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三十四章 解除监护关系

第三百三十四章 解除监护关系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2  |  更新时间:

第三百三十四章 解除监护关系

寒风呼呼的吹,赵思雨刚出地铁口就差点被吹傻了,连忙戴上口罩,裹紧了围巾,好在律所距离地铁口不远,几分钟就到。

“一定要买车!秦律师那种买不起,至少要买个姜法官那种!”她吸溜着鼻涕,在寒风中发下宏愿。

等她跑到律所,就看到律所门口一动不动站着一个小小的人影。

她走过去,“小朋友?”

对方慢慢转过身来。

藏蓝色羽绒服从头裹到脚,头上戴着一顶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遮住了半张脸,剩下那半张脸还戴着口罩,整张脸都看不到了,连是男是女都分不清,唯一能感觉的是这小小的身躯散发着强大的气场。

赵思雨心里突然有点打鼓,这该不是不是什么小朋友,而是一个成年人吧?一瞬间她想到了什么会缩骨功的杀手,伪装成小孩流窜作案……

这时,“杀手”抬起头,露出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声音冷酷而稚嫩:“我找你们这里最会打官司的律师。”

赵思雨啧了声。

这语气,太霸总了!

-

温暖的办公室里,杀手,哦不,小朋友脱下了伪装,露出毛茸茸的小脑袋和娇俏可爱的小脸,叫赵思雨说,这就是大小的美人胚子。

赵思雨端了杯奶茶放到小朋友面前,“小朋友,喝点奶茶。”

“请叫我徐小姐!”小孩高贵冷艳道。

赵思雨憋笑,这么丁点大的小孩叫小姐,这小大人的模样太可爱了。

“一般我们这里称呼女性委托人为女士。”赵思雨告诉她,小姐这个称呼不是很正式,在某些地方还带贬义。

“那你可以叫我徐女士!”小孩异常认真,“我现在就是你们的女性委托人。”

赵思雨差点笑得打跌,这位小朋友太好玩了~

但她知道小孩的面子也要顾忌,好歹现在是客户不是吗?她拿出专业素养,一本正经道:“你一个人过来找律师?”

“你看到我身边还有其他人吗?”徐小女士皱眉道,她感觉这个女律师脑子有点不大好使,尽问没用的问题。

脾气还不小。赵思雨心说,又问:“那你找律师有什么事?”

“当然有事。”但明显不想跟她说。

赵思雨不由扭头看着办公桌后面的秦聿,此时,秦聿目不转睛看着屏幕,一只手握着鼠标,不时轻轻点击一下。

过了一会儿,秦聿合上笔记本,抬眸看着对面沙发上的小孩,“徐雨澄?”

“是我。”徐雨澄挺直腰背,让自己看起来尽可能稳重。

“著名童装模特?”

“是的。”

“你想跟母亲解除监护关系?”

徐雨澄顿了下,很快道:“对。”

赵思雨闻言马上回头看着她,“解除监护关系?你多大?”

秦聿问:“你为什么想解除监护关系?”

提到这个问题,徐雨澄突然愤怒起来,“我不想她再操控我的人生!”

一个七岁的孩子说自己的母亲操控自己的人生……说实话不是让人很难相信,毕竟这个年纪的孩子三观还没定型,父母逼着学习可能就会觉得父母很讨厌,但学习就是这个年纪孩子必须要做的事,说句绝对的话,这时候父母就是要控制着孩子避免野蛮生长。

赵思雨就觉得大概是孩子妈妈管得严,孩子跟妈妈吵架了。

于是她就这么问了,谁知道一问,徐雨澄就炸了,“你没被操控过懂什么?!你七岁的时候有没有被迫挣钱养家?!你有没有全年无休每天都工作到深夜?!你有没有不分冷热穿着反季节的衣服站一天都不能休息一下?!你有没有发着烧还要在大冬天里凹造型吹一天的冷风?!没有你就给我闭嘴!”

赵思雨惊呆了。

这样一个七岁的孩子不但要工作,还那么繁重辛苦?

徐雨澄吼完又恢复了高冷脸坐了回去,看着秦聿:“现在可以谈怎么解除委托关系了吗?”

秦聿心里有了底,问道:“你母亲是你唯一的监护人?”

“应该是吧,我爸爸在我两岁多的时候不在了。”

“你还有没有其他法定监护人?”

“什么叫其他法定监护人?”

“你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

徐雨澄垂下了眼帘,“我爷爷还在,但我爸爸去世后就没有再联系过,我外公外婆那边不清楚,反正从来没联系过。”

“那么是否有其他关系亲密的亲属?”

徐雨澄摇了摇头。

“这样的话,我建议你跟你妈妈谈谈,比起解除监护关系,缓解目前监护关系的矛盾对你更有利。”

“为什么?”

“因为没有其他合适的人做你的监护人。”秦聿用跟成人交谈的方式跟她交谈,这小孩早熟,不用担心听不懂,“你是未成年人,不能没有监护人。”

“我不能独自生活?”她觉得自己完全可以独立生活,不需要大人的照顾。

“不能。”秦聿断然否定,“而且你妈妈是法定监护人,在你只有她一个法定监护人的情况下,除非她有过会被剥夺监护权的行为,否则监护关系无法解除,就算未成年人本人意愿也不能主动解除。”

“会剥夺监护权的行为有哪些?”

“性侵、出卖、遗弃、虐待、暴力伤害未成年人;曾经让未成年人置于无人监管和照看的状态,导致未成年人面临死亡或严重伤害,且屡教不改;长达六个月以上不履行监护职责,导致未成年人流离失所;有酗酒等恶习无法履行监护职责且拒绝将监护职责委托给他人;胁迫、诱骗、利用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屡教不改,情节严重的;以及其他严重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行为。”

“你妈妈应该没有这些行为吧?”赵思雨连忙问。

“怎么没有?”徐雨澄轻嗤,“我刚才说的那些不算虐待吗?不让我上学还不让我休息,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我只是个七岁的小孩,这还不叫虐待?”

“可是你这种情况严格说起来不一定是虐待,只能说违法。”赵思雨说。

徐雨澄扬起下巴,“这不是有传说中打官司从来没输过的秦律师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