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一十一章 不想再勉勉强强

第三百一十一章 不想再勉勉强强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510  |  更新时间:

第三百一十一章 不想再勉勉强强

也不知是因为有上次被拦的经历,还是因为昨晚被撞见,今天年勇学过来的时候,已经褪去了上次夸张的打扮,换上了卡其色的休闲裤和黑色皮夹克,头发暂时没有染回来,但是戴了个渔夫帽遮挡,看起来仿佛又变回了他家人口中描述的那个年勇学。

这次见面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叛逆中二,但也不说话,打了声招呼就坐在办公室里默不吭声。

“昨晚我看到你和一个男孩子唱歌,很多路人被你们吸引。”姜芮书先开了口。“原来你唱歌唱得这么好。”

年勇学笑了笑,“是吗?”

“嗯,我觉得你的水平可以去参加唱歌比赛。”

年勇学看着她,“你真觉得可以?”

“可以,你唱的很好。”

年勇学扯了扯嘴角,“没什么用,我已经到这个时候了。”

“你……担心家里人反对?”姜芮书试探着问道。

他摇摇头。

“你不喜欢比赛?”

仍然摇头。

见年勇学不回答,姜芮书换了个话题,“你很喜欢唱歌?”

“谈不上喜欢不喜欢的。”年勇学淡淡道。

姜芮书微微一笑。“可是我觉得你很开心。”

年勇学愣了愣。

“从你家人口中听到的那个你跟前几次见到的你很不一样。可能是我见到你的次数少,我并不能知道你以前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也无法确定你现在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昨晚看到你的时候,我觉得你很开心,你喜欢做那件事。”

年勇学怔愣,下意识抬起头,对上她洞察的视线。

“可是我从来没有听你家人说过,你喜欢唱歌,或许也不是不知道你喜欢唱歌,而是不知道你喜欢这样唱歌,又或者,你喜欢的并不是唱歌这件事本身,而是喜欢做这样一件事:吸引别人的目光或者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只做自己,没有束缚,不受身份约束,想做就去做了……是这样吗?”

年勇学仍然沉默,过了一会儿,他憋出一句话,“姜法官,你就跟我碰了一面就能想到这么多?”

“我只是设身处地的去想了想,我觉得,你以前或许没有不开心,但也没有开心”

年勇学摸了摸口袋,摸出一盒烟来,但是随后想到这是法院,又把烟放了回去。

姜芮书却想起,巴铃玉曾经说过她丈夫没有不良嗜好,连抽烟都不会。

所以他是最近才学会抽烟的吧?

“我还从来没有问过你对你妻子的看法,能向我评价一下你的妻子吗?”

年勇学默然。

“你妻子对你的评价是待人温和,为人处世宽厚,不爱与人斤斤计较,虽然话少,有时候老实过头,但是个靠得住的人,她当年看上你也是因为这一点。”

年勇学的手不自觉地握紧了,嘴唇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似乎有些叹息,“她是个很好的人,一个合格的妻子,合格的母亲,合格的儿媳妇。”

肯定了巴铃玉的好,却没有多余的私人情感上的评价。

姜芮书心里大概明白了,“所以你想去过新的生活?”

过了许久,年勇学才缓缓地开了口,“其实我从小嗓子就不错,小学的时候还是合唱团的,后来上了中学,原本也想参加学校的合唱团……”

“……你父母不允许?”姜芮书开始想到父母的管教压抑了孩子的梦想。

“没有,我只是想说为什么我会唱歌。”

姜芮书:“……”

“我脑子不是很聪明,上了中学后学习就有点跟不上,那时候学习成绩不好容易被取笑,我比较好面子,就没那么多时间去干闲事。”

姜芮书还以为这是他从小的梦想,被迫放弃梦想多年后克制不住重拾梦想,随后又听他说道:“但其实我对于唱歌没什么想法,就是觉得能出风头,学习压力大了,慢慢就没有精力去想了。”

“后来家里给我报了各种补习班,我的成绩勉强跟上了,再后来运气不错擦线考上了学校,听我爸的报了专业,毕业后进了现在的单位,进单位没多久就被催婚,家里给我安排了相亲对象,相了三四个就遇到了我妻子,她跟你说是我们彼此觉得合适吧?其实是我爸妈觉得合适,我没有太多的想法,不是她也是另一个女孩,我的想法不是关键,所以第二次见面就确定了关系,谈了几个月的对象就结婚了,没多久,她就怀孕了,龙凤胎,一下子儿女双全,两家长辈都特别高兴,别人也都特别羡慕我,觉得我有福气,那时候大部分都是独生子女,而我有儿有女,在大部分人都只有一个孩子的的对比下,的确值得被人羡慕……虽然是两个孩子,但我和她工作稳定,没有大富大贵,但压力也不大,两个孩子就这么吵吵闹闹的长大了。今年他们刚大学毕业,各自找到了工作,都挺好。”

姜芮书从巴铃玉那里也听说过她和年勇学这些年的生活,大致跟年勇学说的差不多,但又截然不同。从巴铃玉口中说来,他们的生活平淡温馨,是个典范家庭。可是,从年勇学的口中说出来,却像在说别人的经历。

“所以,你厌倦了?”孩子长大,他卸下了负担,没有了责任,便想开始新的生活。

年勇学反问:“姜法官,你有没有特别想做的事情?”

“有啊,我想做的事情很多,但是我现在有工作,抛不开身。人总有很多想做的事情,但不是每一件都能去做,因为,总有另外一些事情更加重要。”

年勇学不由笑了,“你是在提醒我要责任吗?”

“我想有些事情,哪怕离经叛道,你也可以跟家人说一说,或许他们会支持你呢?纵然反对,他们也应该有知情权,知道自己为什么被抛下。”

年勇学只是摇头,“我这辈子一直中规中矩,到了什么年纪就做什么事,可是其实我一点都不想这样,但我又没有勇气去争取,就按部就班的过日子,我不喜欢我妻子,可大家都说她好,其实我也不喜欢养孩子,可家里催着生。”

“可是你的妻子肯定你是一个好丈夫,你的孩子也认为你是一个好父亲。”

“因为他们是我的责任。”年勇学顿了一下,神情间似恍惚,又似嘲弄,“也可能是我想让自己看起来幸福,一个和睦温馨的家庭是幸福的关键条件。”

“那你对他们的感情都是假的吗?”

年勇学又想抽烟了,他的烟瘾不重,可是这个问题让他很想抽烟。

“说是假的,当然不可能,毕竟这么多年,就是身边的花花草草也会有点感情,何况是人?”说到这里,他嘲弄的笑了笑。“可是这不一样,我有时候会想如果当年我没有娶我妻子会怎么样,勉勉强强,大家都是勉勉强强,所以我也勉勉强强就过了。我也只是想想。她跟了我那么多年,为我生儿育女,我该负这个责任,承担起这个家,我后半辈子本来应该就这样一直下去,可是我还有不到一年可以活,我不想勉勉强强了。”

“我勉勉强强了半辈子,最后这一年不想勉勉强强。”

江芮书眉心拧了起来。“你……”

年勇学笑了笑,全然看不出绝望,“我得了绝症,医生说最多还有一年可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