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一十二章 最后的愿望

第三百一十二章 最后的愿望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00  |  更新时间:

第三百一十二章 最后的愿望

“你……”姜芮书没想到最根究底是这样的原因,这似乎也能理解他为什么突然这样决然而然的离开家,不管不顾的要离婚,他想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光里,抛开一切,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什么时候知道的?”

“三个月前。”年勇学想起当时的情形,宛如晴天霹雳,不过他现在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那天我连续上了12个小时的班,刚倒班结束,回家就发起了高烧,去医院一检查,医生发现有些不对就建议我做个全面检查,这一查就查出了问题。”

姜芮书却想起了另一件事,“你上次体检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

“这个病病发很快,我那段时间经常倒夜班,无形加快了病发的速度。”

“你在哪个医院查的?”

“市人民医院。”

市人民医院是S市三甲医院,可以说是本市最好的医院,可是姜芮书总觉得还是要问一问,“那你在别的医院查过吗?”

“第三医院也查过。”年勇学嘴角扯开一抹没有笑意的弧度,“一样的结果。”

“可我觉得……”

年勇学摆了摆手,“没必要了,姜法官,虽然我已经接受这个事实,但是不想再听到第三遍。”

“你或许应该告诉自己的家人,他们有权利知道你到底怎么了。”

年勇学摇头。“我并不是不想告诉他们,但是告诉了他们,他们一定会让我住进医院接受治疗,每天化疗吃药,哪里也不能去,什么都不能做,最后在医院等死。”

姜芮书默然,的确,如果年家人知道他得了绝症,一定会要求他积极治疗,让他变成易碎品,与外界隔绝,经过治疗或许能拖上一些时日,可最终等到他的仍然是离开这个世界。

“希望姜法官不要告诉我的家人。”他恳求,“现在的生活是我以前敢想不敢做的,可能你觉得我矫情,但我很久以前就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我也想去体验诗和远方。以前看新闻的时候,看到别人穷游世界特别向往。其实我也在策划这件事,我想等离婚了就开始行动,先在我们国内转一转,然后从北方出发,京城有一条直达俄罗斯的铁路,七天七夜吧。听说沿岸的草原和树林都很美,我想就从那条铁路去俄罗斯……然后从俄罗斯到欧洲,走完欧洲再去北美,如果身体还能坚持,再去大洋洲,不过或许坚持不住,走到哪算哪吧……”

他说起自己环游世界的计划,情绪克制不住的有些激动,充满了向往。

“语言问题你怎么解决呢?”姜芮书问他。

年勇学对此成竹在胸。“我最近在学习英语,基本的对话没什么问题,现在有即时翻译器,各种语言都有,所以都不是问题。”

“那费用呢?”除了工资卡里的几万块,他什么都没要,相当于净身出户,但是环游世界再穷,光是路费就是很大一笔开支,他工资卡里面的那些钱根本不够用,更何况他现在还要生活。

但是他也想好了,“其实花不了多少钱,我做了路线安排,最花钱的是坐飞机,但实际横跨这几个洲不需要坐几次飞机,目前的费用已经足够。至于生活费,现在直播也有一些收入,等到出发那一天问题也不大。而且我打算在路上也做直播,多少会有点收入,到时候省着点花应该够了,如果实在不够,可以沿途打短工。”

他真的想的面面俱到,只差付诸行动。

他越说越兴奋,“我跟粉丝已经说好,他们也给了我很多建议,从京城出发坐火车去俄罗斯,就是他们给我的建议。他们还说,到了俄罗斯,那里的伏特加是男人一定要喝一次,还有一定要去冰岛看极光,住冰做的宾馆,让我挑战瑞典的鲱鱼罐头,去尝英国黑暗料理……他们已经给我推荐好了菜单……”

姜芮书看着他,看到他说这些的时候,眼里发的光,嘴边带着笑。

一时无言。

“姜法官,既然你已经知道,能不能考虑一下一个绝症患者的最后心愿?我知道这很自私,但这是我最后一个愿望。”年勇学恳求道。

姜芮书揉了揉太阳穴,歉意道:“抱歉,我做不到。你有你的心愿,但是你的妻子也有他的权利,不该被剥夺。而且按照离婚纠纷的一般程序,单方面宣布情感破裂一审不会判决离婚。一审到二审中间大概会有半年时间。等二审出判决结果可能等到一年之后。”

可是年勇学等不了,他只有大半年时间了。

年勇学的脸上露出失望的神情。

过了一会儿,他站起身来说道:“既然这样,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只是希望将法官不要将这件事情告诉他们,这就算我……最后的请求吧。”

姜芮书长长地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多谢!”他转身而去。

“虽然你不打算继续治疗,但还是希望你能注意身体,定时到医院检查。”姜芮书说。“虽然医生说只有半年,但是,多注意些时间或许会更长一些,你能去做的事情也更多一些。”

年勇学背对着他,点了点头。

-

第三医院。

医院里人来人往,有的拖家带口而来,有的带着满脸疲惫独自而来。穿着白大褂和粉制服的医生和护士行色匆匆地穿梭在人群中,远处依稀似乎还有哭声,每天在这里上演着生离死别。

年勇学到医院来拿药,顺便复查了一下,看自己的病情有没有恶化。

门诊医生将他的片子翻来覆去看了许久,又对着他打量了许久,有点拿不定主意,说道:“再拍个片子看看吧。”

年勇学心里有点怀疑医生是不是故意让他拍片,但终究没有说什么,去排号拍了片。

等医生拿到他新拍的片子,眉头拧的死紧,一会儿看看片子,一会儿看看他,“我觉得你可能要再做个化验。”

这回年勇学不赞同了,“有必要吗?”

“有必要。”医生十分郑重的点头。“你这情况看起来不大像得了绝症。”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