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一十五章 不甘心

第三百一十五章 不甘心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20  |  更新时间:

第三百一十五章 不甘心

“但这是主流,像你这样慢吞吞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等到一个合适的人,等到合适的人拖得太久也容易变故,有时候感情是需要趁热打铁培养的,要我说早点确定关系更利于培养感情,你这样要等到何年马月才修成正果?”魏轩疯狂暗示。

“可能我就是小众吧。”姜芮书不为所动,“我喜欢精致大餐,不喜欢快餐。”

“那你跟我交个底。”魏轩凑到她面前,“你对清昊到底有没有感觉?”

姜芮书抬头看着不远处正在给烤串刷酱汁的钱清昊,下一刻,钱清昊似有所感,扭头对上了她的视线,朝她微微一笑,指了指烤串。

姜芮书笑着摇摇头,钱清昊却捡了几串端过来,“再吃点?这几串烤得特别好。”

钱清昊在这里,魏轩就不好再问,有点恨铁不成钢,先别说过来不行?他马上就要问出答案了啊!

“谢谢。”姜芮书欣然拿了串烤羊肉。

“真是区别对待啊……”魏轩幽幽道。

姜芮书拿起一串羊肉直接塞他嘴里,“吃还堵不上你的嘴!”

魏轩笑嘻嘻叼着羊肉串跳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草屑,“那不打扰你们聊。”

“你们刚才聊什么?”钱清昊问。

“讨论当代年轻人的婚恋观。”姜芮书一本正经道。

“这么严肃?”钱清昊笑,“你们得出什么结论吗?”

姜芮书慢条斯理吃掉一串羊肉,“结论就是现在流行快餐式感情。”

钱清昊一听就懂了,“也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快餐,就像各种菜系,有些人喜欢辣的,有些人喜欢甜的,有些人喜欢咸的,有些人喜欢淡的,自己喜欢就好,不用跟别人比较。”

姜芮书点点头,刚才她没回答魏轩的问题,但是她再次意识到自己可能需要考虑跟钱清昊的关系了。虽然她没有义务一定要回应钱清昊的感情,但是她和钱清昊不是钱清昊单方面追求,而是她给了机会,钱清昊付出感情到底还是跟她有关系,不能拖太久……

“在想什么?”男人关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姜芮书抬头看他。“在想一个案子。”

“不顺利?”

她摇头,“已经结案了,只是……”

隐去当事人的关键信息,她将年勇学的事大概说了一下,“我不知道哪个他过得更好。”

她现在还记得很清楚年勇学最后回头的那个眼神,就那么一瞬间,他眼里的光寂灭了。

绝症给了他此生唯一的一次勇气去离经叛道,对原来的自己说不,但是命运开了个玩笑,叫他彻底放出心中渴望的时候,又将他打回原形。

钱清昊就地坐下,凝神先思考了一下,“他的生活变成这样,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不满意却又没有想过改变;另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最开始他和妻子的结合并不符合他心中真正的预期。久而久之,压在心中变成了执念。”他轻轻笑了笑,“其实他幸不幸福,主要看自己怎么想,他失去了梦想,但又重获了健康和家庭,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如果人生走到这个阶段无法改变,那只有改变自己。”

“那如果你是他,你会怎么做?”

“我?”钱清昊想了想,“我不会放弃家庭的责任,满足自己的愿望不应该基于伤害另一个人之上,但是我想我不会走到那一步,因为——”他深深看着他,说出最后一句话,“从一开始,我不会将就。”

姜芮书看到他眼中缱绻的情意,微微低下头,轻轻笑了笑:“嗯,你说的对。”

聚会结束,姜芮书没让钱清昊送,好在这里距离凯旋公馆就半小时,时间也不算晚,路上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回家洗了澡,她擦着头发走到窗前。

月似银盘,高悬夜空。

姜大橘不知道铲屎官在看什么,喵一声跳上窗台,甩了她一尾巴毛。

姜芮书无奈,“我可是刚洗澡的。”

姜大橘扬起下巴表示要挠挠,姜芮书给了它挠了两下就打起呼噜噜来,干脆把它抱进怀里撸。

“喵~”姜大橘扬起头叫了声。

“你问我在想什么?”

“喵!”

“在想我该怎么处理一段感情。”

“呼噜噜噜噜噜……”

“真是个难题啊……”姜芮书有点苦恼,“我原本以为可以慢慢接触下去,可是他先投入到了这段关系里,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还不是很想这样确定关系,时间还不够,感觉也还不够,可是再等下去,我也不知道还要等多久,等太久了会不会耽误他……。”

“呼噜噜噜噜……”

“哎……”她长长的叹了口气,低头看着没心没肺的大猫,“感情真是个复杂的东西。”

“呼噜噜噜噜……”

看着爽翻的姜大橘,姜芮书忍不住笑起来。

这时,姜大橘用脑袋蹭了蹭她的掌心,她便知道姜大橘还想挠挠。

她又从头到尾给姜大橘挠了一边,挠得姜大橘软成一摊猫饼,嗲嗲叫了声:“喵~~~~~~”

在这个家里,姜大橘最喜欢她的马杀鸡,范阿姨也给撸,但范阿姨总说大橘不喜欢她挠,连带去宠物医院都没这么舒服。

“所以我是你的最爱吗?”姜芮书揉了揉它的大脑袋,“换了别人都不行?”

“喵嗯~”

姜芮书失笑,忽然想起范阿姨的话,说要看她甘不甘心。

甘心就是找一个各方面条件合适,人品也没有问题,就是搭伴过日子,运气好两人婚后能处出感情来,一般的在很多年以后也会变成亲情,运气不好的或许就冷冷淡淡,这辈子就这么过了。

就像范阿姨,就像……年勇学。

可其实年勇学不甘心的,多年后离婚的理由是感情不和,连妻子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感情不和,不是吗?

不甘心的勉强甘心。

她想,自己是不甘心的。

她不想过那种一眼望到头的日子,想要那种一想起他就忍不住露出笑的快乐,想要那种不言而喻的默契,想要那种灵魂共鸣的颤栗,想要那种一辈子不多不少有他就够了的圆满。

只是啊,不知道啊她有没有这样的幸运……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