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零九章 来点彩头

第三百零九章 来点彩头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43  |  更新时间:

第三百零九章 来点彩头

离开料理店,两人闲庭漫步停车的地方走。

S市秋末冬初的夜晚很是宜人,习习晚风迎面吹来,没有北方那样的严寒,而是凉爽中带着点凉意,叫人十分惬意。爱美的女孩子们穿着各种各样的裙子,下面只要搭上一条薄丝袜,就能保暖又秀出好身材,成为街上一道道靓丽的风景。

这是秦聿在南方迎来的第一个冬季,面对这样温暖的冬天,适应良好。

他有时候会觉得这样一个温暖舒适的城市容易让人颓废,不想再去那严冬寒天的地方。

姜芮书不知道他的想法,若是知道了一定会告诉他,这是还没到真正的冬天,否则分分钟让北方人想回北方,因为南方的冬天是魔法攻击,虽然破零度已经是极限,但那种冷是不管穿多少衣服都无济于事的冷。

当然,像秦聿这样有条件的人,家里的取暖装置肯定不会冷到他,出入有车,律所条件应该也不差,所以没有被冻到的顾虑。

两人都没说话,也没什么可说的,路过小广场的时候,姜芮书又听到了歌声,心想卖唱的小哥哥还没走吗?

不过这次演唱的人似乎换了一个,声音要醇厚许多,姜芮书仔细听了听,唱的是《海阔天空》,歌声没有原唱的不屈不挠,而是多了几分沧桑和挣扎。

似乎被歌声打动,行人陆陆续续驻足停留,安静倾听。

姜芮书和秦聿同时放慢了脚步,看向被人群围住的地方。

大约是被歌声触动,姜芮书忽然想起了往事,“以前我们班同学搞了一个乐队,想邀我做主唱,可惜我当时忙着学业拒绝了,现在想想挺可惜的,虽然最后那个乐队在毕业后就解散了,可是……真的很可惜。”

“你?”秦聿低头看她。

“嗯。”姜芮书点头,“不信啊?”

秦聿眼神怀疑。

姜芮书哼笑,“我唱功可好了,低得下去也高得上去,天生嗓子好。”

秦聿轻嗤。

“改天再唱向你证明我的实力。”姜芮书觉得有必要让他知道他面前的人曾经是个麦霸,而且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那种。

“不用改天。”秦聿朝人群扬了扬下巴,“那边唱几句马上能证明。”

姜芮书觉得他不怀好意,想看自己出丑,但是她出丑是那么容易看到的吗?这必须不能啊!不然她也不会成为踩掉他所有记录的女人。

“这也可以,但这是涉及我颜面问题,是不是来点彩头呀?”

“什么彩头?”秦聿觉得她也不怀好意,想从他这里谋取什么。

“嗯……”她望天想了想,“以后你不准用仇视的眼神看我家大橘,要是大橘去你家玩耍,你不能赶它走。”

秦聿想也没想,“那算了。”掉头就走。

“不!”姜芮书拉住他,“我都豁出去了,你不能说话不算话!律师可不能言而无信!”

听她拿自己的职业道德来威胁自己,秦聿顿住脚步,简直要气笑了,点点头,“行啊,不过我要加个条件。”

“什么?”姜芮书笑得和气,“太过分的可不行,比如要我唱不会唱的歌,以及要高额打赏可不行,刚才我就听过那位卖唱小哥哥的歌,唱得很好,但几首歌唱下来打赏的就几个人。”

秦聿正想说“你能得到一千块就算你赢”,被她这话一堵,顿时觉得一股气也噎在了嗓子里,“那你说多少合理?”

“10块。”

秦聿:“……”

秦聿嘲笑她,“你有点出息。”

“我在这方面不需要有出息。”能赢就行了。

“100。”秦聿把自己的预期降低了十倍,他觉得这已经是极大的让步。

“最多15块。”

五块钱也争?她真好意思!秦聿又气笑了,“90。”

“20,不能再多!”

“80,你再少就别谈了!”

“那30,这是我最大的让步了。”

“70!你不是号称乐队水准?这点自信都没有?”

“50!乐队水准也要看有没有舞台、灯光、服化,这些全都没有,我自信上天也没用!”

秦聿目光注视她,她点点头,表示这是最后的底线,再多就一拍两散。

秦聿移开目光,终于松了口,“行,那就是50。”这种卖唱都是看热闹的多,愿意给钱的少,愿意给的也多是一块两块,她一个生面孔有人愿意给几块钱就不错。

“成交!你等着看吧!”姜芮书粲然一笑,心里想的是,要是一会儿打赏不够,她就给自己50块,反正也没规定不能自己给不是吗?

做好约定,两人朝卖唱的地方走去。

驻足听歌的人走走停停,围城一个稀稀拉拉的圈,姜芮书走过去就看到了里面的人,第一眼只觉得眼熟,等那人转过脸来,便愣住了。

正在唱歌的人不是姜芮书之前见过的小哥哥,而是……年勇学。

这时候,年勇学已经换了一首欢快的歌,之前卖唱的小哥哥也还在,在旁边跟他做一些互动,到后来干脆下场跳起了符合那首歌年代感的舞步,惹得听众们发出善意的笑声。

小哥哥很会渲染气氛,姜芮书相信,如果他经过专业训练,以后或许真的会在电视里看到他。

而真正让姜芮书意外的是年勇学,她真没想到年勇学会在这里,他看来像是路过这里,突然有了兴趣来一段。

同样让她意外的是,年勇学唱歌很好听,声线很有辨识度,情感饱满,那快乐的曲调也让他唱出了快乐的感觉,让人忍不住跟着扭曲来。

姜芮书看了一会儿,没有上去打扰他的快乐。

是的,姜芮书觉得他很快乐。

这份快乐真实而弥足珍贵。

这才是真正的年勇学吗?

姜芮书感觉自己可能找到答案了,可是心里又有了一个疑惑,他有必要这么做吗?

秦聿见她默默退出人群,跟着也走了出去。

姜芮书轻轻叹气,微微笑了笑,“今天没法拿你的彩头了。”

“你认识里面的人?”秦聿看到她盯着里面的人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没让对方发现就走了。

姜芮书点点头,“他是我现在承办的一个离婚纠纷的当事人,之前我一直不大懂他为什么要离婚。”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