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零四章 最后的让步

第三百零四章 最后的让步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229  |  更新时间:

第三百零四章 最后的让步

“你!”姚千语恼怒,将目光转向赵嘉轩,“阿轩,有人这样侮辱你的孩子,你不管管?”

被点名的赵嘉轩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满脸通红。也不知是羞愧还是生气。亦或者两者都有。

他心说,管?怎么管?

还没等他开口,许如一就堵住了他的话,“什么孩子?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孩子这随便说是我老公的,真是可笑!我肚子里的才是我老公的亲生孩子。”

姚千语听到她的话猛然睁大了眼睛,目光下移,瞪着她的肚子。

她也有了孩子……

许如一温柔地摸着摸自己的肚子,脸上轻蔑的冷冷一笑,“我们的孩子是可不像有些可怜的娃儿,除了妈妈什么亲人都没有,不过这也正常,毕竟我家宝宝是婚生子,他未来会在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所有亲人的期待中降生。”

姚千语冷声道:“哦!那真是个幸福的小家伙,除了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他一出生就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真是很多人都比不上呢!”

许如一的表情马上凝固,看着赵嘉轩,目光冷得能戳死人,“我只知道我孩子有同祖父同祖母的堂哥堂姐,同父异母的哥哥是个什么玩意儿?你纳妾了?”

赵嘉轩差点没喷出来,神他妈的纳妾!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纳妾?

他以前怎么不知道老婆嘴这么厉害?

但是他不敢说话,悄悄地往后挪了挪,想把自己缩成一团,把存在感降到最低。

在场的三个律师也是忍不住嘴角直抽,这位正宫也太虎了……

许如一的一句纳妾,让姚千语脸色差点绷不住,“你们领证了?”

“是啊,毕竟持证上岗才名正言顺。”

姚千语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们变成了合法夫妻,许如一从许女士变成了赵太太。

那本来是她的……

忍着心痛,她把情绪收拾好,凉凉道:“真是恭喜你们新婚,不过我原以为婚礼之前你们就已经领了证,没想到是婚礼之后才领的,当天许女士扔掉戒指离开,我还以为你准备悔婚,没想到才过几天,你就匆匆忙忙的跟阿轩领了证,是不是在担心什么?”

说起婚礼那天的情形,的脸色顿时变得很不好看,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婚礼,没有意外也将是唯一一次,为了这个婚礼,她费了无数心思,婚礼当中很多细节都是她设计的,就是为了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可是这一切都被姚千语给毁了,图留下一个笑话,以后无论过去多久,当她想起这个婚礼,想到的永远不会是幸福,而是难堪。

赵嘉轩见她脸色不对,连忙安抚道:“老婆,过段时间我们再举行一次盛大的婚礼,我保证会上一次更好!以后我们每一年都可以举行一次婚礼!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许如一闻言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而相对的姚千语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眼底深处流露出一丝悲伤,原本这样的婚礼应该属于她和赵嘉轩的,可是现在去属于另一个女人。

许如一瞥见姚千语眼中复杂的情绪,悠悠感叹:“这男人我本来是不想要了的,可惜甩不掉,一个劲儿的缠着我,说是财产全都给我和孩子,没办法只好把证给领了,也好名正言顺的管他。”

说到财产问题,就不可避免谈到儿女继承问题,非婚生子与婚生子具有同等的继承权。也就是说,在没有特定约定的情况下,赵嘉轩以后的财产要分一份给姚千语生的这个孩子。但是现在,赵嘉轩将所有财产都给了许如一,那以后姚千语的那个孩子将什么都继承不到。

姚千语对赵嘉轩的财产并没有什么企图,但是,赵嘉轩其他孩子有的东西,自己的孩子没有却让她感到不甘和痛苦。

她定定的看着赵嘉轩,眼中涌动的情绪让赵嘉轩有点无法面对,他知道那个孩子无辜,但除了无辜又能怎样?现在的他有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他们也是无辜的,他不想辜负他们,只能辜负那个孩子。

所以他移开了目光,假装没有看到姚千语眼中的悲伤和祈求。

眼见气氛越来越僵,李逸寒终于插上了话。“二位就是赵先生和赵太太吧,我是金城律所的李逸寒,也是姚千语女士的代理律师。”

秦聿做了个请的手势。

两拨人对立而坐,李逸寒的对面就是秦聿,而姚千语的对面是赵嘉轩。姚千语一座下来就直勾勾盯着赵嘉轩,盯得赵嘉轩浑身不自在。

许如一的看着赵嘉轩,有点恼火,“姚女士是不是觉得我老公很帅?”

姚千语淡淡的笑了笑,“当然,毕竟我还未成年就跟他在一起,他身上的每一点好我都很清楚。”

许如一的脸色马上一拉,呵呵怼赵嘉轩,“挺能耐啊!未成年就搞上了,原来你破处破得那么早啊!”

谁都能听得出她在指桑骂槐,但赵嘉轩很想说未成年的时候就是纯纯的谈恋爱,最多牵个小手亲个小嘴,但他觉得真解释了,还是得惹老婆生气,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见这两人又要吵起来,秦聿先开了口,“姚女士起诉赵先生,要求赵先生履行抚养义务,关于这一点,赵先生并无异议,抚养费的金额按照法定的额度给予。不知姚女士还有什么其他要求,如果没有的话,我方希望能达成庭外和解。”

李逸寒道:“姚女士要求赵先生承认与孩子的父子关系,告知身边亲友,另外要求赵先生定期探望孩子,参与到孩子的成长当中。”

“还需要告知吗?婚礼那天谁不知道啊?”赵嘉轩冷冷道,他知道姚千语的意图,这意思放在古代就相当于让私生子认祖归宗,她无非就是想让自己承认这个孩子是他正儿八经的儿子,但他不会答应的。

“姚女士所希望的告知是你亲口承认孩子与你的父子关系,而不是现在传言中的父子关系。”

“这不可能!我不会答应!”赵嘉轩看着姚千语,“我说过会给抚养费,这是我最后的让步。”

李逸寒看向秦聿,这怎么谈?

秦聿说道:“姚女士上法庭想要证明孩子跟赵先生的关系,首先需要做司法亲子鉴定,鉴定结果确认孩子确实是赵先生的亲生子,法官也不过是判决赵先生给予抚养费,并不能要求赵先生探望孩子和参与孩子的成长。”他看着姚千语,“最终不过是白费力。”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