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零八章 欺负

第三百零八章 欺负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5  |  更新时间:

第三百零八章 欺负

在姜芮书的认知中,宵夜是大排档的烤串配啤酒,路边小店卖的煎饼,精致一些便是茶餐厅里的各种茶点,再精致些便是范阿姨做的爱心宵夜。但是在秦律师的认知中,宵夜是法国餐厅里的精致甜点,西餐厅里的牛排和红酒,料理馆中的各种海鲜。

眼下,她和秦聿来到的,便是一家颇具特色的日式料理店。

看着全是三位数起价的料理,姜芮书觉得自己这个宵夜赚大了。

这家店提供的是割烹料理。

所谓割烹,是指在客人面前烹饪的料理形式。

为他们烹饪的是一个30来岁的男厨师,他先用日语小声地询问了秦聿几句,随后见秦聿点了点头,他又问了一句,秦聿转头看着姜芮书芮书。

“我没什么忌口的。”姜芮书能听懂一些日语,知道厨师在询问他有没有什么忌口和偏好。

而从厨师询问秦聿的话来看,秦聿应该是这里的熟客,对方对于秦聿的偏好十分了解,这样的细心体贴,也难怪秦聿这么挑剔的人会来这里。

在确认了客人的宜忌之后,厨师就当着他们的面开始处理食材,进行烹饪。

刀功的华丽让姜芮书感觉仿佛在看一场表演,而这场表演的结果也并不逊于表演本身,随着表演进入尾声,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引人食指大动。

“唔,这个虾丸好好吃!”姜芮书毫不吝啬的夸赞。

厨师闻言脸上露出笑容,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姜芮书大致听明白了一些词,这个虾丸上面的酱汁是由很好的食材熬制而成。

这时,秦聿在旁边轻声解释,“这种酱汁由80元一贯的上等虾熬制而成,他用了几十只。”

这还只是酱汁的成本。

不得不说,这位主厨可以称得上料理匠人。

姜芮书竖起大拇指,她以前去日本吃过正宗的割烹料理,但是在国内很少能碰到这样正宗的日式料理店,从装饰到服务,到食材,到烹饪态度无一不讲究,正如同传统的中餐馆,在国外也很难找到正宗的中国地方菜餐厅。因为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没有了那个氛围,也就少了那么一股味道,而许多食材是本地才有,其他地方的多多少少有些不同。

姜芮书问了才知道,原来这位主厨也是老板,而店里也只有他一位厨师。小店的生意很好,但是他并没有扩张开分店,姜芮书觉得大抵是因为他的匠人精神吧。

但也是这样,姜芮书不免有些好奇,“主厨这样的厨艺在东京应该也能把店开起来,为什么要一个人来中国?”

秦聿慢条斯理咽下一枚虾丸,“因为爱情。”

“他爱上了一个中国姑娘?”

“嗯。”

姜芮书不由露出笑意。“爱情真伟大。”

“盲目。”

“找到了对的那个人,就不需要再看别的人,盲目也无所谓。”

“你脑子里只有情爱?”

“难道主厨在这里生活得不好吗?”

秦聿没吱声了。

姜芮书鄙视他,“你这种人一看就没谈过恋爱。”

秦聿呵呵,“你谈过?”

“你怎么知道我没谈过?”

秦聿就想起了钱清昊,“那个小总监?”

“你说话客气点。”

“看对什么人。”

“我觉得你对谁都这样。”

“那你还要我客气点?”

姜芮书:“……”这神逻辑。

姜芮书往嘴里塞了一颗虾丸,声音有点含糊:“你这样要注孤生的。”

秦聿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浓汤,“你真的跟那个小总监在一起了?”

“怎么?”

“等你脱单再来跟我说这种话。”

姜芮书真想把虾丸塞进他嘴里让他闭嘴,但看在他是东道主的份上,姜芮书决定还是多吃点,扭头跟主厨攀谈起来。

主厨能说一些英语和普通话,还会说一些S市的方言,想来是那位让他坠入爱河离开家乡的姑娘教的,两人一会儿日语,一会儿英语,一会儿普通话加方言,竟也聊得毫无障碍。

一顿料理吃完,姜芮书意犹未尽,主厨对他发出邀请,说自己的妻子应该也能跟他很聊得来。

姜芮书欣然答应,十分开心,因为这个小店只有一位主厨,所以只接熟客,如果不是秦聿带他过来,恐怕对方是不接待的。

而她对于那位让主厨陷入爱河的姑娘也有点好奇,便约好了下周末过来。

秦聿在旁边冷眼看着他们聊的飞起。这时,主厨觉察到他的脸色,不由莞尔一笑,“你们可以一块儿过来。”

姜芮书看了看秦聿,摇头说:“我和她可能不会一起过来。”

“为什么?”主厨问道,随后他哦了一声,仿佛明白过来,“你们吵架了?”

“没有……”姜芮书想说自己跟他不是一波的,秦聿这人脸色不好比脸色好的时候要多的多。

但是主厨却露出了揶揄的神情,“男人不该跟自己的女孩这么计较。”

秦聿眉头马上坐起来。“你想多了,她不是我的女孩儿。”

主厨讶然,看了看姜芮书,又看了看秦聿。秦聿是这里的熟客,所以他对秦聿的一些脾气是有所了解的,这是他第一次带女孩儿过来吃料理,他们的交谈他不是完全能听懂,两人仿佛发生了小小的口角,但是能感觉到,他们之间非常的熟稔轻松,像他媳妇说的打情骂俏,因为他媳妇儿也喜欢这样跟他闹小脾气。虽然是闹脾气,但其实很甜蜜呢!所以他才误以为他们俩是一对儿。

看来他对中国人还是不够了解,以后需要多修行。他歉意道:“非常对不起,是我误会了,希望您不要介意。”

他们交谈的语速非常快,姜芮书只听他们叽里呱啦的说道两句,主厨就露出了歉意的表情,还像秦聿鞠了一个躬。随后主厨又向她道了个歉,说她以后随时都可以带朋友过来。

姜芮书有点茫然,扭头问秦聿。“刚才怎么了?大厨怎么突然跟我道歉?”

“没什么。”秦聿一副明显不想说的语气。

姜芮书不满。“欺负我不懂日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