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四十六章 谢礼

第三百四十六章 谢礼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305  |  更新时间:

第三百四十六章 谢礼

“向对方当事人了解一些情况,作为回报,好心告诉对方当事人这件事已经启动法律程序,她真的会失去她的女儿。”

姜芮书看着后视镜,轻轻笑了声,“你还真好心。”

徐雨澄妈妈到现在还没有意识到真正的问题所在,以为这还是家务事,若真如秦聿所言,恐怕他的一番话打破了徐雨澄妈妈所有的幻想,她不是很确定两母女间到底有多少问题,也不知道秦聿是怎么运作的,但是民政部门介入了这件事,说明情况的确达到了严重伤害徐雨澄的程度,官司真正打起来,徐雨澄妈妈的监护权是很有可能被剥夺的。

徐雨澄妈妈把徐雨澄看得很重要,如果监护权被剥夺,绝对是个难以承受的打击,秦聿现在跟她预告了这个结果,这好心也是叫人难以承受,不过……也不尽然是坏事。

“我一向不惮以最深的恶意揣度人心,但也一向不介意好心。”

“嗯,我知道。”

秦聿闻言不由往后看了看,但没有回过头来,“我以为你在眼里,我不是个好人。”

“我可没这么说过。”姜芮书异常严肃表示否认。

“你表现出来的每个眼神、语气都是这个意思。”

“咦,那你还挺了解我。”

“……请自重。”他一点也不想了解,能不能保持一个法官的矜持?

姜芮书忍不住笑出来,“我发现你在我面前很容易害羞。”

“我什么时候害羞了?”

“你经常不敢跟我搭话。”

“……”他那是不敢搭话吗?是不想理她好伐?

他忍了忍,没忍住,但想到这女流氓以后可能还会做自己的主审法官,为了业务着想他觉得需要维持表面的礼貌,最后憋出一句话,“请自重。”

姜芮书在后面闷笑不已,肩膀忍不住抖起来,这时,徐雨澄也不知道睡醒了,还是被她吵醒了,迷迷糊糊张开眼,“妈妈……”

姜芮书连忙摸了摸她的小脸,轻声道:“乖,还没到家,安心睡吧。”

徐雨澄含糊嗯哼了两声,又睡了过去。

姜芮书低头看着小姑娘恬静的睡颜,毫无防备的模样像只单纯天真的小白兔,这才是个七岁孩子应有的模样,而白天那冷漠尖锐的模样仿佛只是假象。

姜芮书动作轻柔地将她脸上的散发拂到耳后,见她脸颊嫣红,用手背试了试额头的温度,感觉温度正常,这才收回了手,轻轻叹了口气。

秦聿从后视镜看了一眼,没有再说话。

车中,两人默契地停止了话题。

徐雨澄悄悄睁开了一条眼缝,抓紧了姜芮书的衣角,随即又合上了眼。

大约过了半小时,车缓缓开进了姜家,夜已经黑透了。

“雨澄?”姜芮书轻轻拍了拍小孩的肩膀,小孩砸吧了一下嘴,嘴里含糊地说着什么,眼没睁开。

“我来吧。”秦聿示意她让开。

姜芮书也不跟他争,就见他弯腰把徐雨澄从车里抱了出来,她顺手关上车门,推开门让一大一小进屋。

“芮书回来了。”范阿姨迎上来。

姜芮书做了个嘘的手势,范阿姨看到秦聿抱着的小孩就明白了,轻声道:“累坏了吧?”

“挺开心的,我先送她上去。”

范阿姨点点头。

姜芮书在前面带路,推开了徐雨澄的房间,“这里。”

秦聿走到床前,轻轻地把小孩放到床上,姜芮书弯腰帮她脱了鞋,给她摆了个舒服的姿势,拉上被子盖在身上,最后摸了摸她额头,感觉温度正常,又检查了一下暖气温度,这才算完事。

她给秦聿使了个眼神,两人轻声脚步离开了房间。

“我先回去了。”秦聿一边走一边道。

姜芮书点头,一直送他到外面,站在车前,他转身看着她,“你回去吧。”

姜芮书微微抬起头,对上他的视线,夜色里他的脸孔被路灯打上了一层暖黄的光,五官变得不是很真切,让他看起来像是从旧时光中走来,叫人挪不开眼。

“今天谢谢你。”她说。

秦聿不是多闲的人,也不是喜欢这样玩的人,可是今天花了一天的时间陪孩子,实属难得。

“照顾客户而已。”他淡淡回道,表示跟她无关。

“免费赔上时间精力还倒贴钱的客户?”今天的门票和餐饮全是他花钱,虽然不多,但的确是倒贴钱了。

“不要跟我提这事。”他拉长了脸。

瞧他这样估计是被谁坑了,姜芮书忍俊不禁,“总之多谢,伸手。”

秦聿不解地看着她。

“give me five。”

他迟疑地伸出手,就看到她伸手拍了下自己掌心,随后掌心就多了个东西,“雨澄说给你的,这是她最喜欢的一只,给你做谢礼。”

他收回来一看,是今天夹娃娃夹到的一只青蛙,小孩子很能抗拒这种游戏,不过娃娃机是有概率的,一般套路是固定次数能夹出一个,但姜芮书就是个bug一样的存在,连着夹了好几个出来,把徐雨澄高兴得恨不得夹光娃娃机的娃娃,姜芮书说怕挨打没答应,一大一小暗戳戳夹了八九个娃娃就跑了。

他觉得更可能是娃娃机出了问题,不是某人自封欧皇带来的幸运。

看着浑身绿的青蛙,秦聿沉默了片刻,“……她最讨厌的东西就是青蛙吧?”

姜芮书脸上微笑完美:“嗨呀,懂就行了,干嘛要拆穿?”

秦聿面无表情看着她。

“那我回去了,你要是想孩子的话明天再过来。”姜芮书挥挥手,转身回去。

秦聿目送她走进围墙里,直到看不到,低头看了看小青蛙。

真丑。

他转身,把小青蛙扔到了副驾驶上。

-

玩了一天真有点累,姜芮书回到家中就直接上了楼,准备泡个澡就睡觉。

“雨澄?”她在自己卧室门口看到了抱着娃娃的徐雨澄,小姑娘穿着长长的睡裙,头发解散了披在肩头,一直垂到腰间,精致甜美的长相比她怀里的娃娃还要像洋娃娃。

“妈妈。”

姜芮书失笑,“你还叫上瘾了?”

小姑娘趿拉着拖鞋走到她面前,脸一转,小小的人就贴进了她怀里。

“怎么了?”感觉她情绪低落,姜芮书搂住她柔声问道。

“你真是我妈妈就好了……”徐雨澄声音闷闷的。

姜芮书有点心疼,看来今天她妈妈的出现还是刺激到了她,母女俩的矛盾不但没有得到缓解,反而越发激烈,这孩子心里肯定不好受。

她拍了拍徐雨澄的背,轻松道:“我可生不出你这么大的女儿。”

“生得出,范阿姨说你已经奔三了,你竹马的小孩比我还大。”

姜芮书:“……”真想打死这死小孩。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