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二十六章 关你什么事

第三百二十六章 关你什么事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334  |  更新时间:

第三百二十六章 关你什么事

“雨澄!”

远处一声凄厉的叫声,姜芮书一开始没听清楚叫的是什么,只是被叫声吓到,循声看去,就见一个女人疯子似的冲过来,徐雨澄下意识躲到姜芮书身后。

女人见姜芮书挡着徐雨澄,抬手就朝她脸上招呼。

姜芮书手疾眼快架住对方的手往后一推,女人一下子没站稳,踉跄着倒退了两步,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姜芮书感觉背后的小孩紧紧拽住她的衣服,便下意识挡在她面前,拦住了女人伸过来抓人的手,“你什么人?”

女人对姜芮书怒目而视,“我才想问你什么人?你怎么跟我女儿在一块?!”

女儿?姜芮书一愣,这人是徐雨澄的妈妈?

趁着她怔愣的片刻,女人一把拽住徐雨澄的胳膊,想将她抓到自己身后,但这时候姜芮书反应过来,连忙抓住了徐雨澄,女人见状,“你放开我女儿!不然我就报警了!”

姜芮书不管她,看向徐雨澄,“这是你妈妈?”

“我不是她妈妈,难道你是?”女人对姜芮书充满了怀疑和戒备,“你到底什么人?是不是你拐骗了雨澄?”

“徐雨澄。”姜芮书叫小孩。

徐雨澄低着头不说话。

姜芮书明白了,这真是她妈妈。

趁着她松手,徐雨澄妈妈连忙将小孩拉到身边,马上检查她身上有没有不妥当,确定没有之后,目光如刀子射向姜芮书,“你到底是什么人?雨澄为什么跟你在一起?是不是你把雨澄骗出来的?”

今天徐雨澄是有工作的,结果徐雨澄自己偷偷溜了出来,这会儿看到姜芮书,不由怀疑是不是姜芮书拐骗了女儿。

“骗?”姜芮书觉得自己和徐雨澄这么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公共场合,徐雨澄也好端端的,正常思维难道不是孩子丢了被好心路人碰到顺手照顾?有警惕心是好,但这么不分缘由怀疑别人,实在让人不愉快。

“雨澄一直很乖,要不是有人哄骗她,她怎么会自己跑出来?”就差明着说姜芮书把小孩骗出来图谋不轨。

姜芮书觉得徐雨澄妈妈对待孩子的方式有点问题了,徐雨澄明显是想出来玩,可是徐雨澄妈妈从来没有觉察孩子的渴望,也可能她知道,但她忽略了,觉得孩子贪玩,被压制后徐雨澄也没有反抗,所以她觉得孩子听话。

“我是在停车场碰到她的,她只是想出来玩一会儿,没有别的原因。”姜芮书还是跟她解释清楚。

“不可能!雨澄今天还有工作!”徐雨澄妈妈断然道。

“她只是个七岁的小孩,想玩很正常,我一个成年人周末加班都想撂担子,何况她一个孩子?”

“那是你!雨澄从来没有撂担子!你把你个人信息告诉我,我要查证你的身份,否则我有理由怀疑你就是想骗雨澄去做什么!”徐雨澄妈妈说着要上前跟姜芮书要身份证。

“妈妈!”徐雨澄突然叫了出声,“不是大姐姐哄我,她想带我去派出所的,你不要怀疑她。”

徐雨澄妈妈马上将目光转向徐雨澄,“为什么要去派出所?”

徐雨澄低头不语。

但她妈妈却明白了,这孩子真是自己跑出来的,顿时怒由心生,一巴掌拍在徐雨澄屁股上,“你个死孩子!你偷偷跑出来知道妈妈多担心吗?我找你快找疯了!你怎么连个电话都不给我?你是存心急死我是不是?”

她每说一句话就打一巴掌,徐雨澄站得笔挺,就是低着头不说话。

姜芮书想起徐雨澄说她很久没出来玩,眼下又见她这么教训孩子,便忍不住了,“徐雨澄妈妈,孩子偷偷跑出来是有点任性,但你教育孩子之前应该先问问她为什么跑出来。”

徐雨澄妈妈反唇相讥,“关你什么事?”

“不关我的事,但你这样不问有缘指责孩子,会很伤害孩子。”姜芮书看着她,“徐雨澄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这个年纪的孩子应付学业就吃力了,可她还要工作,比成年人还要忙,你为她想过这到底是不是她想要的吗?”

听到这话,徐雨澄妈妈勃然大怒,似乎一点也忍受不了别人这样误会她对女儿的心思,激动大吼起来,“我伤害她?我不为她着想?你一个外人知道什么?你知道我为她付出了多少?你知道我为了她做了多少事?”

她的手指差点怼到姜芮书鼻子上。

姜芮书叹气,已经大概能想到徐雨澄跟她妈妈平时关系怎么样了,可是她作为一个外人说不上什么话,说多了人家还觉得多管闲事,心里很为这孩子惋惜。

她摇了摇头,看着小孩,“徐雨澄,以后你心里有想法就好好跟妈妈沟通,不要憋在心里,以后也不要随便乱跑出来,外面真的很危险。”

徐雨澄咬着唇,没回应。

“抱歉啦,不能带你去玩,以后你跟妈妈一块去吧。”姜芮书的话音刚落,手机就滴滴响起来,是刘一丹来了。姜芮书先接了电话,微微笑了笑徐雨澄,“我先走了,祝你好运,未来的大明星。”

徐雨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看着姜芮书远去的背影。

姜芮书走到街口回了下头,见她还在看着自己,笑着挥了挥手,就转身消失在了人流之中。

徐雨澄低下了头。

徐雨澄妈妈觉察到女儿情绪低落,想到刚才姜芮书的种种表现,也意识到自己错怪好人了,低声道:“对不起,雨澄,妈妈真的太着急了,你突然不见了,妈妈的心跟被人剜了一样,妈妈甚至想过要是找不到你,妈妈就不活了……”

说着她红了眼睛,她真的急得快疯了,要是再找不到女儿,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徐雨澄想说什么,可是看到妈妈发红的眼睛和浓浓的担忧,又把话咽了回去,默默摇了摇头。

徐雨澄妈妈想起刚才那个年轻女子的话,心里有点迟疑,不确定她说的是真是假,试探着问了一句:“雨澄是不是想出去玩?”

徐雨澄抬头看着妈妈,“……我已经很久没有出去玩了,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妈妈,我觉得好累……”

徐雨澄妈妈听了心疼不已,她也知道这么大的孩子整天工作累,但是有什么办法,这个行业更新换代太快,如果中断一阵子,别人就以为你过气了,就找别的小孩去了,等你再回来已经没有地位。

孩子好不容易才打拼到现在的地位,不能轻言放弃,不然一切都要前功尽弃。

想到这些,她的心又硬了下来,柔声道:“等忙过这段时间,妈妈就带你去游乐园玩。”

徐雨澄抬头,澄澈的眼睛里全是信任和期待,“那妈妈要说话算话,不然我就不理妈妈了。”

徐雨澄妈妈微微一笑,“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