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零七章 私了吧

第三百零七章 私了吧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8  |  更新时间:

第三百零七章 私了吧

仍是加班的一天。

忙完的时候,刚好收到钱清昊的一条信息,问她加完班了吗?

姜芮书这些太天工作排得满档,每天加班到晚上,连周末都如此,钱清昊也不想她太累,便没有约她。

他们已经好几天没见面。

姜芮书给他回了信息,锁上办公室,转身下楼。

夜幕已然完全落下,但并未能笼罩这个城市,街道上是川流不息的车辆和人群,霓虹灯交替闪烁,拼命吸引着顾客,打扮时髦的年轻男女谈笑风生穿过街道,享受惬意的夜晚,也有像她这样刚下班的年轻男女,或是拎着包行色匆匆,或是捧着一个汉堡或肉卷匆忙进食,生活不容易,但是未来仍有希望,他们在为之奋斗着。

远处的大厦不停变换着颜色,成为这片区域最耀眼的存在。

中国人夜晚的热闹是很多国家所没有的,这里的城市繁荣、稳定、安全,人们可以自由出行,尽情享受夜晚的热闹。

姜芮书慢慢开着车,看着车窗外的繁华,心里油然而生一股满足,这份满足源于自己的工作,这类似的一幕幕就是回报。

她只是一个小法官对这个城市的影响无足轻重,但有她、有其他同事、有检察院、有公安机关,还有其他领域的人们,不论是社会精英,还是普通上班族,每个人的努力工作都是在建设这个城市,让这个城市如此美好。

这是,大家的城市。

已经许久没有夜间闲逛,她干脆也不着急回家,找了地方停车,就近找了家自己喜欢的奶茶店买了杯奶茶,随后发现隔壁是一家网红煎饼,刘一丹好像还推荐过几次,便转步去买了个煎饼。

煎饼酥脆得咬一口能掉渣,旁边有个女孩子吃得碎渣掉了一身,忍不住抱怨:“这个饼为什么要这么酥啊?要怎么吃才能不掉渣啊,太影响我形象了。”嘴却一刻不停。

姜芮书忍不住微微笑了笑,从店家的柜台上抽了几张纸递到她面前。

女孩子有点惊讶,见她手里也拿着煎饼,又是从店家柜台拿的纸,欣然接过,笑起来露出两个小酒窝,“谢谢哦。”

又见姜芮书那个啃了一半的煎饼,可她脸上和身上一点碎渣都没有,忍不住虚心请教,“你怎么吃的,一点渣都不掉?”

“这样。”姜芮书给她示范。

女孩子跟着吃了一口,碎渣掉了一地。

姜芮书忍不住笑。

旁边她的朋友打击她:“行啦行啦,你个鲁智浅就别学人家文雅了。”

“我只知道鲁智深,没听说鲁智浅……”女孩子说着就反应过来了,“啊,你竟然说我粗鲁智商浅!”

“你看你,意会就好,干嘛说出来伤自己面子?”

“友尽!”

两个女孩子嬉笑打闹着走远。

姜芮书找了个地方坐下,把煎饼吃完,端着奶茶,一边走一边闲逛。

-

秦聿开着车找了许久,终于露天停车场找到了一个空车位。

然而此时车位太紧张,他看上这个车位的时候,另一辆车也看上了这个车位,马上一个油门加快速度冲过来。

秦聿觉察对方的意图,迅速将车头对准车位,一脚油门开进去。

那辆车车主见他占了位置,暗暗骂了一声,转着方向盘把车开走了。

然后此时,秦聿忍不住骂了一声。

就在刚刚,他把车开进来的时候,听到了一声轻轻的碰响。

他推开车门,发现自己果然碰到了旁边的车,虽然只是轻微的刮擦,但的确是碰到了。

红色马自达,这点刮擦赔是赔不了多少钱,但是他的心情忍不住的烦躁。

他拿出手机准备报警,可是目光落到那辆倒霉的车上时,突然发觉这车有点眼熟。

等他绕到车前看到车牌号,终于忍不住骂出口,“见鬼……”

-

姜芮书走着走着,看到前面的小广场一片热闹,一群人围在那里也不知道在干什么,等走近了一看才知道,原来有人在卖唱。

现在正演唱的歌是《国王与乞丐》,演唱之人的声音清亮,情感饱满,极富感染力,唱出了自己的味道,姜芮书心想这种水平可以直接出道了呀!

她滋滋有味的听起来,等卖唱的小哥哥演唱完毕,她拿出手机扫了一下旁边的二维码,给小哥哥打赏了20块钱。

这么多人围观却只有他一个人给了打赏,小哥哥朝她Wink了一下,“小姐姐想点歌吗?我可以专门为你唱一首哦。”

姜芮书轻笑,小哥哥很会做生意呀!正想回答,这时手机突然滴滴滴响起来。

她朝小哥哥露出一个遗憾的微笑,退出围观的人群,拿起手机一看,顿时讶然。

“有事?”

电话那头传来男人有些烦躁的声音,“你在春阳路?”

“你怎么知道?”姜芮书四处看了看,没发现眼熟的人。

“你的车停在重庆火锅前的露天停车场?”

姜芮书忽然明白了什么,“对,你看到我的车啦?”

那头传来一道忍耐的吸气声,然后听到男人没有语气的声音近乎命令道:“你过来一下。”

-

姜芮书赶过去的时候,远远就看到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站在夜色里。他抱着双臂,站在两车之间,身体轻倚着车身,光看个背影就觉得特别出色,从火锅店里出入的女孩子总是被他吸引目光,还有人悄悄拿出了手机想拍他。

这人到哪都是耀眼的存在。

姜芮书走过去,看到他那辆宾利就停在自己的红色小破车旁,简直是天鹅和丑小鸭的差别,“叫我过来什么事儿?”

秦聿站直了身体,转过身来看着她:“刮擦,我希望私了。”

“嗯?”姜芮书愣了一下,走到两车中间,就发现秦聿的车头蹭到了自己的车门。

她眼神复杂的看着秦聿,这么大个城市,这么多停车位,他偏偏撞了了自己的车。

上次是自己撞了他的车,这次是他撞了自己的车,这真是,解不开的孽缘……

不过她这车刮擦不严重,维修费也不会很高,最多三四百块。

“私了吧!”姜芮书脱口而出,“不然你请我吃个宵夜算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