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二十九章 都在这里等着她

第三百二十九章 都在这里等着她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48  |  更新时间:

第三百二十九章 都在这里等着她

高行雨在法院大楼遇到了姜芮书。

姜芮书见到她的时候就见她站在法院大楼前,仰望着高耸的大楼,一个人孤零零的,背影又透着无比的倔强。

想起她第一次上庭也是一个人,律师也没请,姜芮书心里有点佩服这姑娘,“高同学,早。”

高行雨回头,微微一笑:“姜法官,早。”

两人没说什么话,姜芮书向她颔首示意,便先进了办公楼。

过了一会儿,刘一丹到了办公室,忍不住跟姜芮书吐槽,“那个偷拍的男生来了一大群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来找茬的呢。”

“被告来了?”姜芮书找着资料,头也没抬。

“来了。”刘一丹说,“刚才在下面差点跟那个女学生发生冲突,他妈妈话里话外都在内涵人家女学生不检点勾引他儿子,真是……以为她儿子是香饽饽吗?”

姜芮书叹气,“刘书记员,你又在影响法官的中立立场,知道吗?”

刘一丹嘻嘻一笑,“姜法官你这么容易被影响?”

“当然不是。”姜法官斜了她一眼,“但是你的做法会影响法官的情感偏向。”

“我还以为你莫得感情。”

“我是人又不是机器,怎么会莫得感情?我感情丰富得很。”

刘一丹上下打量她,摇头:“看不出来,我就看你脸上写了三个字。”

“哪三个字?”

“工、作、狂!”刘一丹分别点了点自己的脸颊和额头。

“多谢夸奖。”姜芮书捡了颗巧克力砸她,“赶紧给我准备开庭去,耽误了开庭唯你是问。”

刘一丹接住巧克力,拨开糖纸就扔进嘴里,声音有点含糊:“是,法官大人~”

八点半准时开庭,姜芮书和两名陪审员同时走进法庭,等坐下来往法庭里一扫,果然多了很多人,旁听席几乎坐满,林向阳父母坐在最中间一脸不虞,似乎不满来了这么多人看热闹。

原告那边依旧只有高行雨一个人,脸上没什么表情,目光一直盯着对面。

而她对面……

被告的位置坐了一个男生,从姜芮书走进法庭就一直低着头,头发有点长,挡住了眼睛,只能看到戴了副黑框眼镜,瘦削个儿,存在感很低,放在人群里找不出来,看着就是个普通的大学生。

姜芮书敲了下法槌,“现在开庭。”

她将目光投向高行雨,“原告,你有没有新的意见补充?”

“没有,不过——”高行雨看着对面,“从事发后到现在,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被告,我很想问被告到底有没有真心认错?”

林向阳仍然低着头不说话。

被告律师道:“审判长,事发后被告心理压力极大,因此住进了医院,所以无法跟原告见面,这也正说明他心里非常痛苦,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被告可以亲自回答这个问题吗?”姜芮书看着林向阳。

被告律师微笑着坐了回去,眼睛微微眯了眯看着对面,这个女孩子还真有两把刷子,她这么一问就等于把被告架到了烤架上。

他偏头看了看自己身边的男生,眉心忍不住暗暗蹙了蹙,这样子可不大好博得审判长好感,不过想到后面的安排,他又放下了心……

高行雨的提问的确让姜芮书想到了被告或许心理压力极大,但这么长时间没有见面道歉,的确没什么诚意,也没什么担当。

林向阳缓缓抬起头,露出一张颇为清秀的面孔,看着便是那种乖乖学生的模样,任谁也不会想到他会做出那种猥琐之事。他表情紧张而忐忑,飞快的瞥了一眼对面,声音低哑:“对不起,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你……”

高行雨轻轻一哂,“不知道怎么面对还是不想面对?你寻死觅活让学校来压我,这就是你的真心?”

“审判长,事发后被告的心理压力的确很大,有医院的住院证明,不是故意逃避!”被告律师忍不住再次开口。

“那么原告说了这种情况存在吗?”姜芮书问,“被告是否存在给校方施压,从而让校方给原告施压的情况?”

被告律师叫屈:“审判长,我认为你的质疑有些有失偏颇,被告心理压力大是己身原因,校方担心出事,因此想办法调解双方当事人达成和解,让事情在得到解决的同时,又将双方当事人所受到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这是非常负责任的做法,但不管校方怎么说原告都不答应,只能说调解结果不尽如人意。”

“原告期待的解决方案是什么?”姜芮书问。

“删除照片,公开赔礼道歉。”高行雨回答。

“校方如何给你施压?”

“多次找我谈话,要求我放弃公开赔礼道歉这个要求。”

姜芮书看向被告律师,“如果是双方调解,不应该只是单方面寻找其中一个当事人进行谈话。”

被告律师问:“你说校方多次给你施压,有证据吗?”

“同学能证明我多次被谈话。”

“人证呢?”

高行雨说不出话来。

“原告?”姜芮书把目光投向她。

高行雨心中却明白了,原来都在这里等着她。她摇了摇头,轻声说:“审判长,我的证人没有到庭。”

她之前申请了几个证人到庭作证,就是事发当晚撞见被告偷拍的同学,人证物证俱全,能直接把被告钉死。

姜芮书意识到出现了意外状况:“一个都没到?”

高行雨一脸平静,平静得有点冷漠,“是的,所以我没有证人到庭作证。”

姜芮书略一想便有所明悟了,都是一群十八九岁的少年,先前或许是一腔热血想帮同学讨回公道,也或许面子抹不开答应出庭作证,可临到头害怕得罪人就突然退却了,不是每个人都像高行雨能顶住各方压力依然上法庭……

姜芮书心中轻轻一叹,看她的目光便有了些同情,又问:“那有没有证人证词,有证词也一样?”

高行雨摇摇头,“没有。”

姜芮书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随后将目光转向被告。“被告对于原告出示的证据有无异议?”

“没有。”被告律师道,“但是希望合议庭能考虑他的个人情况,给予他爱护和宽宥。”

“什么个人情况?”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