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五十一章 阶段性劣势

第三百五十一章 阶段性劣势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59  |  更新时间:

第三百五十一章 阶段性劣势

审判长听到这个数据忍不住问,“真的有这么多儿童像徐雨澄这样做童模?”

“是的,审判长。”秦聿道,“一般童模经过培训后,日薪可达五千,年收入少的二三十万,高的可达百万,这是很难让人拒绝的诱惑。”

审判长脸色沉凝。

李逸寒哼道:“还请秦律师不要模糊事实,很多家长让孩子做童模是为了锻炼,不是所有人都像徐雨澄这样全职,被家长暴力对待的更是少之又少,可从你口中说出来却好像所有童模都被虐待,但实际上这只是个个案,你这么费尽心力把一个个案拔高到社会现象的层面,明显用心不纯。”

“你是说我想通过这个案子名利双收?”秦聿讽刺道,“你以为我是你?”

“显而易见,你当然还需要名,而且需要好名,毕竟你去年那个案子后就背负骂名,死者一家恨你入骨,不然你在京城好好的干什么来S市?如果这个案子成为社会现象级的案子,你作为揭发铲除毒瘤的正义之士就可以洗白了。”李逸寒目光咄咄。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脑洞这么大,你当律师真浪费了,应该去当八点档编剧,因为你的脑洞就是黑洞啊。”秦聿面无表情看着他,“不过你倒是提醒我了,这个案子应该通报媒体,不然我一番辛苦岂不是白费了。”

李逸寒不理他的讽刺,转而看向审判席,“审判长,在过往监护权纠纷中,判决结果均以孩子利益为主,这起纠纷也不例外。今天我们在这里真正的目的不是为了判谁输赢,而是为了讨论怎样的处理方式对徐雨澄这个孩子最好。诚然被申请人有些地方做得不够好,没有很好地顾及孩子的感受,但她对孩子的爱绝对不掺一丝假,母女俩相依为命多年,她们除了彼此没有别的亲人,是彼此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分开她们无异于断骨断筋。再者我国关于安置父母失去监护权的未成年的善后制度尚不完善,民政部门要么是将徐雨澄交给相关单位监护,徐雨澄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要健康成长还是需要有人密切关注照顾,否则让她离开妈妈是福是祸未可知;要么给她找一个新的监护人,但是一个陌生人能比自我反省后的亲生母亲更好吗?更何况她是一个能挣钱的孩子,谁能保证新的监护人不起贪念,不会继续利用甚至更严重压榨她的价值?”

樊女士跟着恳切道:“我已经认识到自己做母亲的不足之处,以后如果雨澄还想做模特,我会让她闲暇时间去做,如果不想做了就回归正常生活。”

“以上。”李逸寒道,“劳烦审判长和陪审员为孩子多考虑一分,怎样才是真正对孩子好。”

审判长看看李逸寒,又看看秦聿,最终宣布择日再开庭。

“李律师,下次会宣判了吧?”樊女士问。

“没意外的话。”李逸寒淡定自若道,“我不会让意外发生的。”

一个未知好坏的监护人,一个相依为命多年真心改错的妈妈,不用想也知道该选谁。

今天压秦聿一头,下次也会一样。

想到秦聿败在自己手上,李逸寒就觉得神清气爽,有了第一次,第二次还会远吗?

秦聿的不败神话将在他手上覆灭,啊呀,想想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以前别人提起秦聿会说那个从来没输过的秦大律师啊,以后别人提起秦聿就会说,哦,那个被李逸寒律师打败的律师啊。

这个称呼还真是美妙~

“秦律师也走了啊。”三人在法院大厅相遇,李逸寒笑呵呵打招呼。

秦聿扭头看他,他走到秦聿面前,忽然摇头叹息,“秦律师今天庭审的表现有点不如人意啊,竟然落了下风。”

“有话就说。”

李逸寒展颜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拍拍他肩膀,鼓励道:“加油。”

秦聿看着他意气风发的背影,随后收回目光瞥了眼被他拍过的肩头,心想这家伙是不是吃错药了。

-

姜芮书傍晚回到家,还进门就感觉家里气氛不大对,走进去一看,徐雨澄和秦聿都在,但两人都不说话。

“妈妈你回来了。”徐雨澄见她回来,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蹬蹬跑过来帮她接包包。

姜芮书已经懒得纠正她的称呼,一边脱外衣一边问道:“今天在家学习还顺利吧?”

“嗯,老师布置的作业我都做完了。”徐雨澄情绪有点低。

姜芮书看向里面正襟危坐的秦聿,就见秦聿起身道,“我先回去了。”

“怎么了这是?”她问。

“妈妈你知道今天的庭审怎么样吗?”徐雨澄问。

“还没来得及看。”姜芮书放下大衣,“怎么,不大顺利?”

徐雨澄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我还以为那么多证据,不说大获全胜,至少也能让对方无话可说,可我只看到他被别人讽刺了一顿后就不说话了,对方那个律师一会儿说制度不完善没办法妥善安置我,一会儿说跟陌生人过不如跟我妈妈过,可他一句话都不说,就任由对方的律师压他一头。”

姜芮书还没看庭审过程,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秦聿不是那种会在法庭上放水的人,只能问道:“情况很不利?”

“倒也没有,就是他被人说得无话可说,我还以为S市最厉害的律师会让别人无话可说呢……”

那就是暂时性劣势,姜芮书倒不是很担心,法庭上针锋相对此消彼长很正常,“既然有二次开庭,那一次开庭说明不了什么,阶段性劣势不代表结果不利,现在的问题是找出对方的弱点进行针对性攻略,准备好下次开庭。”

“但是我那么惨,都给了那么多证据,还让对方占了上风,下次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徐雨澄有点担忧。

“你要相信自己的律师。”姜芮书看向秦聿,“吃了饭再走?”

秦聿拒绝,“不了,我先回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