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一十九章 覆水难收

第三百一十九章 覆水难收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317  |  更新时间:

第三百一十九章 覆水难收

赵嘉轩还想再说,被秦聿拉住了,他回头就看到秦聿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

他咬着牙不甘心地坐了回去,但情绪仍然很激动,部肌肉紧绷,胸口不停的起伏,握紧的双拳青筋暴起,姚千语的这个提议对他刺激不小。

秦聿起身道:“这个要求不合理,被告不能同意。”

姚千语突然想把孩子交给赵嘉轩抚养,事先没有跟李逸寒通过气,在经过最初的震惊之后,李逸寒反应过来,连忙小声的问姚千语:“你真的要把孩子给赵嘉轩抚养?”

姚千语看了一眼对面,眼睛里有着让人无法理解的执着:“给他养,你帮我说把孩子给他养。”

“你想好了,抚养权一旦更改,你想再要孩子回来就很难了。”虽然这个孩子给姚千语带来了很多的麻烦,但是李逸寒很清楚姚千语有多看重这个孩子。一个人把孩子生下,忍受的未婚先孕的非议,她之前压根没有想过要把孩子交给赵嘉轩。

“给他!”姚千语肯定道。

确定了姚千语的决定,李逸寒马上反驳秦聿,“被告的各方面条件的确比原告优越,能够给孩子提供更加优越的环境成长,对孩子更加有利。”

在抚养纠纷上,以孩子的利益为上,由谁抚养更有利于孩子,法院就会判谁抚养孩子。

秦聿轻轻一笑,“对于未成年的抚养权纠纷,的确以孩子的利益为准。但是,婚姻法第36条规定:哺乳期内的子女,以随哺乳的母亲抚养为原则。”

他还没说完,李逸寒就意识到了他要说什么。

“原告与被告虽然不是离婚,但是对于孩子的抚养权也应当遵从这一条规定,目前孩子仍在哺乳期,应当由母亲抚养。”

姚千语是在跟赵嘉轩分手之后才发现怀孕的,迄今为止一年半,孩子未满周岁,仍在哺乳期中。

“同时,按照相关规定:"两周岁以下的子女,一般随母方生活。"除孩子母亲重病无法抚养,或者有其他不能抚养孩子的理由,则有父亲抚养。”

说到这里他还没说完,“被告妻子已经怀孕,不久将有其他的子女,而原告未婚无其他子女,由原告抚养孩子更利于孩子身心健康。”

赵嘉轩听他有理有据数落了三个理由,心稍稍放了下来,审判长也没有反对的意思,看来这三个理由都站不住脚,不用担心姚千语把孩子塞给他。

这心情跟坐过山车差不多。

还好秦聿控制住了场面。

秦聿说完就看着李逸寒,表示自己说完了,请他发表自己的高论。

可是李逸寒知道,这三个理由无从反驳,每一个拎出来都能反对姚千语把孩子给赵嘉轩抚养。

他对姚千语轻轻摇了摇头,表示已经没有办法了。

姚千语木然的看着对面,嘴唇轻轻颤抖了一下,最终没再说出什么。

短暂的休庭后,吴佳声当庭宣判,判决被告给予适当付抚养费,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听到法槌落下的那一刻,赵嘉轩一直悬着的心彻底放了下来。

“耶!”赵嘉轩兴奋挥了挥拳。

接着他就看到姚千语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眼底的情绪复杂的让他看不懂,还有点莫名的心悸。

这时许如一从旁听席走过来,见自己老公望着对面,便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赵嘉轩连忙收回了目光看着自己老婆,“坐这么久不累?”

许如一淡淡的笑了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跟秦聿说道:“这回多谢秦律师,辩论很精彩。”

赵嘉轩也得到了提醒,连忙道:“确实多亏了秦律师,说是力挽狂澜也不为过。”

秦聿道:“不客气,你付了钱。”

夫妻俩兴高采烈,秦聿将目光投向对面,对面的座位已经空了,姚千语默默地走了,谁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停车场,秦聿准备上车的时候,忽然发觉旁边有人在盯着自己,扭头看去,只见姚千语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秦聿淡淡看了她一眼便收回了目光,他对于败诉的原告毫无交谈的想法。

“你粉碎了我所有的希望。”姚千语忽然说。

秦聿一顿,抬起头,“在我看来,我保护了一个家庭。”

“家庭?”姚千语扯了扯嘴角,“明明是我先到的……”

“婚姻不分先后,只分合法不合法。”

姚千语看着他,“大概你不懂什么是爱。”

“如果爱是将自己和对方的生活搅乱,这份爱不如没有。”

“那你一定没爱过人……”她的眼神变得空茫,“爱会让人失去理智,无法自持,不惜代价,飞蛾扑火也在所不惜……”

秦聿没有说话。

“你觉得我不可理喻,可你不会懂的,等你真的爱上一个人你才知道,有他就好,有他就够。”

姚千语说着误住了脸,肩膀颤抖起来。

“姚女士……”

李逸寒从她后面走上来,将一块纸巾递给他。

眼泪从指缝流出,姚千语突然推开他的手,转身跑开。

李逸寒唉了一声,拿着纸巾的手无力垂下,最终化为一声叹息。

“秦律师。”

秦聿准备上车,李逸寒突然叫住他。

李逸寒眼神复杂,“你又赢了……”

“承让。”

李逸寒心知一点也没承让,虽然在这个案子当中原告比较弱势,她的诉讼请求找不到强力的法律条款来支撑,只能争取法官在自由量裁之间的倾向,但是这场辩论中,秦聿未有一刻落了下风。

他心情复杂,但这没有动摇他的决心和信心,除了秦聿这个变态,法庭上胜败是常有之事,他不是变态,所以输几场没什么。

“李律师还有别的事?”见他不走,秦聿问道。

李逸寒看着他,“姚女士生这个孩子下来,并不是为了报复,这个孩子也不是她设计来的”

李逸寒知道赵嘉轩怎么看待姚千语生这个孩子的行为,觉得有必要为姚千语澄清一下,“她和赵嘉轩之间存在着许多问题,所以她想分开一段时间让两人冷静下来再重新开始,分开三个月后她才发现自己怀了孕。她也纠结过这个孩子究竟要不要生下来,可其实她没有什么选择,因为医生告诉她,她的体质特殊,怀孕不易,如果打掉这个孩子,可能这辈子没有机会再做妈妈……所以最后,她选择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秦聿眉目淡漠,“所以?”

李逸寒叹气。

覆水难收,没有所以。有时候命运就是如此弄人,错过了一刻就可能错过了一辈子。

不论姚千语有多少苦衷,在赵嘉轩有了新的家庭之后,他们之间已经再无可能。

无论是法律上,还是道德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