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一十三章 光消失了

第三百一十三章 光消失了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810  |  更新时间:

第三百一十三章 光消失了

姜芮书以为要过段时间才能看到年勇学,没想到的两天后,她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门口看到了似哭似笑的年勇学。

“年先生?”

“姜法官……”年勇学脸上的肌肉不停抽/动,想哭又像想笑,表情很扭曲,“……错了,竟然错了。”

“什么错了?”姜芮书愣了一下。

年勇学捂住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吐出,眼睛微红,“诊断错了,我没有绝症,是误诊。”

姜芮书愕然不已,一时惊诧的找不到言语,“……到底怎么回事?”

年勇学的情绪很激动,双手克制不住的颤抖,嘴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姜芮书将他带到办公室里,给他倒了一杯温水。“先喝点水吧。”

年勇学抱着水杯喝了几口,情绪慢慢冷静下来,他一口一口的把水喝完,低垂着眉目,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姜芮书。

原本他已经放弃治疗,但是为了控制病情他日常还吃一些药,这些药的效果不错他在三个月来情况稳定,主治医生发觉他状态好的有点出奇,便建议他重新做个检查。

这一检查,得到了一个让他和医生都难以相信的结果——他的病灶消失了。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最大的可能是,之前误诊了。

这一查才知道,原来上次年勇学得到的检查结果是另一个病人的,他们俩的片子被搞混了。

更巧合的是他第二次去检查的时候,这次大夫是真的误诊,他的身体的确出现了一些问题,但并不是那种只有一年半载生命的绝症。

在这样的巧合下,年勇学对于自己身患绝症的事实毫不怀疑,在经过痛苦的挣扎之后,他接受了这个事实。

而在意识到自己最多只有一年的生命之后,那埋藏在内心深处,平时连想也不怎么敢想的想法克制不住的冒了出来。

他想在生命的最后时光中,度过一段不一样的人生。

所以他抛开了自己的责任,执意跟妻子离婚,不顾一切辞掉了工作,不惜遭到所有家人的反对,踏上了实现自己梦想的旅程。

然而命运跟他开了一个玩笑,他没有绝症,他的身体有些小毛病,但没意外的话活个二三十年没问题,保养到位的话再活半辈子也不是不可能。

得知这个结果的时候,他的第一感觉不是惊喜,而是茫然。他付出了各种代价准备在快乐中等死,可是现在,他不会死了,原有的生活却面目全非,接下来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是回到原来的生活中,还是一条道走到黑,他心中一片茫然。

姜芮书听完默然。

看他的反应,不知是该恭喜他身体健康,还是安慰他被打乱了生活。

最终,姜芮书决定恭喜他,毕竟人活着就有无限的可能。“或许你可以把这个消息和你的想法跟家人沟通,他们未必不会支持你。”

年勇学没吭声,也不知是说他不会告诉家人,还是说家人不会支持他。

最终,他失魂落魄的走了,也没说自己究竟会怎么做。

姜芮书不知道他会怎么选择,过后打了电话过去一直没人接,心里有些担心,然而第二天,她接到了来自巴铃玉的电话,说年勇学已经回家了。

所以,最后他选择了回归家庭吗?

姜芮书松了口气,这件事总算解决了,或许经过这次的事,他不会再那么不甘心,家人一直在等待他不是吗?回归家庭,回到原来的生活是个不错的选择,心里同时为他有些惋惜,不知道他环游世界的梦想还能不能实现……

过了几天,年勇学再次来法院。

这次陪年勇学一起来的,除了他的父母,还有妻子巴玲玉,他们一起陪年勇学过来撤诉,顺便感谢姜芮书。

这些日子,姜芮书不厌其烦地打电话为双方联系沟通,他们都看在眼里,认为她是一个全心全意为人民的好法官。

“姜法官,真的太感谢你了,没有你,我们这个家可能已经散了。”年勇学母亲十分激动地握住姜芮书的手,不停晃动表达自己的谢意。

姜芮书笑了笑说,“其实我没做什么,就算做了也是应该的,你们不必这样。”

