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四十三章 怀疑

第三百四十三章 怀疑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0  |  更新时间:

第三百四十三章 怀疑

等姜芮书追上去,发现徐雨澄被一个女人拽着,“放开我!你不是我妈妈!”

女人闻言特别生气,“我不是你妈妈谁是你妈妈?!跟我回家!”

“你不是我妈妈!你是坏蛋!”看到秦聿追过来,徐雨澄大叫:“爸爸救我!”

秦聿上前一把将徐雨澄挡在身后。

女人不认识秦聿,但听到徐雨澄叫他爸爸,顿时怀疑他哄骗了徐雨澄,“你什么人?快把我女儿还给我!”

看到姜芮书赶过来,徐雨澄像受惊的小动物扑进姜芮书怀里,“妈妈!”

女人看到姜芮书,顿时眼睛一瞪,“是你!”

姜芮书安抚地摸了摸徐雨澄的头,认出了眼前的女人,转念之间就对徐雨澄妈妈来这里的目的有了猜测。秦聿不认识这是徐雨澄妈妈,但此刻也猜到了她的身份。

然而徐雨澄妈妈只见过姜芮书一面,除此一概不知,对秦聿更是见都没见过,见徐雨澄叫他们爸爸妈妈,心里把他们当成了诱拐自己女儿的不轨之徒,目光仇恨地看着他们,“是不是你们骗走了雨澄?你们把雨澄还给我!”说着要上来抢徐雨澄。

“你才不是我妈妈!我妈妈在这里!”徐雨澄躲在姜芮书怀里叫道。

“你——”徐雨澄妈妈被气到,“出来两天连自己妈妈都不认了?你快跟我回去!”

“我不走!他们才是我爸爸妈妈!你想把我从爸爸妈妈身边抢走!你是坏蛋!”

徐雨澄妈妈听到她口口声声叫别人爸爸妈妈,看她躲在姜芮书怀里亲密无间的样子,不敢置信地张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她怎么敢认别人做爸爸妈妈?随后一股勃然怒气喷涌而出,“你个没良心的!跟我回家!”

“我不!我不走!爸爸救命!坏人要抓我!”徐雨澄紧抱着姜芮书。

“你再说一遍谁是你妈妈?!”

“这才是我妈妈!还有我爸爸!我不认识你!你走开!”

徐雨澄妈妈气得浑身发抖,仇恨又怀疑地怒视着姜芮书和秦聿:“你们到底对我女儿做了什么?!”

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姜芮书和秦聿对视了一眼,暗暗叹气,“樊女士对吧?找个地方谈谈吧。”

-

游乐园的咖啡屋。

姜芮书和秦聿并列而坐,徐雨澄坐在最里面,对面是徐雨澄妈妈樊女士。

樊女士是个三十来岁的女子,齐肩卷发,脸上化了淡妆,眉心习惯性拢着,看起来颇为精明强悍,她先是审视地打量姜芮书和秦聿,发现这两个人气质不俗,目光清正,不像是图谋不轨的人,但越是这样她越是搞不明白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徐雨澄完全无视了她妈妈,抱着手机玩游戏,樊女士见了忍不住训斥:“把手机收起来,现在给我好好说说你这两天干什么去了?你到底搞什么?”

“爸爸。”小姑娘一副害怕的模样,“她是谁呀?好凶哦!爸爸我害怕!”

秦聿额角青筋跳了跳,“不准叫爸爸。”

“可你就是我爸爸呀!”徐雨澄把脸转向姜芮书,一脸委屈:“妈妈,你看爸爸不认我了,他是不是又要抛弃我们?”

姜芮书嘴角抽了抽,瞥了眼对面,见她妈妈脸色变得难看,真觉得这熊孩子太能作了,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好好说话,不然今天别跟我回去了。”

被拿住命脉,徐雨澄不敢再作妖,噘了噘嘴:“好吧……秦律师,那你帮我说说怎么回事。”

秦聿道:“我姓秦,律师。”随后介绍姜芮书,“她姓姜,目前徐雨澄暂住在她家。”

“律师?”樊女士质疑,“雨澄一个小孩子哪来的钱请律师?”

“我没钱?家里的钱都是我挣的,我乐意请律师就请律师,关你什么事?”徐雨澄呛声。

“你一个小孩签合同没有法律效力,根本没办法委托律师。”

“所以这就是你的目的吧?”徐雨澄冷笑,“我就是你的摇钱树,因为未成年,只能任由你安排,挣到的钱也只能给你管,就像傀儡一样,什么都是你说了算。”

樊女士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你怎么能这么说妈妈?你知不知道你能有今天,我为你操了多少心?付出了多少心血?为了你我每天殚精竭虑,难道你全都看不到?”

“是啊,你操心给我找工作挣更多的钱,真是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心血,不过付出的回报很大不是吗?你也是幸运,有个能当模特的女儿,养了几年就挣钱给你花。”

她阴阳怪气的话语如刀子扎进樊女士心里,樊女士突然发现眼前的女儿如此陌生,竟是从来没有见过的模样,如此牙尖嘴利,冷漠偏执,一点感情也没有。

“谁教你说这些话的?”徐雨澄一直表现很乖巧,樊女士不相信自己女儿会说出这种话来,怀疑地打量姜芮书和秦聿,“还有你离家出走,是谁教唆你的?”

“没有谁教我,你不要乱怀疑人。”

“那你为什么要离家出走?”樊女士仍然不相信女儿突然叛逆,她心里更怀疑姜芮书,因为上次徐雨澄偷跑出去就是跟姜芮书在一起,现在徐雨澄住在她家里,叫人不得不怀疑。

“我这叫离家出走吗?”徐雨澄看着她,“难道你没有接到通知,我要跟你解除监护关系?”

樊女士生气了,“你懂不懂什么叫解除监护关系?这是叫你和妈妈断绝母女关系!你想变成孤儿吗?!”

徐雨澄不甘示弱,大声道:“变成孤儿也比现在要好!至少我能自由!”

“你——”

“有话好好说,不要置气。”姜芮书柔声劝解。

徐雨澄把脸转开,“我跟她没什么好说的,还有什么话就跟我的律师说吧。”

樊女士看了看秦聿,随后把目光落在了姜芮书身上,“姜女士是怎么认识雨澄的?”

姜芮书猜到她为什么这么问,据实回答:“上次在商业街停车场碰到的,雨澄说想跟我去玩,我就答应带她逛逛街,不过刚离开咖啡厅就遇到了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