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三十六章 暂住

第三百三十六章 暂住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77  |  更新时间:

第三百三十六章 暂住

半小时之后。

秦聿面无表情看着站在跟前的赵思雨。

赵思雨被他看得头抬不起来,双手绞在一起,吞吞吐吐道:“是陆老板让我答应的……”

“他让你答应你就答应?”

赵思雨的脑袋垂到了胸口,一失足成千古恨!她怎么也没想到被一个小朋友算计了!

徐雨澄的办法很简单,就两字——碰瓷。

两人撞一块,摔坏了徐雨澄小十万的玉佛,徐雨澄直接投诉到大老板那里,大老板要赔礼道歉,徐雨澄说不用那么麻烦,只要赵律师答应帮忙就行了。

陆斯安一听就清楚是怎么回事,这事真追究起来不一定有赵思雨的责任,但少不得一阵麻烦,小十万的东西拿来碰瓷,这小孩估计也有点身份,陆斯安不想那么麻烦,问清楚小孩想干什么,不是多大的事,就直接让赵思雨帮了这个忙。

就是没想到这后头还有个秦聿。

赵思雨觉得今天可能是自己律师生涯的最后一天了,明天,哦不,今天就要收拾东西滚蛋QAQ

这时,秦聿一脸不待见,“你给我出去!”

果然……

她想说两句,可话到了嘴边又说不出来,没脸说……

她蔫蔫地转身离开。

“这回你真做得不对。”刚走出办公室,就听到在外面躲开低气压的陶霖说了句。

赵思雨没精打采抬头看了他一眼,有气无力道:“可是陆老板让我答应……”

“Nonono!”陶霖摇了摇食指,“你现在跟的人是谁?”

“秦律师。”

“给你提成的是谁?”

不是每个实习律师都能拿提成,要看跟的律师给不给,秦聿这人不大好伺候,但是给提成很大方!想到以后拿不到提成,赵思雨悔恨交加,“秦律师!”

“这就对了,甭管陆老板让你做什么,现在你的顶头上司是秦律师,不管做什么你要先听秦律师的。”

“可是得罪陆老板以后还怎么在律所混?”小萌新虚心请教职场经验。

“只要你能挣钱,得不得罪陆老板都无所谓,但如果你挣不了钱,你没得罪陆老板,他也会让你滚蛋。”

“这么现实?”

“律所又不是慈善机构,这办公室不要钱?律所运营不要钱?你每天在茶水间吃吃喝喝不要钱?”

“知道了……”赵思雨想通这个问题却觉得更加悲痛,“可是我现在已经得罪了秦律师怎么办?”

陶霖嗤笑,“你什么没得罪秦律师?”

赵思雨:“……”

说得好有道理,她竟然无言以对。

-

办公室里。

“你会说话算话吧?”徐雨澄坐在沙发上,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看着秦聿,两条小腿晃来晃去,一派的天真可爱。

谁能想到这小孩能拿那么贵重的东西碰瓷,也是个狼人。

秦聿淡淡道:“算话。”

“那是不是应该签个合同?”

看不出小孩还挺有规则意识,但是——

“你这个年龄签合同也没用。”

徐雨澄顿时不高兴,年龄年龄,又是年龄!当小孩真没人权!

“那你准备怎么帮我?今天是不是就去找那什么机构部门?”

秦聿瞥了她一眼,“你监护人电话是多少?”

徐雨澄顿时警惕,“你要干嘛?”

“通知她一声,她女儿将起诉她解除监护关系,也免得她以为你失踪报警,警方查到我这里以为我拐骗未成年人。”

徐雨澄听这话觉得耳熟,接着想起了姜芮书,“那我这段时间住哪?”

“看相关部门安排。”

“你认不认识C区法院一个叫姜芮书的女法官?是个网红法官呢!很年轻的。”

姜芮书?秦聿不解,“你问她做什么?”

徐雨澄一听就知道他认识,顿时眼睛一亮,“你有她的联系方式吗?”

-

C区法院。

“滴滴滴滴……”

姜芮书开完庭回来,刚坐下来处理案卷,手机突然响起来。

秦聿?

她有点意外秦聿这个时候来电,接起便直接问道:“什么事?”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清脆甜嫩的声音,“大姐姐,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小可爱吗?”

-

傍晚,姜芮书回到凯旋公馆,刚停好车,就见范阿姨站在门口张望,远远看到自己就挥了挥手,走过来小声说:“秦先生带了个孩子来找你。”

姜芮书一听就头痛,还真带到她家里来了?

下午徐雨澄用秦聿的电话打给她,她还奇怪这一大一小怎么搅和在一起,徐雨澄说得不是很清楚,只说想见见她,她还以为这小孩开玩笑,结果真来了。

走进客厅,就看到秦聿端坐在沙发上,一双腿长得快要没地方摆,徐雨澄在给姜大橘马杀鸡,姜大橘这个没节操的眯着眼睛,尾巴惬意地甩来甩去,爽得不要不要的。

听到脚步声,姜大橘马上警觉,随后跳下沙发,谄媚地扭着屁股跑过来蹭她的脚,冲她嗲嗲的喵了声,活似被捉奸在床心虚不已的负心汉。

姜芮书没好气地弹弹它毛茸茸的大脑袋,“小没良心的。”

“大姐姐。”徐雨澄看到她眼睛一亮,蹦蹦跳跳跑过来挽住她胳膊,“你回家啦。”

这语气说得好像她俩很熟。

“你怎么在我家?”

“我不是说想见你嘛?所以我就来啦~”说着小孩用脑袋蹭了蹭她胳膊,“大姐姐,原来你家真有十几个房间,我还以为你吹牛呢!”

姜芮书掰开她的手,嘴里没一句真话,索性将目光转向沙发上的男人,“怎么回事?”

“她正在跟监护人发生监护权纠纷,相关部门听取了她的想法,允许她找个熟人暂住。”

“熟人?”姜芮书指了指自己,“我?”

“大姐姐,你上次不是说收留我的吗?”徐雨澄可怜巴巴道。

但姜芮书已经看透了她的本质,这小孩特会演戏,“我什么时候说过收留你的?”

“可是我除了你,不认识其他人了,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我可以付房租,绝对不捣乱!”她卖力地细数自己的好处,“范阿姨一个人在家也很闷呀,我可以陪范阿姨,还能帮她做家务,这么大的房子她一个人多辛苦,啊对!我还可以帮你陪大橘。”

是你玩大橘吧?姜芮书心说,但事情不搞清楚前,她没法答应,又问道:“你要跟你妈妈解除监护关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