老人家不信,不停道谢,她就这么一个儿子,前半辈子顺风顺水,到了快要享福的时候却差点闹的妻离子散,最后要真这么一个结果她到死都不瞑目。

她不想去猜儿子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只觉得或许是因为受到了诱惑或者被人怂恿带坏,但这一切都过去了,他们家又恢复了平静和圆满,所以她特别感谢姜芮书。

可只有姜芮书才知道,她做的真的不多,年勇学回家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她的劝说。只是年勇学似乎也没有跟家人说为什么离家又为什么回家,他们都以为是她说服了年勇学。

巴玲玉对姜芮书也十分感激,虽然丈夫闹离婚让她心疲力竭,但她从始至终都没有动过离婚的念头,现在年勇学愿意回家,她觉得姜芮书做出了很大的努力。

年勇学父亲也对姜芮书表示了感激,夸她是为全心全意为民的好法官。

姜芮书连忙谦虚了几句,在二老和巴玲玉的道谢声中,将目光投向了后面一言不发的年勇学。年勇学从进来就低着头一声不吭,脸上无悲无喜,也没什么存在感。

“年先生。”

年勇学闻声抬眸,对她点了点头,“姜法官,多谢。”

姜芮书不知道他的这个谢是同父母一样的客气,还是因为之前的事情,亦或者两者都有。

姜芮书淡淡笑了笑,“你回去以后还直播吗?”

年勇学摇了摇头,还没说什么,他母亲就抢着说道:“直播不是什么正经工作,以后当然不做了。”

家里人已经知道年勇学之前做直播的事情,也看过他做的直播,奇装异发稀奇古怪的模样一看就不正经,家里人是一万个不同意。

“那年先生的工作?”

年勇学母亲脸上露出笑容,“他辞职的时候我就找了他单位领导,他离开没多久,就当请了一个长假,过两天就回去上班。”

姜芮书不由看向年勇学,年勇学低着头,脸上没什么表情。

姜芮书客气笑道:“其实我之前看年先生的直播还挺有趣的,我还看到年先生准备做一个穷游世界旅行,有很多人都表示很期待呢。”

年勇学父亲说:“他上有老下有小,哪来的时间去做这种旅行?工作能要回来已经不错,再折腾出幺蛾子就保不住了。”

“是啊,那什么直播哪有正经工作稳当?他这工作干了这么多年,工龄长以后退休了比我们还要轻松。”年勇学母亲附和道。

姜芮书看着年勇学,“年先生什么想法?”

年勇学摇了摇头。

在死亡的推动下,他拿出了毕生最大的勇气跳出原有的生活,去做那些他平时想做但不敢做的事情。

可是这个推力突然之间不复存在,他的勇气被打得七零八落,再也凝聚不起来。

他那原本遥不可及的想法,也被现实打破,碎成了渣。

这是他此生唯一的一次机会,但是,他已经够不到了。

“姜法官工作忙,我们就不打扰你了,祝姜法官工作愉快!”年勇学母亲说道。

巴铃玉也说了声:“多谢姜法官。”

年勇学没说什么,跟在三人身后默默离开。

姜芮书将他们送到办公室门口,看着年勇学低着头走在最后,心里暗暗叹了口气,看来他已经完全放弃了……

“学勇,快进来。”年勇学母亲砸电梯里催促,还伸手拉他。

这时,年勇学朝她的方向望了过来。

“发什么愣呢?赶紧的。”

年勇学扭头,默默地走了进去,消失在姜芮书的视线里。

姜芮书怔然。

他扭头的那一刻,他眼中的光消失了……

她不禁想起前几天跟自己谈计划的年勇学,说话的时候神采奕奕,两眼发光。

而从这一刻开始,他回到了平淡温馨的家庭中,变回了原来老实可靠的丈夫和父亲。

只是……不知道以后他会不会再次不甘心,还是这样一辈子安稳下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