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三十五章 甩锅

第三百三十五章 甩锅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0  |  更新时间:

第三百三十五章 甩锅

她自信满满,觉得秦聿一定会自己的委托,这种有本事有地位的大人就喜欢被吹捧又骄傲爱端架子,不容别人质疑。

“你直接起诉妈妈会很伤感情的,这等于你们直接断了母女关系,虽然法律不承认关系断绝。”赵思雨郑重道。

“我在这里还不能说明一切?”

“你跟妈妈相依为命的感情不可能说没有就没有。”

“你怎么回事?”徐雨澄不高兴,“干嘛总是阻挠秦律师,你是不是猴子派来的卧底啊?”

“小朋友……”

“叫我徐女士!”

“好,徐女士。”赵思雨耐心道,“解除监护关系不是小事,听你的话你妈妈应该是你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你又没有其他合适的监护人,且不说你能不能成功解除关系,就算能解除关系,法院也会给你找一个新的监护人,到时候那个监护人能不能比你妈妈更好根本无法预知。”

“这就是我的事了。”徐雨澄不领情,看着秦聿,“能不能请这个人出去?我觉得你们招这种人早晚会倒闭。”

赵思雨也看着秦聿,“她是未成年人,这个委托接不了。”

“未成年人也有诉讼主体资格。”秦聿说。

赵思雨想到秦聿来者不拒的性子,马上道:“可她只有七岁,没有诉讼行为能力。”

徐雨澄虽然听不懂专业术语,但下意识觉得这话对自己不利,“什么意思?”

“意思是你的权利被侵犯的时候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但是你不能自己去起诉。”赵思雨转头告诉她。

“为什么?”

“不满八岁的未成年属于无民事能力人,也就是说法律认为八岁以下的未成年人不能认清自己的行为后果,你要提起诉讼需要法定监护人代理你的权利。”

徐雨澄皱着眉头看秦聿,“能不能说人话?”

赵思雨道:“你想以虐待起诉你妈妈,需要你监护人为你代理。”

“我监护人不就是我妈妈?”

“对。”

“所以我起诉我妈,要她先同意?”

“对。”赵思雨表示肯定,“所以你想起诉你妈妈,需要先解除监护关系。”

“……”她要起诉妈妈,要先解除监护关系,但是解除监护关系就要以虐待起诉妈妈,可起诉妈妈,又要妈妈这个监护人同意。“这什么破规定?!”

“简单说,你是小孩,不能做主。”秦聿毫无同情心地告诉她这个事实。

“那我什么时候能做主?”

“十六岁以上。”

那还要好多年。徐雨澄不甘心也不相信,“难道一点办法也没有?”

赵思雨扯开一抹善意的微笑:“没有,除非你长大。”

徐雨澄气得眼睛发红,眼泪差点就掉了下来。

这时,秦聿突然道:“也不是没有办法。”

徐雨澄连忙站起来,蹬蹬跑到秦聿面前,“什么办法?”

“起诉仍然可以起诉,但不是律师代理。”

“那由谁代理?”

“民政部门或者未成年人保护机构,由法院指定的有资格作为监护人的个人或单位,代理未成年人起诉解除原监护关系。”

“可是她妈妈的行为只能说是违法,构不成虐待。”赵思雨马上说。

“这要看法院怎么认定,对未成年人造成严重伤害不一定只有身体伤害。”

“她才七岁,你拆散了她和她妈妈,她以后跟谁生活?”赵思雨仍然不认同,徐雨澄这么小的孩子最好还是跟妈妈生活在一起,哪怕她跟妈妈有矛盾,也比换个未知的监护人要好,因为徐雨澄没有其他关系亲密的亲属,到时候真的解除了她和妈妈的监护关系,法院可能会指定某个机构或单位来履行监护职责,比如社区或者未成年人保护机构,但这是妈妈能比得上的吗?这跟孤儿有什么区别?

徐雨澄十分不满地看着秦聿,“可以让她出去吗?我不想再听她说话。”

“秦律师!”

“出去。”秦聿对赵思雨说。

“可是……”

“或者回家?”

赵思雨哽住,到底还是屈服于掌握生杀大权的某人的淫威,蔫蔫地出去了。

徐雨澄对她翻了个三百六十度白眼,但是还没等她高兴一会儿,就听秦聿冷漠道:“这个案子律师代理不了,怎么做我已经告诉你,后面自己看着办,慢走不送。”

徐雨澄一听就垮了,她哪知道后面怎么办?找什么部门怎么起诉立案完全不清楚,这种事需要一个专业人士来做,“你帮我做这件事,我照价给你律师费。”

秦聿打开笔记本,一副不打算管了的模样。

“20万。”小孩张口报了个令人心动的价格,“我参加真人秀的收入都给你。”

“哦?你这么有钱?”秦聿抬起头。

小孩傲慢的抬起头,“我虽然不是很有名,但也是童模第一人。”

“你能支配自己的收入?”

徐雨澄脸上的表情一僵,才想起自己主要收入都由妈妈管着,自己只有一点零花钱,“等解除委托关系后我就可以拿到自己的收入。”

“到时候会有新的监护人接管你的个人财产。”

徐雨澄哽住,眼珠子转啊转,又想到了,“法院给我指定新的监护人会询问我的意见吧?我可以跟新的监护人协商。”

“我不接受空头支票。”

徐雨澄没办法,只好又想了一个理由:“我是公众人物,这种案子又很有意义,你帮了我会更出名。”

“没兴趣。”

“你这么厉害的大律师,一定不会吝啬帮助我这样的小可怜?”

“吝啬。”

“你这么帅,人肯定很好,一定会帮我的对不对?”

“不会。”

“我这么可爱,你忍心拒绝吗?”

“忍心。”

“你不答应我今天就不走了!”

“随便。”

徐雨澄一动不动盯着他,“你有同心情吗?”

“跟你无关。”

徐雨澄就没见过这么油盐不进的人,气得牙痒痒,“你到底怎么样才会帮我?”

秦聿被她吵得有点烦,干脆给她出了个难题,“如果你能说服赵律师,我就帮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