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一十章 悲观主义者

第三百一十章 悲观主义者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463  |  更新时间:

第三百一十章 悲观主义者

秦聿想起人群中载歌载舞的非主流大叔,隐约有些猜测,“现在知道了?”

姜芮书点点头,“在提出离婚之前,他是某个单位的一个小领导,收入稳定,他的妻子细心能干,是个公务员,家里里里外外都是妻子操持,夫妻关系和睦,平时没有大的矛盾,相濡以沫走过25年。他们有一儿一女,虽然不是顶顶出色,但在同龄人中算是有出息的。从我了解到的情况来看,以前他跟孩子的关系也很融洽,两个孩子也都是上进孝顺的。双方家庭也没有别的难题,这应该是平淡而幸福的一家,在过去的25年当中,他们也的确如此,但是三个月前,他突然提出离婚,毫无征兆,让所有人都感到震惊,无法理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姜芮书一边走一边说,秦聿在旁边安静聆听。

“没有出轨,没有巨债,什么外部原因都没有,可他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从温和低调变得冷漠无情,变化之大让家人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人格分裂,分裂出了另一个截然不同的性格。其实今天我见过他一面,就是刚才那个打扮,就好像从叛逆少年变成了中二少年。让我都有忍不住有些怀疑他是不是真的人格分裂。”

说着她摇头笑了笑。

而现在,看到年勇学那个样子,她突然有所明悟,年勇学这样的变化可能是为了去追求另一种生活,或者说,他并没有变化,而是释放了本性。

可是,“如果他心里有所追求,也不一定非要离婚。因为从他妻子那里,我感觉他从来没有跟家里人说过这些,家里人都不知道他的想法,直到现在还无法理解他为什么要离婚。我想,如果他心里有所追求,哪怕家人反对不理解,也可以跟家人先沟通,为什么要这么突然不惜代价离婚?”

她偏头看着秦聿,“你说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秦聿沉默的听她说完,淡淡的说道:“为了完全的自由吧!”

“为此不惜抛弃家庭和亲人?”

秦聿低头看着她,“这样的人还少吗?”

一点也不少。

一种生活过久了,尤其是平淡的生活,就会让人产生厌倦,想要逃离去寻求刺激,所谓七年之痒,不外如此。那些到了四五十岁就出轨离婚的男人,除了谈恋爱更年轻的肉体,也不外乎想寻求刺激。

秦聿接的委托里便有许多这样的人,打着摆脱家庭束缚和寻求自由的理由结束一段婚姻。这其中,的确有一些人不堪家庭重压,可有更多的人是抛弃了自己的责任。

追求自由是每个人的权利,只不过有些人为了自己的追求仍然顾忌着他人,而有些人只顾自己。

“他为此净身出户,辞掉了工作,家人全部找到了对立面,可以说失去了一切。”姜芮书说。

“净身出户,或许是他最后的良知,也或许是他为自己留的一条后路。”

“后路?”姜芮书懂他的意思,“你认为他会后悔?”

“哪怕不是一时冲动的选择,但是从稳定生活变成一无所有,从环境稳定的温室进入优胜劣汰的野外,在吃尽苦头之后,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无悔。”

这人把人性看的太清楚了,在面对这样的问题时,他的评价总带着点嘲弄的意味。

可将芮书觉得年勇学真的很开心,那种开心是多年夙愿以偿,真实而纯粹,像一只快乐的小鸟。

“你看人总是这么悲观吗?”姜芮书问他,“像个悲观主义者。”

“看清和悲观是两码事。”秦聿对上她的视线,“傻白甜倒是乐观,但除了乐观,一无是处。”

姜芮书:“……”

他不是在说自己吧?一定不是吧?要真是……

“也有用啊!比如做偶像剧女主,有霸总疼爱。”姜芮书笑眯眯看着他,“或者气死某些人。”

秦聿:“……”

总觉得他在讽刺他,但是他没有证据。

两人说话间已经到了停车位。姜芮书走到自己车前,看着准备上车的秦聿,忽然说道:“但是我觉得……”

秦聿抬头看他。

姜芮书微微一笑,“他净身出户除了想尽快离婚,或许还有别的原因,但应该不是为了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在夜色的包围下,灯光撒落在她脸上,清秀白皙的面孔,恬静淡然,眼中似有碎星,唇边的浅笑温暖而坚定。

“那么,”他说,“祝你能找到答案。”

“我会的。”

她笑了笑,两人同时拉开车门上了车。

-

小广场,人群逐渐散去,年勇学也停止了今晚的演唱。

他帮前面少年整理好设备,道了声谢,正准备离开,少年突然叫住了他,“叔,今晚唱歌赚了两百块,你微信是多少?我转一半给你。”

年勇学听了不由露出笑容,“不用,我今晚上唱的很开心。”

少年摇头,“要给的!平时我来这边唱歌最多也就100块,今晚翻了一倍,有一大半是你的功劳。”

“真不用!我玩的很开心,这就是给我的报酬。”他本来只是路过,看到卖唱的少年突然产生了兴趣想唱一两首,他原本也做好了少年拒绝的打算,谁知一问,少年就把场地让给了他,期间还给他合唱伴舞,两人合作的很愉快,他很享受这个唱歌的夜晚。

见他是真心不要,少年只好作罢,礼貌说道:“那就谢谢叔叔啦!我经常来这边唱歌,以后叔叔要是还想唱歌就来找我。”

年勇学哈的一声笑出来,“好啊!不过你不会觉得我奇怪吗?”

“奇怪什么?”少年看到他身上的打扮便明白过来,不以为意摆摆手,“这有什么?您就是穿的比较特别嘛,这叫个性!当然啦!不理解的人会觉得不正经,但是管他们呢?又没妨碍到谁,自己开心就好。”

年勇学愣了一下,随后脸上再度露出笑容,“你说的对,希望你能坚持下去,有一天能上电视唱歌……”

少年自信点头,“嗯!我已经报了演艺公司的练习生培训,以后有一天你一定能在电视上看到我!那时候你可以跟别人吹牛,这个大明星以前跟我卖过唱。”

“哈哈哈!”年勇学大笑,却没说什么,他拍了拍少年的肩,转身离开了。

街道逐渐冷清下来,年勇学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不早了,再不回去就赶不上末班车了。

“铃铃铃铃……”

他的手机突然响起,是个陌生的本地号码。

他看着那个号码有点迟疑,不知是不是家里人打来的电话。因为这些天,家里不停给他打电话,劝他改变主意,又或者骂他,说他疯了,让他清醒清醒。

最终他还是接起了电话,就在他以为会听到某个家人的声音时,一道熟悉的女声从电话里传来,“我是姜芮书。”

年勇学惊讶不已,“姜法官?”

“是我。”姜芮书在电话里说,“你明天能不能再来一趟法院?”

年勇学下意识拒绝,“我今天已经说过……”

“我在春阳路看到你了。”

年勇学顿时消声。

“明天下午两点,希望你能过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