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二十八章 哪个更重要

第三百二十八章 哪个更重要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5  |  更新时间:

第三百二十八章 哪个更重要

高行雨回到学校,舍友徐蒙蒙见了她,连忙问道:“行雨你回来啦,今天开庭怎么样?”

“挺好的。”高行雨一边说一边放下双肩包,近日来严肃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轻松。

那看来是真还不错。徐蒙蒙为她感到开心,“行雨你太厉害了,第一次上庭都没请律师,还能取得好结果,真的太棒了!”

“主要是证据确凿吧,这个案子本来就不复杂,就算我不请律师,法官也会想办法理清楚案情再判决。”决定起诉林向阳后,她做了很多的准备,请律师要花不少钱,她从网上看到很多爆料,律师请的不好可能反而会耽误事,可那种资深可靠的律师她请不起,她又不想跟家里要钱,让家里操心,最后从一个法律专业的同学那里问到,如果案子不复杂的话可以不请律师,因为法官会搞清楚来龙去脉才做判决,就是比较麻烦法官而已。

“那也很棒啊!要是我一个人上法庭,可能会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高行雨莞尔一笑,“其实没那么要紧,法官人很好,是个比我们大不了几岁的小姐姐,还挺漂亮的,所以我一点也不紧张。”

“是吗?我还以为法官都是那种特别严肃的中年人呢!”

“你想知道的话下次开庭就知道了。”高行雨请了几个同学作证人,二次开庭的时候会到庭为她作证,徐蒙蒙便是证人之一。

徐蒙蒙愣了下,随后反应过来,突然有点忐忑,“是哦!下次开庭什么话时候?哎,被你一提醒我现在就有点紧张怎么办?万一在法庭上说错话怎么办啊?”

高行雨忍不住笑,“没事的,实话实说就好了,法官……”

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辅导员的来电。

她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等她来到教学楼,看到一脸严肃的辅导员,便知道是为了什么事,但还是问道:“老师叫我有什么事?”

“今天是不是开庭了?”辅导员问道。

高行雨心道果然,“是不是林向阳又要死要活了?”

“话不能这么说。”辅导员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不好看,但还是强忍着:“你呢,有什么诉求可以提,学校会尽量帮你协调,只是希望你不要把太多时间精力放在这样一件事上,毕竟你的主业是学习,凡事应该以学习为主。”

高行雨淡淡道:“不花多少时间,这次开庭结果很好,没意外的话下次就能结案。”

辅导员皱起眉头,“学校已经说了,会尽力满足你的要求,你不要再闹了,你知不知道林同学已经很多天没去上课?他现在又住进了医院,真出了事你要背上一辈子的骂名。”

“他寻死觅活关我什么事?”高行雨语气冷淡。

“怎么不关你的事?你这样逼他真出了什么事,你负得起责任吗?到时候会给学校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你想过吗?”辅导员满满的不赞同。

又来了。

每次都这样,拿各种理由来压她,好像自己追究下去会逼死林向阳,到时候她就是凶手。

这样的话不管听多少次,高行雨都无法接受,也不能理解,脸上一片冷漠:“偷拍不是我逼他的,他既然做出了那样的事就应该负起相应的责任,而我只是依法追究侵犯我的人的法律责任,我不认为自己有错。”

“难道同学的安危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值一提?”辅导员质问她。

高行雨轻轻一哂,“照这么说,如果我也以死相逼,学校是不是也会帮我追究责任?”

“你!”辅导员生气了,“你怎么就说不明白?”

“我的确不明白,为什么做错事的人拿自己生命要挟就能得到所有人的袒护,而受害者就必须退让,不退让是受害者的过错?”高行雨一双雪亮的眼睛直视着老师,看得辅导员有点不敢对上她的视线。

“林向阳才刚代表学校拿了个奖,你这么搞他,别人怎么看我们学校?这也是为了学校声誉,你就不能有点集体荣誉感?”

“学校的声誉比公正更重要?”

“学校给出过处理意见,你为什么就非要公开道歉?”

高行雨看着辅导员,“这种事我要公开道歉过分吗?用法律维护自己的权利有错吗?迄今为止,我有做过过激的行为吗?学校不允许学生维权吗?”

“不是不允许,是你要看情况……”

高行雨觉得腻歪,没了说下去的欲望,“老师,如果林向阳真的因为被我起诉而出事,我最后也不确定自己对不对,但现在没有师长来告诉我,而此刻我认为自己是对的,所以我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如果老师没有足有的理由来说服我,以后还是不要找我谈话了,免得气到您。”

“高行雨!高行雨——”

辅导员在后面叫,但高行雨头也不回,转瞬不见了人影。

-

二次开庭这天,高行雨起了个大早,飞快地洗漱后,她在宿舍里看了一圈,没见到徐蒙蒙的人影,便问了句:“蒙蒙呢?”

“她很早就起了,不知道去了哪。”一个舍友说道,“可能买早点去了吧。”

高行雨往徐蒙蒙床上看了看,手机带了,便直接打了个电话过去。

但直到自动挂断都没有人接。

她眉心拧起来,看了看时间,给徐蒙蒙发了条信息,告诉她七点半在校门口集合,接着去找其他同学。

可是等她去别的宿舍转了一圈,心忽然冷了。

“小梅身体不舒服,刚去校医室了,让我跟你说声对不起,她可能去不了法院了。”

“我不是廖海,廖海没带手机,应该是去教室了,今天他有节选修课,哪个教室来着,等我问问再跟你说吧。”

“啊呀,怎么这么早?我记错时间了,要不你先去找其他人,我很快就到。”

高行雨看着还没起床的同学,淡淡笑了笑:“不用了。”

今天的天气格外晴好,万里无云,一碧如洗。

高行雨望着碧蓝的天空,拉了拉双肩包,坚定地走了出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