么过来了?”赵思雨看着他身边的女子,心里忽然有了猜测,“这位是?”

“这位就是姚女士吧?”陶霖先点破了对方的身份。

李逸寒点了点头,“你们秦律师呢?”

“那边的小会议室,另一方当事人也在。”赵思雨说着不由的打量姚千语。

说实话她不是很能理解姚千语为什么要瞒着前男友生下孩子?她要是仅仅是想要个孩子自己养,那倒可以理解,赵嘉轩就跟个捐精的差不多,但现在她又带孩子回来找赵嘉轩,难道她以为一个孩子能挽留男人的心?还是真像赵嘉轩说的那样为了报复他?

赵思雨道:“那太巧了,这一次是秦律师接的委托。”

李逸寒道:“我知道。”

“知道你为什么还接?”

“为什么不能接?”

这时,陶霖一边掰手指,一边数着:“一次,两次,三次,四次……”

赵思雨好奇:“陶助理你在数什么?”

陶霖哦了一声,“你问李律师。”

赵思雨看着李逸寒,眼神询问。

李逸寒面如锅底。

他不知道!

他一点都不想知道!

陶霖看着李逸寒,咧嘴一笑,“我一看就知道李律师懂,李律师跟我真是心有灵犀啊!”

心有灵犀个屁!

这王八蛋刚才在数他输给秦聿的次数。

秦聿这人讨厌,他的助理果然也讨厌!

“李律师,你们很熟?”姚千语想起他们刚才熟稔的态度,不有问道。

李逸寒知道她心里有些疑虑,解释道:“我跟他们律所的人打过官司,有时候他们代理另一方当事人,有时候我会跟他们一块为同一方当事人代理,比如同一个案子里有多个被告,被告在不同的律所请了不同的律师,S市的大所就这几个,在一个案子里碰到很正常。”

在前面领路的赵思雨附和道:“是这样的,姚女士你不必担心,我们是有职业操守的。”

姚千语又问李逸寒:“那你跟他们打官司赢的多吗?”

李逸寒心梗了一下,含糊道:“还行,经常各有胜负。”如果不遇到某个人的话。

这句话他在心里没说出来,他接了姚芊羽的委托之后,才知道另一方当事人的代理律师是秦聿,若是早知道……他还是会接这个委托。因为对于律师而言,输赢是常有之事,虽然他还没有赢过秦聿,但是目前为止也没有别人赢过他,而他相信,总有一天自己会赢的!

赵思雨很礼貌地没有戳穿李逸寒,不过他说这话也没错,除了秦聿,李逸寒是赢过所里其他律师。

会面安排在小会议室,赵思雨敲了敲门,随后轻轻推开,身后的李逸寒第一眼便看到了坐在里面的秦聿,他的右侧是一男一女,李逸寒瞬间知道了他们的身份。

而与此同时,里面的人也看到了他们。

姚千语第一眼看到的是赵嘉轩,但是很快,她就感觉赵嘉轩旁边有一道强烈的目光在注视自己。

她的目光微微移过去,便对上了一双冷然的眼睛,这双眼睛里有探究、审视、洞察和鄙夷。

意识到对方是谁,姚千语心里猛地一阵刺痛。

她是赵嘉轩的妻子。

而许如一也终于见到了丈夫的前女友,那个私生子的母亲,呵,小白花一朵。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接,没有硝烟,却谁也不甘示弱。

“你就是我初恋趁我不在时谈的女朋友?”姚千语先开了口。

许如一闻言嘴角扯起一抹嘲讽的弧度,“你就是跟我老公分手后偷偷生孩子求复合的前任?”

话音落下,两人同时眯起了眼睛打量对方,硝烟味儿无声弥漫。

赵嘉轩在旁边冷汗直冒。

赵思雨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位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姚女士说起话来一点都不柔弱啊!!看着文文静静的许女士说起话来也一点都不温油啊!

一场大戏。

赵思雨脑海里浮现出的四个字。

这时,姚千语又说道,“不管怎么样,我都是阿轩这辈子第一个孩子的妈妈。”

第一个孩子!

多么特殊的地位!

挑衅!妥妥的挑衅!

还没等其他人说什么,就听许如一冷冷开口:“这孩子也是可怜,一生下来就注定是个没有爸爸的私生子,俗称野种。”

众人倒吸冷气。

这也太狠了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