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二十七章 一次开庭

第三百二十七章 一次开庭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8  |  更新时间:

第三百二十七章 一次开庭

不久之后,姜芮书在商场的入口看到了刘一丹。

今天她纯粹是陪刘一丹出来逛街,并不打算买什么,因为每次换季衣服都会送到家中,她压根不操心,但是等晚上回到家,她看着后座上堆满的手提袋,顿时沉默了。

她恍惚记得,自己买的似乎比刘一丹还要多……

第二天,S市的气温就像促销大甩卖的商家满三十减十五一样断崖式下降,刘一丹兴冲冲的穿上了新买的毛呢大衣。

降温意味着S市的冬天真正来临了,距离年关也越来越近了。

而这时,高行雨的隐私侵权纠纷也开庭了。

上午八点半开庭,刘一丹跟姜芮书吐槽这男学生也太猥琐了,还师范学校的呢,这种猥琐男要是去当老师,祖国花朵要遭殃。

“你这是在影响法官的中立立场知道吗?”姜芮书打断她的碎碎念。

“那不是法官大人您说的,法庭之上,只看证据,我说什么都影响不了证据呀~”刘书记员很不负责地说。

“去去去,赶紧给我准备开庭去。”姜芮书没好气赶人。

刘一丹做了个鬼脸就跑了。

过了十几分钟,姜芮书看时间差不多,便换上法袍,招呼两个陪审员一起去法庭。

姜芮书和陪审员在法庭外听刘一丹宣读完法庭记录,接着就听她喊道:“请审判长、陪审员入庭!”

姜芮书当先走进去,坐到审判长的座位上,目光往法庭里一扫,不由问道:“被告没有到庭?”

只见被告代理人的位置坐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而被告的座位却是空的。

“被告因病住院,由我特别代理被告应诉。”被告律师答道。

姜芮书点了点头,将目光转向原告。

原告席中,只有高行雨一个人,她没有请律师,面无表情地坐在原告席后,脸上波澜不动,也不知是真不紧张还是把情绪都藏了起来。在姜芮书看过去的时候,她扭头过来对上姜芮书的视线,微微颔首示意,看起来很稳得住。

旁听席中坐了不少人,还能看到记者,看来这个案子还是有点热度。

姜芮书敲了下法槌,“现在开庭。”

这个案子最初源于一场同学聚会,那天高行雨受邀和一群同学吃了饭去唱歌,高行雨是出了名能喝酒的,自然是被灌酒的对象,那天大家玩得很嗨,都喝了不少酒,散场的时候大半都醉了,而高行雨是醉得最厉害的。剩下三四个还清醒要找车把同学一个个送回去,为了安全起见,每次打到车都留一个人下来看着剩下喝醉的同学。

林向阳比较文弱,便是那个留下来的人,结果林向阳趁着没人在拿手机拍高行雨的胸口和裙底,没想到的是他的行为被其他同学当场撞见,一下子闹翻了天。

高行雨的诉讼请求是要求林向阳删除照片、公开赔礼道歉、予以一定赔偿。

“被告事发当时已经在其他同学的见证下删除照片。”被告律师道,“至于公开赔礼道歉,由于照片并未外传,考虑到双方当事人的名誉,被告愿意赔礼道歉,但希望不公开。”

高行雨道:“照片没外传,但这事情已经全网皆知,有人说都怪我穿的暴露才勾引了林向阳,我的名誉受到了侵害,公开赔礼道歉是为了消除影响。”

“虽然穿什么是你的自由,但你的确穿着暴露。”被告律师道。

“我可以穿着暴露,但你不可以偷拍。”

“是,我尊重女性穿衣服的自由,但是我也必须申明,女性穿着过于性感的确容易引人遐想。”

“你的意思是女性要是被侵犯都怪她换衣服太引人遐想?”

“不,我的意思是,网友说你穿着暴露,这是事实,没有别的意思。”

这时,姜芮书说道:“被告方,你的意思却是让我感觉,原告被网络暴力是应该她活该,因为她穿衣服暴露——你嘴上不认同这个观点,但你的话肯定了这个观点。”

“审判长,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被告律师道。

“那么请你重新表达一下你的意思,让我不要误会。”姜芮书对他做了个请的手势。

被告律师意识到这是个女法官,可能对这类涉及女性权利的问题比较敏感,不宜在再这个问题上延伸下去,于是他果断地放弃了辩解,“抱歉,我陈述有问题,但我真的不认同那个观点。”

姜芮书没有追问,“所以现在的争议点是,原告要求公开赔礼道歉,消除不良影响,被告承认侵权行为,但不认可公开赔礼道歉这一诉讼请求,原告、被告双方可有异议?”

“没有异议。”高行雨道。

被告律师顿了一下,“没有异议。”

接下来是双方质证,高行雨提供的证据是ktv的监控,这一点无可反驳,被告律师没有提出质疑,而被告没有证据,但申请了人证到庭,不过人证要等到二次开庭。

所以第一次开庭,原告占了上风。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下次开庭能见到被告。”姜芮书宣布休庭前对被告律师说。

被告律师有点为难,“如果不涉及身份关系,律师可以全权代理,当事人可以不出庭吧?”

“可以。”姜芮书肯定道,“来不来都不会影响到庭审的公正性,只是上次调解他没有到场,这次开庭也没有到庭……当然,如果他实在无法到庭也不要紧。”

不影响定案,但影响具体结果吧?被告律师心知肚明,他已经感觉到审判长对自己的当事人感官有点差,但他也能猜到是什么原因,他的当事人表态愿意赔礼道歉,可是调解不现身,开庭不到庭,显得很没诚意。

这种案子由女法官审理就是有天然的劣势。

不管心里怎么想,他嘴上诚恳道:“如果我的当事人身体状况允许,我会告诉他准时到庭。”再次解释了被告为什么没有到庭。

姜芮书点点头,也不知信没信这套说辞,离开前看了眼高行雨,但没说什么,两人的目光对上一瞬便错开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