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零六章 中二少年

第三百零六章 中二少年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6  |  更新时间:

第三百零六章 中二少年

离开大安,李逸寒让姚千语上车,说送她回家,孩子还小,离不开妈妈,姚千语已经出来许久,得尽快回家。

看着姚千语漠然的脸孔,李逸寒心里有些话,觉得还是有必要跟她说明白:“姚女士,其实对方律师提出的方案不算差,上了法庭也基本上就是这个结果。”

他嘴上各种不同意秦聿,但心里很清楚,秦聿提的那个方案并不过分,按照法定额度给予抚养费真没什么可说的了,至于赵嘉轩对待孩子是什么态度,那完全要看他自愿,强迫是强迫不来的。

姚千语扭头看他,“你想劝我接受对方的方案?”

“从高效的角度看,庭外和解对双方最有利,如果你对抚养费不满意可以再谈,我认为可以谈下来。”对方现在明显是想破财免灾,无所谓花点钱,除了法定抚养费,如果姚千语愿意息事宁人,赵嘉轩应该不介意再给一笔钱。

“那样我就真成许如一口中的那种人。”姚千语想起高行雨说的那些话,语气更冷,“我不会让她有机会嘲笑我!”

李逸寒叹气,想说这是最可能拿到的补偿。

在法律里,情感可以用金钱来补偿,因为法律管不了真心假意,钱就像一个将无法量化的东西变成可量化的货币,将个人的各种损失用货币来弥补。

李逸寒还想劝,可是看到她冰冷的脸色,把话咽了回去:“即使上法庭也只能要到抚养费?”

“我想的从来不是抚养费。”她眼中是坚定。

李逸寒轻轻叹了口气,“我知道了。”

-

C区法院。

姜芮书正在办公室里忙着,突然接到门卫的来电,说门口有个奇奇怪怪的人来找她,但是门卫怕他来法院搞事情,没让他进来。

姜芮书一问名字,竟是年勇学。

抬手一看,也差不多到了跟年勇学约定会面的时候,也不知年勇学能奇怪成什么样竟然让门卫拦人。

姜芮书给年勇学打电话,确定是他,才跟门卫说放人进来,没过多久,她就知道年勇学究竟有多奇怪了。

“这就是承办我离婚纠纷的法官,是不是很年轻?”年勇学拿这个手机一边说着一边走进来,看到了还拿手机照了照她,继续说:“别看姜法官年轻,人可负责了,不厌其烦跟我沟通了很多次……”

姜芮书先是被年勇学奇怪的模样给惊呆了。

他顶着一头绿毛,也不知这是什么爱好把自己头发染成这个颜色,身上也是穿得花花绿绿,脖子上还挂了骷髅链子,手指上怠慢了各种戒指,动起来身上叮叮铛铛的响,也难怪门卫不想让他进来,这模样一看就不像正经人。

难道真的人格分裂了,前阵子是叛逆少年,现在变成了中二少年?

等发现他在做直播,姜芮书顿时皱起了眉头,“直播关掉。”

“好咧。”年勇学从善如流,迅速关掉了直播,乖巧如小学生。

姜芮书:“……”

她一时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跟年勇学沟通。

揉了揉太阳穴,她示意年勇学坐下,问道:“你怎么突然这样的打扮?”

“哦,就最近突然喜欢上摇滚风格,以前没尝试过,尝尝新鲜。”也不知道是不是换了人设,年勇学看起来没以前那么冷漠,反而有几分活泼,他还做了个很拽的手势,“这是我偶像最喜欢做的手势,是不是很酷?”

一个浑身乡土非主流打扮的中老年大叔故作姿态,着实有点辣眼睛。

姜芮书……吐槽无力。

姜芮书捂住眼睛,从上到下抹了把脸,睁眼说瞎话:“挺酷的,你偶像是谁?”

年勇学说了一个名字,是个现在很火爆的摇滚歌手,上天两头上热搜。

姜芮书道:“他很叛逆,你怎么会喜欢这样的明星?”

“你不觉得他很牛逼,很有反抗精神?”

不觉得。姜芮书心说,接着问:“你现在还玩直播?”

年勇学点头,“毕竟我现在没有正经工作,要生活还要追星,样样都是钱,不能坐吃山空,直播不需要什么门槛,我就搞了直播。”

正经工作不是被你给辞掉了?姜芮书问:“收益怎么样?”

“还行吧,能支持基本生活。”

“现在的生活比以前怎么样?”

年勇学突然冷下来,一双眼睛迅速褪去笑意,刹那间让姜芮书觉得那个叛逆少年又回来了,但姜芮书没有退缩,直直地对上他的视线,等待他的回答。

过了一会儿,他垂下眼帘,微微叹了口气,“姜法官,我觉得我现在过得很好,如果你还是想问我为什么离婚,我还是那句话:感情不和,我不想跟她过下去了,就这么简单。”

“为此不惜抛弃自己的儿女和父母?”

“我没有抛弃他们,是他们不理解我,不想认我。”

“毕竟你的决定很难让人接受。”

“日子是我过的,不是他们过的,他们觉得好的,我并不觉得好。”年勇学目光灼灼看着她,“你也不希望有人操控你的生活是不是?”

“你认为他们在操控你的生活?”

“我只是比喻。”年勇学起身,“姜法官,我知道你很忙,为了跟我沟通特地抽出了很多时间,但是真的没必要,我已经下决心,不会为了谁改变,以后你就别花费时间再找我过来了,你可以多点时间工作,我也想多点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下次就法庭上见吧。”

说罢,他向姜芮书鞠了个躬,转身离开。

姜芮书陷入沉思。

她能感觉到,年勇学离婚的决心真的很坚决,连续几次找他沟通都没什么效果,像他这样的离婚纠纷,法院一审一般不会判离婚,尤其是他各方面都不符合离婚条件,就这样还坚持要离婚,她不知道他是不是等着二审,还是先闹开了分居,但总之是要离婚。

之前她一直不大明白年勇学为什么突然如此坚定的离婚,可是今天看到他又变了一副模样,虽然有点滑稽可笑,任谁看了都觉得他不正常,可是……她隐约有点知道是为什么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