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三十章 狗屎

第三百三十章 狗屎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354  |  更新时间:

第三百三十章 狗屎

被告律师从桌上拿起一摞红本子,“被告一直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成绩名列前茅,平时与老师同学相处融洽,口碑良好,从未有过不良行为,这是被告近年获得的荣誉证书,足以证明他的优秀。”

高行雨皱起眉头,不是很懂被告律师想搞什么,而旁听席中,林向阳的父母则露出了骄傲的神情。

被告律师将证书递到审判席上,姜芮书翻开看了看,有各种奖学金,还有一些别的荣誉证书,旁边两个陪审员也先后传阅,这么看来被告这个人平时的确很优秀。

接着被告律师又说,“除此之外,还有被告班级的辅导员和同学愿意出庭作证。”

先到庭的是被告班级的辅导员。

这个辅导员是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有点矮,起来很严肃,叫人不由自主想起中学时的教导主任。

被告律师走到他面前,“请先自我介绍。”

辅导员说:“我姓廖,师范学院一八级二班的辅导员,也就是林向阳同学的辅导员。”

“你对被告熟悉吗?”

辅导员肯定点头,“熟悉,林向阳是我们班非常优秀的学生,经常能听到各科老师夸她。”

“能具体说一下他怎么优秀吗?”

“林向阳是个聪明又上进的学生,平时学习很努力,不像有些学生上了大学以后就爱玩,他非常勤奋,他获得的那么多荣誉就是他优秀的证明。”

“被告平时为人怎么样?”

“林向阳同学平时为人很低调,不爱出风头,也不爱跟人计较,班里的同学跟他相处的很好,从来没有听其他同学说过他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被告有没有前科?”

“没有,他的心思很单纯,都放在学习上,这一次跟三班的高同学之间的矛盾,我觉得这其中肯定有一点误会,林向阳同学的为人我们都看在眼里,他绝对不是那种思想龌龊的人。”辅导员看向审判席,“林同学真的是个非常优秀的学生,希望法官能对他多宽容一点。”

“好的,谢谢你的回答。”被告律师表示自己提问结束。

第二个到庭的证人是林向阳所在班级的班长,也是十八九岁的少年,中等个子,戴了一副银框眼镜,看起来很斯文。

“被告在班级中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被告律师提问。

班长看了看林向阳,一本正经回答:“林向阳平时很低调,学习非常优秀,给班级和学校都拿了不少荣誉,在我们系是排得上号的学霸,是个聪明又勤奋的人。”

“被告人缘怎么样?”

“挺好的,跟班里同学都能相处的来,叫他帮忙从来不推辞,不爱斤斤计较,跟人也从来没有矛盾。”

“在你眼中被告人品如何?”

“单纯热心,平时除了学习几乎没有别的爱好,每天过着宿舍教学楼,图书馆三点一线的生活,期末的时候会把笔记借给大家,帮大家划重点。”

“事发当天的聚会是谁提出的?”

“是我提出的。”

“为什么会叫原告参与聚会?”

“我只是大概邀请了三班的几个人,高同学是他们班的人带过来的。”

“你对原告熟悉吗?”

“只能说一般了解吧。”

“有哪些方面的了解?”

“听说她很玩的开,很会打扮,胆子比较大,酒量很好,很多人都认识她,算是我们系里的风云人物吧?”

“原告当天是什么打扮?”

“吊带衫和迷你短裙。”班长看了眼高行雨,“当时其实我们就嘀咕过,那么短的裙子弯个腰就走光,不大安全,不过的确很吸引人。”

“那天晚上你们喝了多少酒?”

“挺多的,因为是周末,所以大家没什么顾忌。”

“被告喝了多少?”

“这个我记得不大清楚,但每个人都喝了不少。”

“你还记得被告当时的样子吗?”

“脸红红的,眼睛也有点红,应该喝了不少。”

“好的,感谢你的回答。”

第三个证人是个女生,看起来有点紧张,吸了口气,才缓缓自我介绍:“我叫孙佳琪,是师范学院一八级二班的学生,也是被告林向阳的同学。”

被告律师问:“在你眼中被告是个什么样的人?”

“一个低调有才华的人。”女生毫不犹豫回答。

被告律师继续问:“被告平时跟女生的关系怎么样?”

“他平时不怎么跟女生接触,因为他容易害羞。”女生犹豫了一会儿,又说道:“说实话这事我觉得太突然了,不是很能相信,可能是那天晚上喝了酒比较冲动……”

“他平时有没有对女生有不恰当的举动或言语?”

“没有!女生开几句玩笑他就会脸红,说男女授受不亲,有点保守。”女生断然否定。

“所以被告在你眼中是个低调、优秀、害羞甚至有点保守的男生,是吗?”

“是的。”

“好的,我的提问结束了。”被告律师表示自己问完了。

还没等姜芮书询问,女生突然说道:“我有一样东西想给审判长和陪审员看。”说着她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折叠整齐的纸,慢慢展开,“这是我们二班全体同学的请愿书,林向阳同学真的是个非常优秀的人,我们都相信他的人品,希望法院能看在他平时表现优秀的份上,不要轻易否定一个这么优秀的人。”

她一边说一边向所有人展示请愿书上的签名,满满的手印格外夺目,高行雨的眼睛被深深刺痛,她觉得太可笑了,明明有错的是林向阳,结果不但学校袒护他,还有这么多人帮他说话,而她却一个证人都没有,是她做人太失败了吗?

姜芮书接过请愿书看了看,两个陪审员也凑过来。

“这东西还是第一次见。”一个陪审员惊讶道。

“看来这个被告真的很优秀啊,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另一个陪审员道。

姜芮书摇了摇头,被告律师说了这么多,其实真正的重头戏还是这个请愿书吧?

姜芮书将目光投向高行雨,“原告对证人证词有什么异议?”

“有!”高行雨断然道,“我想请问,一个人学习成绩好跟人品有什么关系?他偷拍我的事实难道就因为他成绩好,你们都认为他是好人就算了?我成绩没他好就活该吃亏?”

女生没有了刚才的果决,“……也不是这么说,只是林向阳平时人不错的,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KTV的监控拍得清清楚楚,他拿手机对着我的裙底拍,这叫什么误会?”高行雨目光灼灼。

女生不敢跟她对视,“那应该是他喝多了吧……”

高行雨讥笑了声,“喝多了就不负责任?这么说喝多了是不是强/奸杀人也不用负责?做了就做了,连承担责任的勇气都没有,还说什么真心道歉,狗屎!”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