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四十四章 翅膀硬了

第三百四十四章 翅膀硬了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240  |  更新时间:

第三百四十四章 翅膀硬了

“所以雨澄只见过你一次,离家出走要跟我断绝关系的时候就住进了你家?”樊女士的语气和眼神都是怀疑。

“是的。”

樊女士看着她,“雨澄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见了你一次,就无条件信任你住进你家,你不觉得这个解释很荒谬?”

“事实如此。”姜芮书坦然道,随后看了看徐雨澄,“今天我和雨澄来游乐园,也是因为上次答应了带她玩最后失约,这次是来履行约定的。”

樊女士脸色微微一变,“你什么意思?”

姜芮书道:“孩子是个独立的个体,有自己的思想和意愿,不管他们是否懂事,都需要被尊重。”

“你说我不尊重她?”樊女士觉得这简直就是笑话,“我把她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每天就围着她打转,什么事都帮她打理好,恨不得自己能帮她做,你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指责我不尊重自己的女儿?”

“那还不是因为我是摇钱树呗~”徐雨澄说的轻松自然。

“雨澄!”

“难道不是?你把杂事都打理好,让我把时间都花在工作上,生怕我耽误了工作少挣一笔钱。”徐雨澄撑着下巴,眨巴着眼睛,一派单纯天真。

“接了工作就要做好,不然下次谁还找我们?”

“不是我们,是你,工作只是你的想法,我只是个小孩,小孩应该上学补课,工作应该是大人的事,对不对妈妈?”徐雨澄抱住姜芮书的胳膊撒娇,“妈妈你说帮我找家教的,什么时候找呀?我好想学习哦!”

好想学习?姜芮书斜了她一眼,也不知道谁不想这么快找家教的。

樊女士脸色难看,“模特收入高,多少人想入这一行还入不了,只是辛苦几年而已,这也是为了以后可以给你选个好学校。”

“你就是给自己的无能找借口呗,自己供不起就让小孩去工作。”

“你!”樊女士被她诛心的话说得脸色苍白,“你怎么能这么说妈妈?”

“难道不是我在挣钱养家,你花的不是我挣的钱?”

“没有我你一个几岁的小孩怎么当得上模特,怎么挣得到钱?”

“你看你就是把我当摇钱树了还不承认。”

“你!你怎么变成这样没礼貌了?”樊女士仍然不相信女儿会如此冷漠对待自己,她更相信孩子或许提前叛逆或者是被人教唆,“到底是谁带坏了你?”

徐雨澄撇撇嘴,“没人带坏我,我只是不想当摇钱树了,我想做个小孩,想玩耍就玩耍,想学习就学习,所以我要离开你!”

“离开我?”这三个字触及了樊女士的逆鳞,“你知不知道我为了让你在童模这一行立足赔了多少笑脸挨了多少白眼?但凡有一点办法我都不会这么做!我每天费尽心力,你不体谅就算了,你还要离开我?离开我你跟谁一起过?你以为离开我就能过得更好?除了亲妈你以为还有谁会为你这么费尽心力?你以为自己长大了翅膀硬了?”

“我翅膀硬不硬我不知道,反正我知道离开我你肯定过不上现在这么好的生活。”

“你——”樊女士怒不可歇,霍然起身抬起手就朝徐雨澄扇过来,但还没落到徐雨澄脸上就被姜芮书架住,“樊女士,有话好好说。”

徐雨澄眼中满是怨恨,刚才如果不是姜芮书拦着,那一巴掌已经打到她脸上,以前她,主动把脸送上去,“打呀打呀,有本事你一巴掌打过来,我更好告你虐待。”

看到女儿眼中的怨恨,樊女士瞳仁猛地一缩:“你怎么变成了这样子……”

“那要问你咯,我可是你尽心尽力带大的。”徐雨澄满口嘲讽。

樊女士动了动唇,却没说出话来。

徐雨澄哼了声,随后拽了拽姜芮书,“妈妈我们走吧,我跟她没什么好说的,你不是说要给我找家教吗?再不找今天就来不及了。”

姜芮书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徐雨澄已经站了起来,表情冰冷,樊女士也还没有意识到问题所在,再谈下去恐怕要彻底谈崩,便没有反对:“好吧,我们一会儿就去找个教育机构看看。”

“不准走!”樊女士尖声道,“你跟我回家!”

“爸爸!”徐雨澄叫秦聿。

秦聿面无表情看着她。

见秦聿不应,她只好改口:“好叭,秦律师,你告诉她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秦聿看了看姜芮书,给她使了个眼神,姜芮书心知他需要跟徐雨澄妈妈沟通一下,便点了点头,“我们走。”

“秦律师怎么没跟上来?”走出咖啡屋,徐雨澄发现秦聿没出来,不由问道。

“他有些事情跟你妈妈沟通一下。”

“有什么好沟通的?”徐雨澄露出怀疑的表情,“他不会是因为我没给律师费就跟我妈要吧?他不会帮我妈对付我吧?”

“他不是那种人,做了你的律师就会负责到底,你别瞎想。”姜芮书倒是有点意外,“原来你没给律师费啊?”

徐雨澄心虚对手指:“我要给的,可是他说我是未成年人,没经过监护人同意转账给他是违法的……”

“是这个道理。”姜芮书点头,“这么说的话,他帮你是无偿的?”

想起秦聿为什么会帮自己,徐雨澄又是一阵心虚,“我先欠着,以后会给他的!”

“那你知道他律师费是多少吗?”

“知道,他的助理已经跟我说过。”提起那个贼精贼精的助理,徐雨澄就忍不住哼了声,知道她是未成年人没有监护人同意,那个助理就不想让秦聿帮忙,比秦聿还死要钱。

姜芮书笑,看来小姑娘跟秦聿的助理相处的不大好,也难怪秦聿没让助理来陪玩,“没关系,他答应帮你就说明心里有数,有时候他也会做一些无偿委托,帮助过很多人……”

“我还以为秦律师这样的人没钱请不动呢……”

姜芮书忍不住笑,秦聿到底是脾气多差,总给人这种不好的印象。

这时,秦聿从咖啡屋出来了,姜芮书往后面看了看,没看到樊女士的身影,问道:“说完了?”

他淡淡嗯了声。

“你们说什么?”徐雨澄问。

“让她走法律程序,以后不要打扰你。”秦聿轻描淡写说。

“真的?”

“假的。”秦聿说了句就迈开大长腿,朝游乐园出口的方向走去。

“欺负我人小腿短!以后我也会有大长腿的!”徐雨澄做了个鬼脸,拽住姜芮书的手。

姜芮书笑,“走吧,给你找家教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