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二十四章 简直完美

第三百二十四章 简直完美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36  |  更新时间:

第三百二十四章 简直完美

“说什么?”小孩不知真傻还是装傻。

姜芮书瞥一眼就看穿了她,拿出询问当事人的派头,“家庭住址、监护人联系方式。”

比起不小心走散,姜芮书更愿意相信这小孩是离家出走,但她没有搞清楚这娃儿为什么离家出走的想法,孩子虽然还小,但也有不愿意被外人知道的隐私,需要尊重,不管是什么原因,回到家里自然有家长跟她沟通。

徐雨澄低头,用沉默抗争。

姜芮书直接戳穿她,“你不是被私生饭追,是被家里人追吧?”

私生饭是不可能的,要是跟家人走散,她应该马上找人联系家人才对,所以这两个说法都不大可能,姜芮书想起资料里似乎说小孩是单亲家庭,微微眯了迷眼睛,“刚才那是你妈妈吧?”

徐雨澄的小身体微微颤了颤,咬着唇就是不吭声。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小孩撅起嘴,“我就不说!”

“不说我就送你去派出所,让警察叔叔送你回家。”

徐雨澄一下子跳下来,揪着她胳膊,“我不回家!我跟你走!”

活似无家可归的小可怜,可怜巴巴求好心人收留。

姜芮书一脸冷漠,“你先交代清楚。”

徐雨澄摇了摇她胳膊,用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她,“大姐姐,我吃得少干得多,你只要给我一日三餐,不,两餐就行!要是你家里住不开,我睡沙发地板都可以,只要你收留我。”

“谢谢厚爱,我家十几个房间住的开,我每天在两米大床醒来,家里还有专职管家,但是我不想收留陌生人。”姜芮书冷酷无情扯下她的手。

吹牛!徐雨澄心里认定姜芮书就是不想收留自己,其实她也是刚刚才想到跟姜芮书走,因为她自己跑出来,白天还好,到了晚上得找个过夜的地方,住酒店要身份证,她一个七岁的小孩独自跑去订房间,估计酒店第一反应就是打电话报警,那些不用身份证的小旅馆不安全,别人看她一个小孩很容易打她主意。

所以找个信得过的人收留是最保险的。

姜芮书就是这个人。

她是法官,还曝光过,可信度很高,而且之前完全不认识,她不会知道自己太多事情,想找自己的人再怎么找也找不到一个陌生人身上。

简直完美!

问题就是姜芮书不答应。

她的小脑瓜飞快转动起来,眼睛慢慢红了,眼泪打着转就是不掉下来,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声音也哽咽起来:“大姐姐,你就收留我一晚吧,我没办法……”

话语未尽,却倒进了无奈,引人遐想,擅长发散思维的人这会儿能脑补出一大出爱恨情仇。

姜芮书面无表情,冷酷宛若无情帝王,“你的眼泪是怎么做到看着要掉下来却怎么也掉不下来的?”

徐雨澄一僵,这下眼泪却真的落了下来,可怜极了。

姜芮书叹了口气,抽了张纸巾给她,“先擦擦,想让我帮你就跟我说实话。”她指指自己的眼睛,又点了点自己心口,“我会看,也会分辨——想要获得别人真心帮助,需要真心求助,而不是欺骗和利用。”

徐雨澄咬着唇,摸摸接过纸巾,坐了回去。

一时无言。

姜芮书也没催她,这孩子比较早熟,很多事不能用寻常小孩的目光去看到她,她看起来真的有点什么事,姜芮书愿意帮助她,但也要看她到底有什么事,便是成人闹脾气,也要先看个对错。

这时,侍应生再次过来,“女士,您要的蛋挞。”

“谢谢。”姜芮书礼貌的笑了笑。

侍应生把蛋糕放在桌上,姜芮书推到徐雨澄面前,“听说这家店的蛋挞不错,酥脆香甜,隔壁小孩都馋哭了。”

“你不是说自家十几个房间吗?你住的是宾馆吗?”徐雨澄吐槽。

姜芮书笑,“你不吃就算了。”

徐雨澄一脸嫌弃,手很诚实地伸出来拿了个蛋挞,真像姜芮书说的那样酥脆香甜,出乎意料的好吃。

她一边吃一边问:“你什么时候订的蛋挞?”

“进来之后。”

“这里好像没有蛋挞吧?”

“叫他们做,没有就从外面买。”

人家好歹是个上档次的咖啡厅,也是有尊严的!难道你叫人家买,人家就会买?

可见她习以为常的态度,徐雨澄现在突然有点相信她家有十几个房间还有专职管家了,同时心里有点担忧,这法官这么有钱不会是贪的吧?

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蛋挞将唇齿都留下了香甜的味道,心情似乎也好了很多,徐雨澄这一刻突然有点感动,明明素不相识,还是自己缠上她的,她却愿意花时间耐心地在这里陪自己。

心里突然堵得慌。

“如果我不说,你是不是不会收留我?”她忽然问道。

“准确说,不管你说不说,我都不会收留你。”姜芮书的回答毫不犹豫,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你……”

姜芮书抬手示意她先听自己说,“你知道如果我收留你,会有什么后果吗?”

徐雨澄看着她,摇了摇头。

“你的监护人知道后可以以拐骗幼童起诉我,这不是开玩笑的。”姜芮书耐心跟她解释,“你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有法定监护人,在这之前我们素不相识,我没有权利收留你,我也不会收留你。我不知道你身上发什么了什么事,如果是你遭遇到了不法之事,需要帮助,可以告诉我,我可以给你提供帮助,但如果你只是闹脾气或者跟家人有什么矛盾,这需要你去沟通解决,不应该把外人牵扯进来。”

徐雨澄默然。

“再者,你不应该随便跟一个陌生人走,不管你跟家里有什么矛盾,都不要轻易跟陌生人离开,因为坏人脸上不会写着坏人,也可能带你走的时候没有坏心思,但是之后没人能保证一个陌生人会不会对你心生歹念,不论你多聪明,你终究还是个孩子。”

“你说的好像全世界都是坏人一样……”

“这个世界上的坏人远比你想的要多得多,也可怕得多。”

徐雨澄才想起她是法官,应该见过很多坏人,但嘴上不成服软,“那你想把我怎么办?”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