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四十五章 秦律师的逻辑

第三百四十五章 秦律师的逻辑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9  |  更新时间:

第三百四十五章 秦律师的逻辑

给徐雨澄找了一个家教,三人在外面吃了饭,随后又去看了一部动画电影,回去的路上,徐雨澄开始还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说着说着突然没了声,姜芮书低头一看,人已经睡得不省人事。

“雨澄?”姜芮书轻轻叫了声,小孩靠在她怀里,砸吧了一下嘴,嘴里含糊地说着什么,眼没睁开。

疯玩了一天,还以为她精力用不完呢。

秦聿通过后视镜看了眼后面,只见姜芮书动作轻柔地给小孩调整了一个舒适的姿势,唇边噙着浅浅的笑意,还真是没见过她这么温柔的模样。

姜芮书很敏锐,马上就觉察他在看自己,抬头看着后视镜,“麻烦秦律师专心开车。”

秦聿收回目光,注视着前方,过了一会儿,他淡淡的开了口:“我以为你今天会借见面的机会劝说徐雨澄。”

她明确不支持徐雨澄解除跟妈妈的监护关系,她这个人,但根据他的了解,法庭上的果决之外还有几分仁慈,私底下更是热心,恨不得世界和平。

这是法官跟律师不同的地方,律师的出发点只有一个,那就是委托人的利益,即便站在正义的一方,最根本的目的也是委托人的利益,而法官所维护的规则更符合道德意义上的公正,更符合民心所指的方向,不看当事人是谁,只看规则之中谁是谁非。

今天碰到徐雨澄妈妈是个意外,但他以为她会借机调解这对矛盾的母女,从各方面来看,的确是和解更符合双方利益,但是她没有开口,这让他有点意外。

“你以为?”姜芮书有点好奇,“你是不是以为我很圣母?”

“没有。”

姜芮书哼笑了声,“从已知的情况来看,徐雨澄妈妈没有达到被剥夺监护权的程度,徐雨澄年纪又小,更适合跟妈妈生活在一起,当然是调解矛盾对两人更好,但我不是承办案子的法官,对她们之间的问题了解只在表面,不敢轻下定论,而且……”

她顿了顿,想到徐雨澄今天像一只炸毛的刺猬,“这孩子心里应该很难过,不会轻易原谅她妈妈,我不知道她跟妈妈之间到底还发生了什么事,或者就是这么一些事,可是对她的伤害远比我们外人想的要深,这样我没办法轻易去说服她。”

“你不想掺和这件事?”

“你很希望我掺和?”

“没有。”

“小姑娘跟我说还没给你律师费,你这次也这么好心?”她突然换了个话题。

提起这事秦聿心情就不大好,“别跟我提这事。”

“还有隐情啊?”姜芮书眨眨眼,“这中间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秦聿:“……”

秦聿:“请注意文明用语。”

姜芮书忍不住笑,这人心里肯定在骂她,不过没说出来她就当不知道,反正憋着的是他,“话说你今天跟徐雨澄妈妈说了什么?”

“没什么。”

“透露一下嘛,回头我还想跟小姑娘进行深入交谈呢,让我多了解点情况。”

“你不是不管?”

“不是不管,是不轻易管。”姜芮书纠正,随后叹了口气,摸了摸小姑娘毛茸茸的小脑瓜,“既然住我家,我还是希望能帮助到她,我会跟她谈,或许我以成年人的逻辑和无懈可击的言辞能说服她跟妈妈和解,但我更希望她自己能想明白,小孩子也有独立的思想,我不想控制她,我没有体会过她到底什么心情,没办法劝她说不要在意,因为有些事对大人来说不算事,可是对于小孩来说却比天还大,那种无助、失望、绝望和难过只有自己才懂,在大人看来或许很可笑,可那些情绪是真实存在的……”

甚至于一件很小的事,在很多年以后,记忆早已变得模糊,可是某个夜深人静的时候突然想起,当年早已成为大人的小孩,仍然会痛得像个孩子一样痛哭。

一个人要长大真的很不容易,挫折会接踵而至,每一个挫折都是成长,可是这些挫折也只有自己才知道留下了多深的印记。

“你懂吧?”她抬头看着后视镜,感觉秦聿在看自己,冲后视镜眨了眨眼。

秦聿收回目光,轻描淡写道:“不懂。”

姜芮书嘁了声,“也对,你这样的人,童年肯定只有给别人不痛快的,没有别人给你不痛快的。”

秦聿:“……”

他的童年……

-

“哥哥,哥哥你给我们讲故事吧~”几个小豆丁拿着童话书过来找他。

他正在写作业,看到小豆丁下意识皱起了眉头,但作为哥哥的自觉还是让他放下了笔,“……讲什么故事?”

“白雪公主~”

“青蛙王子!”

“睡美人!”

“好了好了,我看看。”他翻开童话书看了看,眉头皱得更紧了,“你们真要听这这些故事?”

“要听要听!”

“那先说白雪公主的故事吧。”他将故事浏览了一遍,“白雪公主说的是一个公主吃了后妈的毒苹果被毒死了,有个王子来到森林里看到她,被躺在棺木里的白雪公主吸引,深深爱上了她,把她带走的时候棺木震动,把白雪公主喉咙里的毒苹果震了出来,白雪公主活了过来,跟王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哇~~~”

“你们不觉得这个王子有点不正常?”

“哪里不正常呀?”

“白雪公主躺在棺木里看起来已经死了,但王子还是爱上了她,还要带走她,正常人谁会喜欢上一个死人,所以这个王子不但好色,还可能有恋尸癖。”

“……恋尸癖是什么?”

“喜欢尸体的人。”

“!!!!!”

“那睡美人呢?”

翻开睡美人,他眉头又皱了起来,“这个故事的王子也有问题,王子看到昏睡的公主就过去亲她,流氓才会这么做。”

“……”

“哇哇哇哥哥坏,哥哥吓人呜呜呜……”

-

秦聿收回思绪,一副凉薄的语气:“你这么有感慨,童年不开心?”

“好歹我当了这么久的法官,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姜芮书自若道,“你还没告诉我到底跟徐雨澄妈妈说了什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