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四十七章 黑心律师

第三百四十七章 黑心律师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40  |  更新时间:

第三百四十七章 黑心律师

金城律所。

樊女士脸色苍白坐在沙发上,眉宇间透着焦急和担忧,眼底一片青黑,“现在怎么办?民政局已经向法院提出申请撤销我的监护权,我是不是会被剥夺监护权,以后不能跟我女儿生活在一起?”

“樊女士,请你稍安勿躁,现在只是立案,还没开庭,在结果出来前我们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李逸寒安慰道。

“可是立案了,岂不是说明法院认可民政局的申请?”

“立案只是代表有纠纷,不代表法院认可申请人的申请。”

“不是说未成年人不能独立诉讼吗?那个律师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李逸寒心说一般情况是不能的,樊女士母女这种情况告到民政局,民政局都不一定会当回事,顶多教育批评一顿樊女士,但是这里头有个秦聿在搅弄风雨,民政局那边严肃对待了,认可樊女士作为监护人严重失职,直接向法院申请撤销樊女士的监护权,诸如此类撤销父母监护权的案子屈指可数,法院自然也重视。

李逸寒道:“具体不可知,但要让法院立案,最首要的是让民政局认可你作为监护人严重失职,民政局作为民政部门,有保护未成年人的功能职责,所以他们能向法院申请撤销监不合格监护人的监护权。”

“我是有些做得不够好的地方,但我也看过法律规定的几种会被撤销监护权的情况,我这样根本就不符合被撤销监护权的情况!”樊女士情绪激动,一把抓住李逸寒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结果。“那个律师是不是有后台?他会不会影响到法院判决?”

李逸寒撕开她的手,“樊女士你先冷静一点,不要动手动脚。”

“我都要失去我女儿了,你让我怎么冷静?!”樊女士急道,“你不是认识那个律师吗?他到底想干什么?他这么离间我和我女儿是不是想要钱?”

别说,他也这么怀疑。

秦聿那家伙在他眼里就是个死要钱的黑心律师,徐雨澄是未成年人无法独立处理财产,就算徐雨澄给了律师费,樊女士作为监护人也能追讨回来,但通过离间母女关系来威逼樊女士却很容易得到钱。

不过这么做也是违法的,李逸寒就想到他会不会在起诉书里要求由败诉方付律师费,这样让樊女士败诉后,他就从樊女士那里拿到付律师费。

要多奸诈有多奸诈!

但没凭没据的话不能乱说,李逸寒收起了心中的猜测,一本正经道:“樊女士,现在要紧的是先确定你到底有什么不够谨慎的地方成了对方攻歼的理由,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我就是让雨澄工作,工作多了点,可我也是没办法。”樊女士眼眶微红,“孩子爸爸去的早,留下我们孤儿寡母,我想给她更好的生活,可是她还那么小,我根本离不了身,上哪去找一份能照顾孩子又能挣钱的工作?童模的工作的确有点辛苦,但以前我们陪伴着彼此,比起很多孩子父母没办法陪伴孩子,她虽然没有爸爸,可是属于妈妈的陪伴从来没少过,我们母女俩一直过得很开心,她对这份工作也很喜欢,可以经常穿漂亮的新衣服,还能喜欢拍出很多漂亮的照片,他还跟我说以后要做超模……”

李逸寒默然,孤儿寡母的确不容易,不过他也有点疑虑,“模特工作辛苦,以前是不得已,现在孩子已经七岁,不需要你时刻照顾,你有没有考虑过让孩子回归正常生活,自己出去工作?”

“我当然考虑过。”樊女士眼里闪着泪光,声音也有些哽咽,“童模这一行都做不久,一般最多做到九岁,雨澄现在七岁多了,在童模届最多也就再做个一年不到两年,做童模的确辛苦,但收入也很可观,这几年靠雨澄做童模,家里才有能力为她提供更好的环境,吃穿住行都要好很多。我也心疼她辛苦,可是辛苦几年就能让家里宽裕起来,只要再过一两年,攒够了钱就能给她选个好学校,让她安安心心上学,我也能继续全心全意照顾她,可如果光靠我,我根本没办法给她提供现在这么好的条件,现在名牌大学毕业生遍地走,已经不知什么钱,普通学校更别提了,想要比别人过得好,就只能比别人起点更高……”

说白了这是一条捷径,辛苦几年换来家庭经济宽裕,有能力为孩子提供更好的环境,等到徐雨澄没办法再做童模的时候回归正常生活也不算晚,这很划算,也不能说樊女士不为孩子打算。

李逸寒无法评判樊女士行为到底好不好,但归根到底她为孩子的心是好的,不至于到被撤销监护权的地步,倒是某些黑心律师试图拆散人家母女用心不轨!“仅仅是这样,我有很大把握能驳回民政局的申请。”

“真的?”樊女士眼睛一亮。

李逸寒点头,“你的情况的确不符合会被撤销监护权的几种法定情况,我见过比你还要严重很多的情况也没有剥夺监护权,法院接受立案也不用担心,现在法院为了一包两块钱的辣条都能立案开庭,这是法院尊重公民诉讼权,是我们国家法制建设的进步表现,你不用太过紧张。”

“原来是这样吗?”樊女士搓手,“那真是太好了!”

“倒是国家法制建设也给了某些人胡搅蛮缠的机会。”李逸寒眯起眼睛冷哼了声,“樊女士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某些试图拆散你们母女挣黑心钱的律师得逞!”

樊女士听他这么说,一直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临走前想起某些传言,一时间有些迟疑,“不过……我听说那个律师很厉害。”

李逸寒冷笑了声,轻蔑道:“他是挺厉害,但不是无敌,也就是官司赢得比较多,没什么了不起的。”

像秦聿这样的黑心律师,一定会被他打败,一次、两次、三次,无数次……

而这次,他绝不会让他的阴谋得逞!

送走樊女士,他就给秦聿拨了个电话。

他没有秦聿的私人号码,拨的是办公室电话,秦聿刚从外面回来,陶霖接了电话跟他说:“金城的李律师找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