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零五章 舍身成仁

第三百零五章 舍身成仁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67  |  更新时间:

第三百零五章 舍身成仁

姚千语脸色紧绷,目光沉沉的看着赵嘉轩。“阿轩,你真打算就这样对自己的亲生孩子?”

“我跟他的关系就是,造他的那颗精子是我的,除此之外别无关系。”赵家轩说的很绝情。

“你这样还不如一个捐精的。”许如一讽刺自己老公,实际也是讽刺姚千语偷了她老公的精子。

赵嘉轩也很恼火,“我怎么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儿?”

“这不是知不知道的问题,你管好自己下半身就不会有这种问题。”

赵嘉萱自己也烦的要死,他哪里能知道姚千语竟然这么胆大,瞒着他怀孕还瞒着生孩子,这根本就不是正常人的逻辑思维。

他想要发作,但是看到妻子难看的脸色又忍住了,一脸烦躁撇开脸。

姚千语说:“我只想让孩子爸爸承认他,其他的别无所求。”

“别无所求?”许如一呵呵冷笑,“难道你不要抚养费?”

“阿轩是孩子的爸爸。”

言下之意作为爸爸应该给孩子的,赵嘉轩都要给。

“说来说去,你不就是想让赵家承认这个孩子?承认了孩子,赵家的东西就有他的一份,算盘打的可真精明,生个孩子就能致富。人家碰瓷不小心会受个伤,进公安局,你倒好,生生造了一条人命出来,真是碰瓷界的顶峰!”

姚千语不理会她的讽刺,只看着赵嘉轩,“阿轩,离开我之后你的口味怎么变得这么差,新找的女朋友像个泼妇,动不动指桑骂槐,言语粗鲁,你怎么能忍受?”

许如一马上反击道:“您是优雅高贵,可最后跟他结婚的是我,您这背着人偷偷怀孕生子的优雅高贵,我是学不来。”

姚千语不跟她吵,含情脉脉的看着赵嘉轩。“阿轩,你听他又骂我,你忘记你以前跟我说过,你要用一辈子来保护我,不让我受任何伤害,你还说过,不管我变成什么样,你都爱我,你的各种第一次都给了我,再也不会有别人比得上我。”

赵嘉轩额头青筋直跳,“够了!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

姚千语凉凉的笑了笑,“以前你跟我海誓山盟,说永久不变,现在你跟我说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不算数了,对你来说,说过的话是不是都会变质?”

赵嘉轩不想跟她说。

这时,李逸寒说道:“赵先生,无论如何,这个孩子是你的,你应该对她负责,大人的事情不应该牵扯到孩子身上。”

“所以赵先生愿意给予抚养费。”秦聿马上说。

“抚养只是作为父亲的责任之一,孩子的健康成长离不开父亲的陪伴。”

“姚女士想将孩子的抚养权交给赵先生?”

“不,孩子由姚女士抚养。”

“法律没有这样的规定。”

“法律是法律,人是人,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更何况是亲生子?”

秦聿一笑,“所以你接这个委托是因为同情这位姚女士?”

“我们在谈论孩子的抚养问题。”李逸寒一本正经道,表示请他不要谈无关话题。

“这样谈下去没有任何意义。”秦聿看向姚千语,“赵先生在不知情且是在他即将拥有自己的家庭和孩子情况下突然有了一个孩子,这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我很同情这个孩子,他不是在父母的期待中降生,他的降生破坏了另外一个家庭的幸福,他很无辜,但是他的母亲让他成为了这样的存在,给付抚养费是赵先生和高女士愿意做出的最大的让步。希望姚女士好好考虑,你所期待的那些东西无论从道德还是法律上都无法得到,再继续下去,你所能得到的,也不过是一笔抚养费。”

说完,秦聿看上李逸寒,表示谈话到此为止。

许如一也觉得没什么好谈的,大不了上法庭,多费点事儿最终也就是给一笔抚养费,法官总不能判赵家轩把那个孩子给领进门。

坐了这么久,她的腰也有点疼了。便拍了拍赵嘉轩,示意他回家。

姚千语的目光随着赵嘉轩而移动,然而赵嘉轩并不看她,扶着许如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李逸寒将这一幕看在眼里,觉得有点心酸,他大概知道点姚千语和赵嘉轩的过去,两人在一起十年,多次分合。虽然姚千语瞒着赵嘉轩将孩子生下来的确不对,但十年的感情纠葛以这样结局实在让人唏嘘,而最为无辜的就是孩子了,孩子不仅没有爸爸,还被爸爸所憎恶,这一切……

李逸寒将目光投向秦聿,秦聿敏锐抬头,对上他的目光,似乎在谴责,不由挑了挑眉,“李律师怎么不走?”

“秦律师不觉得孩子没有爸爸很可怜吗?”

“李律师这么同情没有爸爸的孩子,不如舍身成仁,亲自上阵?”

李逸寒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哇靠!这厮太无耻了!

“你别胡说八道!舍身成仁是这么用的吗?”李逸寒怒目而视,随后跟姚千语解释,“姚女士,你别听他胡说八道,他这个人嘴巴出了名的毒,厚颜无耻还特别心黑。”

“李律师是不是忘了自己在哪儿?”秦聿提醒他,在别人的地盘说话小心点。

“怎么样,你还能把我怎么样?”李逸寒伸长脖子,一副有种你来打我呀的表情。

“不能把你怎么样。”秦聿轻描淡写,“反正你每次也是输。”

靠!

李逸寒差点没跳起来,赢他几次了不起啊?!

赵思雨在旁边偷笑。

李逸寒冷哼了声,“那走着瞧!以前赢可不代表以后都能赢!”

“祝你好运。”

李逸寒磨牙。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赵思雨忍不住问,“秦律师,你觉得姚女士会答应赵先生的要求吗?”

“不会。”他想也没想。

“为什么?就算上法庭赢了官司,姚女士也不过只能得到一笔抚养费。”虽然她也觉得孩子很无辜,也不能完全苟同赵嘉轩的做法,但就像秦聿说的那样白费力,法院没法判决赵嘉轩去不去看孩子。

“她不甘心。”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