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二十章 谣言

第三百二十章 谣言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534  |  更新时间:

第三百二十章 谣言

中午吃饭的时候,吴佳声来的最晚,见姜芮书和朱玮霖几个坐一块儿,他便端着餐盘走过来。

但等他一坐下就发现大家看自己的眼神有点不对,“怎么这么看我?今天的我特别帅吗?”

刘一丹左看看右看看,小声问道:“吴法官,听说你明年要结婚啦?”

吴佳声挑挑眉,颇有优越感的看着眼前一帮单身狗,骄傲抬头,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嗯哼。”

“你是不是有个前女友?”

吴佳声一脸懵圈,“什么前女友?”

“不是说有个前女友回来找你吗?”

吴佳声更加茫然,“我就一个女朋友哪来的前女友?”

“你初恋啊!”

“你别胡说八道啊,我就一个女朋友,初恋就是我女朋友!”

有时候同事聚餐他会带女朋友一起去,所以大家都认识他女朋友,他女朋友也认识他这些同事。

“可我听到的就是你有个前女朋友,当年你们分开后她觉得还是你好,所以又回来找你。”刘一丹觉得他在隐瞒,“放心我们不会乱说的。”

吴佳声眉毛竖起来,刚想说什么鬼前女友?我根本没有前女友?

就听旁边的姜芮书蹦出一句,“难道不是吴法官的前女友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生了个儿子?!!!

吴佳声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他哪来的儿子啊?

这时一直没吭声的朱玮霖突然开口,“可我听说……”

所有人看着他。

“吴法官还没破处。”

当下一片寂静。

“噗……”刘一丹没有忍住笑出来,随后大家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下移,看的吴佳声菊花一紧。

吴佳声已经出离的愤怒了,一张脸比食堂的大锅还黑,“你们都从哪儿听到的啊?我他妈就没有前女友!还有谁说我没破处啊?我这个月已经破了——”

因为愤怒,他最后一句几乎是吼出来的。可是,话说出口的一瞬间,他就知道不妙想收回来,可惜嘴巴比脑子快。

周围一片寂静。

周围的人同时望过来。

哐当一声,有个男同事震惊的把饭盒都丢掉了。

啊,原来吴法官是这么浪的人吗?看不出来啊!

“呃,恭喜?”姜芮书试探着说道。

其他人回过神来,连忙跟着说:“呵呵,恭喜恭喜啊!”

吴佳声恨不得原地爆炸。啊,他怎么就说秃噜嘴了?

“好像……那什么之后,要给红包?”刘一丹又说。

“他给还是给他?”姜芮书问。

大家都看着刘一丹。

刘一丹想了想,“……好像是给他吧,毕竟是……那什么,嗯,那什么了,没有了……”

“哦,这样啊。”姜芮书很没诚意道,“我们这里没这种风俗。”

“没有没有,都没听说过。”

“我只听说过结婚的要发红包。”

大家纷纷附和,转开了视线继续吃饭。

吴佳声气得想当场绝交,这群小气鬼!

不过他已经猜到谣言是怎么流出来的了,肯定是那两个陪审员八卦,结果话传着传着就变了味儿。

“都怪被告那个律师!”他悲愤不已。

姜芮书忍笑,“你怪人家做什么?”

吴佳声怒道:“有个前女友偷偷生孩子,准备结婚的时候送回来的那个男的不是我是我上午开庭的当事人,我只是有点同情孩子什么都没说啊那个被告律师就拿我来打比喻问我如果我有个前女友偷偷生孩子在我准备结婚的时候带孩子回来给我我能不能接受?”他说这话一口气不带喘的,可见是心里委屈到爆炸,“你们说他是不是很过分?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用我来做假设?太可恶了!太不尊重主审法官了!”

“噗……”大家都忍不住闷笑,连一向没什么表情的朱玮霖也忍不住抖起了肩膀。

“你们还笑!等你们遇上这个律师就知道多憋屈了!”吴佳声悲愤不已,控诉这帮没有同事爱的法官。

“那律师叫什么啊?这么有才?”刘一丹笑着问。

“姓秦,大安律所那个给了钱什么官司都接的律师!”

诶?那不是秦聿吗?

姜芮书一瞬间就知道了是谁,不过想了想也不意外,这的确是秦聿的风格。

她觉得吧,秦聿可能就是故意的,他估计是知道吴佳声是个什么秉性,不想让他同情原告,就让他来了一个设身处地换位思考一下。

不过这个猜测她不会告诉吴佳声,毕竟……难得看笑话。

“好啦,我们都相信你,不会乱说的。”她非常体贴地换了个话题,“聊点别的吧,最近有什么好玩的事儿吗?”

“天天忙,哪有什么好事?”

“不被当事人气就不错了。”

刘一丹歪着脑袋想了想,“好玩的没有不开心倒是有。”

“怎么啦?”

“就是最近好多不幸,还有好多糟心事,你们最近有看微博?”

吴佳声道:“每天忙的飞起,哪有时间看微博啊?”

“哦,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年少时的一个男神发表不正当言论,但是为了国家,我已经脱离粉籍,从此粉转黑!”

吴佳声吐槽他:“你们追星女孩整天为这个神魂颠倒,那个神魂颠倒,真搞不懂你们。”

刘一丹哼哼,“我们追星女孩虽然为这个神魂颠倒,为那个神魂颠倒,可我们有骨气呀!”

“追星还涉及到骨气?”

“那当然!”刘一丹高傲抬起头。“国家面前无爱豆!谁要是伤害到我们阿中哥哥,我们说脱粉就脱粉,说关停站点就关停站点,说解散后援会就解散后援会,可不像某些直男,嘴上嚷嚷的厉害,最后把自己说的话全吃掉,去捧某些恶臭的臭脚。”

吴佳声一听就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儿,马上声明:“我可早就不粉那个什么球啦!别人怎么样我可管不到。”

“还不是你们直男。”

吴佳声没了声,这没法反驳,他就是直男,钢管直一点也不弯的那种。

刘一丹见他偃旗息鼓,没有给他难堪,要换了个话题。“最近我们S市也有件事儿上了热搜,好像是师范学院有个男生偷拍那女同学,那女同学要报警,老师拦着不让,说传出去有损学校名誉,简直气死人了,这什么鬼学校?”

“现在很多学校这样啊,把学校名誉看得比一切都重,发生问题第一反应不是解决而是捂住,把污垢都藏在光鲜亮丽的外表里面。”吴佳声说。

“对!以前看到过好多次新闻,学校里有女生被强/奸,学校根本不想着怎么抓住凶手惩罚凶手,而是用保研安抚女学生,免得传出去影响学校声誉。”刘一丹做了个呕吐的表情。“真恶心。”

“那现在那女生怎么样?”姜芮书问。

“不知道,在这曝光以后,那女生就没了消息,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学校给压了下去。”

“我估计是,再说学生也不敢得罪学校啊!毕业证还要不要了?”吴佳声对女生的结果并不乐观,这样的情况太多太多了,个人跟学校这个掌握着自己未来学历的庞然大物相比,实在太弱势了。

吃完饭吴佳声就忙着去澄清谣言了,不然再这样传下去,他可能就不止是前女友为他生了儿子,可能就变成他离过婚不要儿子,到时候他十张嘴都说不清楚了。

而姜芮书没有想到,她很快就见到了热搜中的当事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